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大地

春天,終究還是來了,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早,節令立春剛過,氣溫驟然回升,而後便是一場綿綿的細雨。這如夢般的雨徹底的打破了冬天的寧靜,閒暇的人們,不約而同的忙碌了起來。

春天,和風細雨、萬物復蘇。那氣息像清澈的泉水一樣,自上而下,一瞬間遍佈了全身,那一刻,我放佛要被融進春天裡,也將化成一絲春天的氣息。允吸著春的氣息,走在鄉間的土地上,大地軟綿綿得,我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向遠處望去,遠遠的便望見那棵伴我成長的大柳樹。

那棵樹的年齡已經遠超出了我的年齡。記得小時候每到春天,柳樹便早早的發芽,發了呀的柳樹遠遠的望去一片蔥綠。我們十多個孩子便聚集在大樹下玩過家家,哥哥是爬樹的高手,每次都是他從樹幹上折些剛發芽的樹枝給我們,我們再摘下嫩綠的柳絮當菜吃,有趣極了。

春天,大柳樹上聚集著各種各樣的鳥,整天嘰嘰喳喳的叫,有時候鳥兒在樹上叫,我們便在樹下玩。時過不久,我們便能看見樹杈上一個又一個的鳥窩。那時候便是哥哥大展身手的時候,我們總是央求哥哥把鳥窩拿下來看一看,每一次哥哥上樹拿鳥窩,鳥兒就在不遠處亂作一團,似乎在告訴我們,請不要破壞它們的家。

有一次哥哥上樹掏鳥蛋,一不小心從樹幹上滑了下來,鳥蛋摔了一地,腿也摔傷了,晚上還挨了父親的打。打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上樹掏鳥蛋,還常常把自己吃剩的窩頭放進鳥窩裡,看著一個個搶食的幼鳥,感覺沒有比這更快樂的事情了。

春天的陽光格外的柔和,穿過層層的樹幹暖暖的照在大地上。我們便在大樹下掃出一片片的空地來,三五成群的在一起,抓石子、丟沙包、跳繩、踢毽子……累了便躺在大樹下休息。那陽光照在身上,甜甜的、暖暖的……

沿著大柳樹的東側是我家的場,春天除了堆放少量的包穀杆外沒有別的東西,春天我們便在困地上放風箏,自己做的風箏雖然飛不高,卻滿是高興的笑臉。遠遠的便能聽見孩子們清脆的呼喊聲、呐喊聲……

如果不是燕子清脆的鳴叫聲,我依舊沉靜在鄉間的大柳樹上。抬起頭,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走近了大柳樹,大柳樹上又開始冒出了點點滴滴的新芽,看著點滴的新芽,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恍惚之間走過了三十年的時光,看著這些新生命,我一遍遍的告訴自己,要像春天的生命一樣,把每一個瞬間都活成精彩。

忽然陣陣的微風拂在臉上,那清醒的空氣,那湛藍的天空,那泥土的清香,讓人不由自主的奔跑起來,我張開雙臂向擁抱親人一樣,向遠方跑去,緊緊地與春天抱在一起……

遠處傳來了明亮的汽笛聲,車子上載滿了春耕的器具,向更遠處望去,大片大片的春耕開始了,這是春天裡最美的風景,他們面帶微笑,邁著矯健的步伐,一遍遍的丈量著春天,把一年的希望埋進他們深愛的土地,埋進春天。

春天醒了,探頭的綠破繭了冬天的寒冷,扣開了春天的門。把絲絲的綠意鑲嵌在春天的大地上,大地上一片祥和。那一雙雙勤勞的手,已經開始播散希望,他們似乎已經看見收穫就在不遠處。我也不禁的邁開腳步,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嗅著春的氣息,我已經深切的感覺到鶯歌燕舞,春回大地的美妙旋律,在無聲的美妙裡我越走越快,越走越遠……

作者:漠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