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3,500名亞馬遜員工促公司帶領氣候變化政策

(編譯Zita)在公眾推動改變亞馬遜政策的過程中,超過3,540名員工簽署要求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和商業巨頭的董事會成為應對氣候變化的全球領導者。

這封聯署於週三發佈於Medium,這是員工內部推動全面企業氣候戰略的最新舉措。該集團要求亞馬遜制定與科學共識保持一致的時間表,以避免日益嚴重的氣候災難,並與公司的行業領先地位相稱。

「亞馬遜擁有資源和規模來激發世界的想像力,重新定義應對氣候危機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員工寫道,其中大多數人在過去兩天加入了這項工作。 「我們相信這對亞馬遜來說是一個歷史性的機會,可以與員工站在一起,並向全世界表明我們已經準備好成為氣候領導者。」

作為現代消費驅動型資本主義的化身,對於那些關注氣候變化的人來說,亞馬遜可能已經成為化石燃料行業以外壓力的最大目標。事實上,根據跨信仰企業責任中心(Interfaith Center on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的說法,今年它收到關於氣候和其他環境、社會和治理問題的股東激進提案比任何其他公司都多。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雪佛龍(Chevron)現時它最大兩個目標。

亞馬遜員工認為,公司的指導原則—對客戶的忠心—需要在面對全球危機時做出全面的氣候響應。

「我們的使命是成為『地球上最以客戶為中心的公司』,我們相信氣候影響必須成為我們所做的一切的首要考慮因素。 我們有能力改變整個行業,激發全球氣候行動,並引領我們一生的問題,」這群稱自己為亞馬遜氣候正義的員工寫道。

這倡議始於12月,當時一小部分員工兼公司股東(他們獲得股票作為其薪酬的一部分)提出了股東決議,要求公司公開其中斷氣候驅動和減少整個公司化石燃料依賴的計劃,這導致亞馬遜領導人一系列的內部會議。

根據員工的說法,亞馬遜的董事會沒有質疑該提案,因此它將在5月的年會上進行公司所有者投票。但員工表示,董事會計劃建議投票反對該提案。 這促使這封聯署在內部傳遞,吸引了成千上萬的簽名者,他們通過電子郵件向公司賬戶的組織者提供他們的姓名和職稱。

「我為我的孩子和他們這一代簽署了公開信,」亞馬遜高級技術編輯兼該決議的共同提交人伊麗莎白惠特米爾(Elizabeth Whitmire)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如果我們今天不果斷地應對氣候變化,我們正在竊取他們的未來。」

亞馬遜在2月份表示,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全公司的碳足跡以及相關的目標和計劃」。在過去幾年中,該公司一直致力於為其運營提供更多可再生能源,並設定了一系列目標,包括公司達到100%可再生能源。 但該公司與氣候相關的公告通常缺乏背景,例如公司的總排放量和公司時間表,或者包括使他們難以評估的扭曲詞。

以氣候為重點的員工在週三發佈的信中挑選了這些公告,並堅稱公司必須做得更多。他們在信中指出,亞馬遜沒有「披露全公司計劃在科學要求的時間內達到零碳排放」。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最新的科學共識報告警告,到2030年,全球排放量必須比2010年水平降低45%,到2050年達到零,以保持將全球平均氣溫升高維持在1.5攝氏度的可能性—一定程度的變暖仍然會導致地球氣候的重大破壞性變化以及廣泛的痛苦和生命損失。

有跡象表明公司正在回應。例如,本週早些時候,亞馬遜網絡服務公司宣布計劃從愛爾蘭,瑞典和加利福尼亞州計劃的項目中購買風能。該公司表示,這些項目預計每年將產生67萬兆瓦時的電力。該公司在2018年表示,支持其高利潤但耗能的雲端計算業務基礎設施所使用的電力一半來自可再生能源,這是實現長期目標的一半。

但員工在信中指出,同樣的AWS基礎設施用於幫助化石燃料行業「加速和擴大石油和天然氣開採」。亞馬遜的雲端計算競爭對手也有專門為該行業服務的企業。

「與化石燃料公司合作顯出氣候不是亞馬遜領導者的首要任務,」共同提交股東決議的亞馬遜軟件開發商傑米科瓦爾斯基(Jamie Kowalski)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科學是明確的:我們必須將化石燃料留在地下,以避免災難性的變暖。 當我們加速採掘並故意忽視我們面臨的威脅時,我們怎能說我們關心氣候呢?」

亞馬遜在2月份宣布了一項名為「零裝運」(Shipment Zero)的新計劃,它旨在重點改善亞馬遜向消費者發貨的其他核心業務。根據該計劃,亞馬遜的目標是到2030年將半數碳排放量減少一半。亞馬遜全球運營高級副總裁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在2月份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說,該公司一直在準備「先進的科學模型來精心繪製地圖,我們的碳足跡為我們的業務團隊提供詳細信息,幫助他們找到減少業務中碳使用的方法。」強調亞馬遜業務需求與氣候壓力之間的緊張關係,克拉克補充說,「客戶總是希望有更多的選擇,更快的交付速度,更低的成本。我們相信降低成本包括降低我們每天生活和工作的環境成本。」

可是這計劃亦受到員工的批評,指出「淨零」排放(net zero)雖然會通過種植樹木或購買碳抵消來抵消其排放量,個其排放的目標表明該公司可能仍然污染。 「這讓我們繼續污染,」這些員工寫道,引用了該公司新訂購的柴油動力車的車隊。 他們補充說,碳補償「無助於減少我們的柴油污染。」

「與現有水平相比,『零裝運』並未承諾減排,」員工們寫道。「鑑於亞馬遜的增長率,到2030年達到50%的淨零出貨量仍可能比今天排放量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