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散文集 – 2

母親節

蒼蒼飛逝的時間,輾過那些黑白的記憶。今天是5月12,明天是5月13,也許你說這不是屁話嗎?也許是,但是突然覺得這兩個日子相繼而來還是有一些巧合。

還記得四年前的今天,那本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氣,初夏的味道本來很美,可是誰知突然天動地搖,好一個晴天霹靂。還記得當時的情形是我一個人在家,剛洗完頭坐在椅子上,突然家裡所有的東西都在搖動,當時又正值旁邊在修路,有一壓路機。我第一反應是到陽臺上去看是不是壓路機的原因,發現並不是。當時也完全沒覺得是地震,只是感覺樓搖晃的厲害,就下樓了。等到下樓了才發現我在的8樓至少振幅達到1.5米,當時雖然有感覺說是地震,但是還是去了學校,因為也快到上課時間了。

那個下午沒有上課,我借同學的手機給母親打了個電話,結果因為當時網路的忙碌沒有打通,我就特擔心我母親,因為母親回農村去了。當時因為交通問題母親也沒能回來,我一個人在那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縣城裡,晚上我還是一個人回去睡覺了。後來我才知道母親擔心了我一夜,第二天很早母親就趕回來了,母親看見我沒事才放心。

四年前的大地震中也演繹了不少母愛,太多的例子,我也不想詳細地舉例。見證了生生死死,人會變得坦蕩。記得有一句話說的好,上天從我們來到人世的時候就安排了一個天使在我們身旁,她一直是呵護著我們。在這裡我想說的是我們就一個媽媽,怎麼能不愛她。

那些記憶,勾勒出了你最大的愛。祝天下所以的母親節日快樂。

母親節—送給我們親愛的母親

外面淅淅瀝瀝地飄著小雨,我在電腦前靜靜坐著,享受這靜夜帶給我的安寧,隱約間,窗外飄來了一首熟悉的旋律。「把愛全給了我,把世界給了我,從此不知你心中苦與樂,多想靠近你告訴你,我心裡一直都懂你……」不知是誰在播放滿文軍的那首曾感動你我的歌曲《懂你》。我站起身,打開門走向陽臺聆聽這溫馨的歌曲。

依偎著陽臺聽雨、聽歌、聽我內心的聲音。走過千山萬水,看遍紅塵紛擾,歷經風風雨雨,嘗盡酸甜苦辣,唯有母親的關懷不曾動搖。責駡中,包含著愛;嘮叨裡,總透著關心;沉默時,總藏著掛念;舉手間,總盼兒平安;這就是媽媽的愛。閉上眼睛,用心冥想,我的媽媽和所有的母親一樣,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平凡的穿著,平凡的長相平凡的……但正是這樣一個平凡普通的母親帶給了我生命,給了我一個健康快樂的體魄,給了我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我想生活在這樣的一個家庭中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那一年,我們還不知道「我不苦我不累」是媽媽的謊言;那一年,我們還不知道多少個熟睡的夜晚都有媽媽幫我們蓋上落下的被子;那一年,我還不知道多少個離家的夜晚都有媽媽的牽掛;這一年,我才懂得:一個電話,再遠的距離也是近的;一聲問候,再冷的天氣也是暖的,一句媽媽辛苦了,再多的勞累也是快樂的。這一年,我們不再懵懂,不會在媽媽的懷抱中描繪著我們自己的快樂天國;這一年,我們不再固執,不再有小脾氣和父母爭吵;這一年,我們不再用幼稚把我們的青春揮霍!這一年,我們懂得了許多許多……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媽媽的鬢旁有幾絲白髮;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媽媽的臉上又多了一道皺紋;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媽媽老是咳個不停;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媽媽喜歡吃稀飯;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媽媽過馬路反應慢了;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媽媽不再愛出門;如果有這麼一天,也許說明媽媽真的老了。你留意過自己的父母嗎?你什麼時候真正感覺父母老了?

時光荏苒,我們在媽媽溫馨的撫愛中長大成人,媽媽總是把一縷縷溫暖及時輸送給我們,讓我們在紛雜的塵世中永存那份做人的品性,不失那份人之初的純真。也許,在我們這一生中,有許多人、許多事,經歷了轉身便會忘記,但在我們的心靈深處永遠不會忘記我們的媽媽,永遠不會因為歲月的流逝而消減我們對母親那深深的愛。因為親情在這世間,總是讓生活充溢著一份份平平常常但卻恒久的溫暖,親情是貫穿生命始終的。

有人說,世界上沒有永恆的愛。我說不對!母親的愛是永恆的,她是一顆不落的星。雖然我們過著最平淡的生活,母愛卻滲透在生活的一點一滴裡。不斷澆灌的情,是養育情;不斷傾注的愛,是慈母愛;不斷守侯的心,是母親心;不斷叮囑的話,是母愛話。

母親節到了,願親愛的媽媽健康快樂永幸福!

