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聽鳥

最美的音樂家,是鳥。

最常見的鳥是麻雀。樹麻雀躲進葉子裡,喳喳喳的,但聲音比較小,輕脆,像頑皮的孩子,總想弄出點聲音,引來大人的關注。地麻雀很少叫,躲在草叢,一下撲愣著翅膀,躥向天空,但飛不了多遠,就得歇一下,喳喳兩聲,又不見了。麻雀像孩子,充滿童心。

喜雀常常邊叫邊飛,喳喳喳,而且叫聲有規律,節奏明快。它們往往雄雌伴飛,像是在喁喁私語。喜雀的白肚皮邊兒,在天空飛時像個小紙片,但黑頭又像拖著的箭頭。喜雀受人待見,所以即使在我童年的時代,沒有動物保護的法律,人們也不會去打喜雀。

點水雀的學名叫白鶺鴒,不過在鄉村,誰也叫不出它的學名。點水雀喜歡在草地和有塘有湖的地方歇棲,而且常常小分隊行進,放單的極少。遇人則斜著起飛,邊飛邊鳴。鳴聲似「脊樑」,聲音清脆響亮,飛行姿勢呈波浪式,有時也較長時間地站在一個地方,尾巴不住地上下擺動。對呵,鳥有「脊樑」,人也得有「脊樑」,無論生活如何挫折,也得挺起脊樑。

畫眉歷來受人歡迎,鄉村也不例外。不僅僅是因為它的長相,更因為它的叫聲。畫眉喜歡在灌木叢中穿飛和棲息,常在林下的草叢中覓食,不善遠距離飛翔。畫眉的叫聲「如意如意」,真好,是春天最美的祝願。雖然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常有八九,但祝願如意,給人以美好的遐想。

還有一種叫傻畫眉的鳥,學名叫斑鶇,叫聲是「哇哇哇」,聽起來好像是感歎,也好像是打招呼,有種濃濃的人情味。我不知道為什麼叫它傻畫眉,不過傻是好事,人們常說,太精靈了,遭天妒忌,做一個傻人,躺在春天的野外,聽鳥,不去計較得失,不去爭名奪利,不去鑽營投機,能平平安安過一生,能與詩書為伴,大地行走,不也是快樂嗎?傻畫眉的傻,也許是真傻,但人的傻,大多是裝傻,其實這是一種很難企及的境界。

大山雀,是鄉村常見的鳥。它性情較活潑而大膽,不畏懼人。大山雀行動敏捷,常在樹枝間穿梭跳躍,或從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上,邊飛邊叫,略呈波浪狀飛行,波峰不高,平時飛行緩慢,飛行距離亦短,但在受驚後飛行也很快。叫聲「吇嘿、吇嘿、吇嘿、吇吇嘿」,像抬工號子似的,十分動聽。

春天聽鳥,聽一種綻放,聽一種飛翔,聽一種生長。

忘卻冬的沉重,春天來了,和鳥一起,把所有的不快蛻掉,把所有的苦難放逐,用輕盈的歡樂的聲音歌唱生活、愛情和事業。 藍天白雲下,躺在春草野花間,聽春天的鳥唱,於是心無雜物,和鳥一起,飛向美好。

作者:馬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