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屆西雅圖腦癌慈善步行 生命鬥士與家人朋友同盼終結腦腫瘤

文|Tea
圖|Chatrice Felix Beza及主辦機構

腦癌是一個可怕的名字,病患要繼續生存,不得不被迫成為生命鬥士; 病人家屬、好友眼見最愛與腫瘤抗爭,痛在心頭;腦癌逝世者親友終其一生緬懷摯親。不論他們是患者本人,還是病患家屬,他們均有一個共同願望:支持腦癌新研究,拯救更多腦癌患者,因此大家積極參與西雅圖腦癌慈善步行。

菲律賓裔腦癌康復者
與家族連續四年參與步行

超過40位 Chatrice 的家人、朋友,組成 Team Chatrice,參與5月5日在西雅圖中心舉行的一英里腦癌慈善步行。

2013年小兒子週歲生日後不久,36歲的Chatrice Felix Beza在某一個週日接到神經外科醫生辦公室的電話。醫生居然在非辦公日致電給她,不好的預感襲來。

Chatrice回憶道:「我父親的家族有動脈瘤病史,所以我有定期進行相關身體檢查。電話裡醫生告訴我必須盡快回診,後來我發現我並沒有動脈瘤,可是我的小腦卻有一個大腫瘤,須在一星期內動手術。」

2013年7月,Chatrice進行了一個六小時長的手術,移除小腦的大腫瘤。她說:「當時我的大兒子Demarco 五歲,小兒子Enrico剛滿一歲,我沒有其他選擇,腫瘤太大不適合採取其他治療,只能夠動手術將它切除。醫院為腫瘤進行活組織檢查,確認為第一級毛狀星狀細胞瘤(屬低惡性腫瘤),這類型腫瘤一般不會復發,手術兩個月後,我完全康復。」

2014年4月,相同的低惡性腫瘤再次找上Chatrice。醫生對Chatrice的第一級毛狀星狀細胞瘤復發感到相當困惑,因為它不如教科書的描述——「不會復發」。

Chatrice說:「兩次的腫瘤都屬於同一類型,雖然第二個腫瘤的體積不是太大,但我同意切除它。這一次我花了三個月時間休養,才能夠重回職場。」

2015年9月,腫瘤再度不請自來,Chatrice做了第三次腫瘤切除手術。她說:「第三次發現的腫瘤是第三級分化不良星狀細胞瘤,屬於惡性腫瘤,它大大衝擊了我和我的家人。我需要從新學習走路、練習說話,它也影響我的協調、平衡和細微動作。任何需要思考的行為都變得異常困難,我的大腦牢牢控制著我,它太強大了。」休假六個月的Chatrice必須回去工作,可是她花了整整近一年時間才真正痊癒。

第三次手術後,Chatrice還進行三個月的放射線治療,同時服用化療藥物帝盟多,後來又施行兩次伽瑪刀治療。Chatrice說:「治療的過程很辛苦,可是為了我的先生,我願意奮鬥,兩個年幼的兒子也很需要我!」

與腦腫瘤抗戰六年的Chatrice,現在已經重拾健康,每一天悉心演繹一位完美妻子和母親的角色,並且擔任一名專業的商業保險經理。達觀的Chatrice分享道:「我從來沒有質問神,為什麼患病的是我,這只會徒增煩惱。我是一個富有自信的人,集中精力對抗病魔才是我的選擇!」

堅定的宗教信仰和豐盛的家族愛,是Chatrice度過生命難關的最強後盾。她說:「永遠不要低估神和禱告的力量,在患病的時候我們特別需要頑強信念。我也獲得很多家人和朋友的奮力支持,我很感謝他們,沒有他們的愛,這場長期抗戰,我難以一個人完成。」

超過40位Chatrice的家人、朋友,組成Team Chatrice,參與5月5日(週日)在西雅圖中心舉行的一英里腦癌慈善步行。今年已經是Team Chatrice第四年參加,持續為瑞典醫療中心負責腦腫瘤研究及治療的 Ben and Catherine Ivy Center籌募經費,以期更多西北太平洋地區的腦腫瘤病患受惠。 

病患華裔好友臉書募近3千善款

Lorna Chang的好朋友Kendra Kelly兩年前罹患腦癌,為了支持好友,Lorna連續兩年參加西雅圖腦癌慈善步行,並利用臉書籌款工具,目標募款$1500。

她在募款介紹中提及:「透過Ben and Catherine Ivy Center的努力和您的幫忙,我們將為腦癌病患取得長足進步。我們一起終止腦癌!」Lorna於41天內成功募得$2650。Lorna表示:「提高大家對腦腫瘤的認知也很重要!」

西雅圖腦癌慈善步行始於2008年,多年來為相關研究及臨床試驗,籌集超過550萬美元。今年的活動約2500人參加,比去年增加超過200人,其中包括147隊團隊,以隊伍力量籌措更多款項。

今年籌款目標為50萬美元,截稿前募得超過46萬美元。雖然慈善步行已完滿結束,但是有意幫助腦腫瘤研究發展的讀者,可以隨時登入www.braincancerwalk.org,或搜尋Seattle Brain Cancer Walk臉書專頁,進行方便快捷的網上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