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媽媽求子革命 反覆流產只為孩子誕生的一刻

文|Tea

        每個人都知道自己來自媽媽的肚子,但您又是否了解當年媽媽承受了多少才將您帶來這個世界?孕育下一代從來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一些女性由於體質,可能便註定她的求子旅途並不一凡風順,經歷比一般婦女更深的痛。

染色體平衡轉位 6次懷孕3流產

現在60歲的鄧李雅竹女士,27歲結婚,在那個年代,算是晚婚了。李女士與比她年長一歲的先生,期待著當父母,婚後不久便傳來好消息。

示意圖 Photo by Ashton Mullins on Unsplash

李女士說:「80年代末,沒有很流行自己去藥房買驗孕棒,在家檢測是否懷孕。我是月經晚來兩星期左右,上診所,醫生再告訴我好消息。可是得知第一次懷孕不久,我陰道出血,去醫院檢查,過程痛極了,醫生宣告流產,只好進行清宮手術。」

「第一次流產後,我休息了三個月才再嘗試懷孕,很快又有好消息,可是這次同樣見紅,醫生吩咐我要好好安胎,我便足不出戶,直至第一孕期結束。」

「安胎」不是單純待在家看電視,李女士需要全天候臥床!

住在兩層高房子的她,絕對不能上下樓梯,不能洗澡刷牙洗臉、需要留在睡房大小便、三餐由當時同住的公婆照料;先生每天幫她用濕毛巾清潔身體,也代替不能離開睡房的她去診所取安胎藥;更不用提及身體經歷正常的妊娠反應——嗅覺異常靈敏、肚子經常悶悶的,才29歲的她活像一個行動不便的老人,活動範圍僅僅是一張雙人床。

兩個多月的安胎生活一點也不輕鬆自在,每每抹到少量紅色分泌便緊張得要命,深怕多走一步、多動一分,與孩子的緣份便告一段落,每天過著數饅頭的日子。

某一個冬日,李女士的羊水破了,規律的陣痛頻頻來襲。「破羊水的時間太久了,寶寶可能有危險,我們要把你轉去大醫院!」產科醫生緊急宣布。

李女士既要忍受愈來愈強烈的陣痛,又在擔心肚子裡寶寶的安危,心裡非常害怕辛辛苦苦走過的9個多月,換來不如意的結果。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換到大醫院,8磅健康女娃——Charlmaine Tang終於平安降臨世上。

示意圖 Photo by Han Myo Htwe on Unsplash

大女兒兩歲多的時候,李女士和鄧先生決定再生一個寶寶,可是李女士的第三、第四次懷孕同樣流產告終。醫生為有三次流產史的李女士,進行詳細身體檢查,醫生細心解釋:「鄧太太是染色體平衡轉位,一般孕婦的流產率是15%,鄧太太的情況是每一次懷孕的流產機率也高達50%,但是你們可以繼續嘗試懷孕,只要是健康的胚胎,他們自然可以生存下來。」

每500人有一人是染色體平衡轉位帶因者。這是指人類擁有的23對(46條)染色體,其中兩條位置互換,因為染色體總數沒有缺失,大部分帶因者不會出現異常,可是當他們計劃生育,其卵子或精子攜帶異常基因的機率特別高,容易造成胚胎染色體不平衡,引致流產或死胎。即使孩子健康出生,也有很大機會遺傳平衡轉位,將來或會重複父母慣性流產的情況。

第五次和第六次懷孕,讓曾經失去三次小生命的李女士絲毫不敢鬆懈,為了專心安胎,不得不把孩子交給兩個妹妹短期照顧,並再度回到熟悉的禁足生活,直至較穩定的第二孕期才接回孩子。

在先生和家人的支持下,二寶和三寶也順利誕生。李女士說:「我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儘管安胎日子不容易,可是我覺得有兒女的人生才是完美,而且我先生是香港新界圍村人,傳宗接代還是挺重要的。現在三個孩子都長大成人,回頭看當年懷孕的種種早已經不算什麼,一切都很值得!」

驗孕棒第二條線 擦身而過的孩子

示意圖 Photo by Zahed Ahmad on Unsplash

光陰似箭,今年Charlmaine Tang 31 歲,也是該當媽媽的年紀。Charlmaine說:「我和先生也有計劃生孩子,去年六月第一次看到驗孕棒上的第二條線,真的很興奮,可是驗到懷孕後的第三天便像來月經般出血,去急診,醫生宣告已自然流產,那陣子我哭了很久。」

鄧先生在三個孩子很小的時候,曾告訴他們:「媽媽的染色體有點狀況,很容易流產,你們長大後要生孩子,記得找醫生檢查,因為媽媽染色體的特殊情況,也有很大機會遺傳給你們。」

第一次流產後,Charlmaine想起爸爸的話,馬上去看生殖科醫生,要求抽血檢查染色體,染色體報告還沒有出爐,她再度懷孕,與第一次不同的是這次驗孕棒的結果非常深色。

雖然她對寶寶充滿信心,可是應該小心的她還是盡量小心,特別是不提重物。然而Charlmaine不像李女士般幸運——第二次懷孕便成功生下健康寶寶,懷孕七週四天的時候,她又抹到咖啡色分泌,幾天後她甚至經歷了對她而言很罕見的強烈經痛,原來肚裡不足兩厘米的胚胎已準備離開她的子宮。

後來Charlmaine的染色體報告,也顯示她與李女士一樣有染色體平衡轉位。樂觀的Charlmaine說:「經歷兩次失去寶寶,我更加體會到媽媽當年臥床的辛酸,她真的犧牲很多,才把我和弟妹生下來,我很感激她賜予我健康的身體,並給了我一生最寶貴的禮物——妹妹和弟弟。」

示意圖 Photo by Matthew Henry from Burst

Charlmaine沒有一絲怨懟媽媽遺傳了染色體平衡轉位給她,卻更能體會生命的珍貴,她說:「從小我的志願,便是當個好媽媽,流產沒有磨滅我的媽媽夢,可是我學會順其自然。我和先生計劃再給彼此一年時間,如果還是沒有健康寶寶,我們或許做試管嬰兒,加上胚胎著床前基因篩檢,可以減少流產機率。我們希望把擅長的都傳授給他/她,培養一個善良、謙卑、敏慧的人。」

每一位媽媽都經歷非筆墨能夠形容的痛楚、無數個無眠的夜晚、周而復始的碎碎念、動怒和愧疚,才能夠把孩子撫養成人。如果您的母親仍然健康,請您不要害羞詢問您在媽媽肚子裡的情形、您的誕生片段,與媽媽一同回顧您的誕生,將喚起母親記憶深處最珍貴的時刻,也讓您更清楚自己生命的最初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