最真摯的祝福

剛剛無意間看到母親節的字樣,才發現明天就是母親節了,二十幾年來,好像還從來沒有特意去關注這麼個節日,即使有也只是打個電話問候下平安。其實我知道,母親她可能更不曉得還有這麼個節日了,一生都在默默的付出著,卻從來沒有奢望著自己能夠開開心心能過上這麼個屬於自己的節日。母親,我偉大的母親。

記憶中,母親給我最深刻的無非是她那燦爛的笑容,雖然皺紋早已佈滿額頭,但惟獨她的笑容卻依然美麗,我知道。不僅僅是笑容,母親永遠是天底下最美麗善良的女人。

很小很小的時候,總是喜歡跟在母親後面到處走,去集市,去農田,去廚房,我喜歡跟在母親的身後,看她做事,看她忙碌的身影。 後來上學了,每天回到家,總是會第一時間叫上一句「媽我回來了」,這時母親的笑容一下子映入我的眼簾,不管有多累,她總會用這種特定的表情代替所有的語言。

初中的一次考試,因為發揮不理想,名次一落千丈,當班主任老師要求我們必須讓家長去參加家長會時,我很猶豫,不知道這樣的成績怎樣面對一向充滿期待的父母。可我沒有選擇,母親最後還是去了。家長會上我一直低著頭,不敢正視母親的眼睛,我想母親的眼神一定充滿著傷心與失望。老師在念出我名字和名次的一刹那,我把頭埋得更低,更沉,仿佛這個世界,一切都在藐視自己,責駡自己。然而,當班主任老師讓母親站起來發言時,我驚呆了。母親的臉上掛著一竄竄笑容,慢條斯理的講述著,怎樣去面對一次小小的失敗,怎樣堅強的度過難關。母親的話語非常樸實,一語完畢,在場所有的父母,同學和老師都熱烈的鼓掌,那一刻我終於抬起頭,淚流滿面,這是怎樣的母愛,我有什麼理由不抬起頭,重新證明自己呢。

我是欠母親的,準確說是我們家都欠母親的。奶奶去世的那一年,我剛滿十歲,略顯懂事。那一年,父親在外地工作,姑姑遠嫁他鄉。臨終前,奶奶一直由母親照顧著。直到最後一刻,奶奶依然沒能見到自己的兒女,不是不想,實在是當時的環境太差了。姑姑趕回來時已經是第三天,一見面就跟母親抱成一團。母親太不容易了。至今我依然記得奶奶靈柩下葬的那天,按習俗我跟哥哥跪在她後面,送喪的隊伍抬著奶奶的靈柩往山上艱難的走著,母親則帶著我和哥哥一直不停的磕頭,伴隨奶奶到達最後的地方。

母親的一生都在不停的忙碌著,家裡的農活,不管是重還是輕,她總是會不停的做,不停的忙。有時候實在累了就稍微歇一會兒。我知道母親很累,可她從來都不說累的話,只有一家人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時,我才發現,此時她才會閉著眼睛打個小盹兒。

十九歲那年,我獨自來到北方的城市求學,惟獨牽掛的還是母親的身體。每次打電話回去總能聽見母親說家裡一切都好不用牽掛的話。可天有不測風雲,那年的夏天,母親因為一次意外,幹農活的時候不小心從高處摔了下來導致脊椎骨折,住進了醫院。本來就一貧如洗的家顯得更加艱難了。上有八十高齡需要照料的爺爺,父親則必須守在病床前照顧,大哥在外地打工不能回去。也是那一年,我第一次自作主張,做了一個永遠也不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見到母親的那一刻,她依然強忍著疼痛,一臉笑顏!

打工的生涯真的很艱辛,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不容易。初出象牙塔,四面碰壁,心灰意冷。當接通電話的那一刻,我假裝在外面什麼都好,可母親還是聽出了端倪,我一下子變得吞吐。母親很平靜的說,如果覺得累就回家休息下,沒有過不去的坎,家永遠都是最溫暖的地方。回家短暫休息了十天後,再次來到上海,我選擇了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母親的叮囑永遠刻在了心裡,沒有過不去的坎。

後來的很長時間,一直都在遭遇著艱難,可我知道不能放棄自己,只因為愛在心中,心中的母愛一直都是前進的導航燈,不管任何時候,如何艱難。

母親節,再次送上兒子最真摯的祝福:願您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