豬年來了 – 晶晶

(西雅圖晶晶)最近西雅圖連場暴風雪,市面幾乎陷於癱瘓,無奈我只有滯留家中。期間正值中國新年,望着窗外的飄雪,令我回想起童年的點滴。

不知不覺我來西雅圖已經大半輩子,每逢春節前夕,總想回老家過年。可惜我和家人早已移民了。某年,我抽空回廣州過年,到處是一片喜氣洋洋,歡天喜地的景像。雖然如此,卻總覺得與童年的感覺不太一樣。

我自幼生長在廣州市的西關,長大後到香港,後來移居西雅圖。小時候,我以為跟其他小朋友的生活一樣清貧。最近,我的老同學來西雅圖探我,他告訴我:「以前大家都很羨慕你,你經常有新衣服、新玩具,還有,很多從香港帶回來的零食。」其實這些東西,都是香港的家人帶給我的,那時候,我經常會將這些新奇的東西,分給我的朋友,所以,很多小朋友都想跟我做朋友。現在回想一下,是否因為我物質條件優勝於別人,我才有這麼多朋友?算了,一切都過去,反正那個時候都挺開心的。

某年,我回廣州過年,朋友嘗試幫我找回童年的記憶,帶我一起走過曾經讀書和生活的地方。昔日的西關大屋已蕩然無存,那裡已經變成高樓大廈。記得從前的大街小巷,常常聽到鄰居小孩被父母的痛罵聲,鄰居的吵罵聲,八卦的鄰居會探頭在一旁看熱鬧或偷聽,不時鄰居傳來的嬉笑聲和音樂聲,孩子們在街上玩耍聲等等。小時候我很喜歡到鄰家串門,有時候,我懶得從正門到鄰家,直接從天台爬過隔壁串門,鄰家的飯菜總是比自家的飯菜香,叔叔、嬸嬸拿一雙筷子讓我一起吃。可這一切的情景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望着眼前的高樓大廈,這片仿似相識的土地,令我感到陌生。

過年是童年最美好的回憶,記得,過年前一個星期左右,家家戶戶都在做油角、煎堆、蛋散、蘿蔔糕等一系列的過年美食,開油鑊炸油角煎堆,希望來年的日子像油鑊一樣油油潤潤、富富足足。小時候,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自己做賀年食品,我們這些小童工,都很受鄰家長輩們的歡迎,常常被邀請都鄰家免費幫忙做十幾斤的賀年食品,大家圍坐一起,一邊做,一邊講笑,氣氛非常熱鬧融合。過年的時候,小孩子收紅包,穿新衣服,親戚朋友互相拜年,把自己親手做的賀年美食給親朋好友,大家比試一下,誰家的煎堆油角和糕點做得最好吃。那個時候,自己親手做的賀年食品,既好吃,又省錢。現在,可能已經沒有多少家庭會這樣做了。我反而覺得,大家圍在一齊,那種感覺,更溫馨、更實際。隨著現代科技的進步,現代人連賀年卡也懶得寫,大家只要上網複製一個心意卡,便可以寄給至愛好友,好處是省時間、環保,卻缺少了那份,從心底裡流露的真情。

 一年一度的迎春花市,是我童年的最開心的事。花市內人海如潮,熱鬧非凡,到處是售賣應節花卉、各類工藝品及玩具。廣東人喜歡購買金桔象徵大吉大利;桃花象徵大展鴻圖(桃),青年人希望行桃花運;水仙花象徵富貴吉祥。如今的花市包羅萬有,除了花卉、花市巡遊、花市送大禮、花市傳統工藝等等,節日期間還有燈光音響秀,以及各類型迎春活動,深受大眾喜愛,極具節日氣氛。

春節前後,當我走在曾經熟悉的街道上,昔日,街道和商鋪熙熙攘攘,到處聽到你熟悉的廣東話。現在,多數外地人開設的商舖已經關門,甚至,連食肆的員工也回老家過年與親人團聚。本地人會發現,春節期間沒有塞車,街道變得冷冷清清,剎時間,整座城市變得安靜,整天投訴太多外來人口湧入的老廣州,又覺得不太適應繁華都市背後的寧靜,其實,外地人早就與廣州人融為一體。春節過後,繁華和熱鬧的大都市又再次重現。

童年的時光是美好的,此情可待成追憶。我會將這份情懷埋藏在深底處,在夜闌人靜的時候去回味一下。白雪皚皚為這座翡翠城披上新裝,民間流傳一句廣農諺:「瑞雪兆豐年」。最後,祝大家豬年身體健康!豬年行好運!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