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時節,耳畔響起美妙動人的聲音,莫過於蟬鳴。沒有蟬鳴的夏日,是枯燥無味的,聽著它們發出悠揚而熱烈的吟唱,便會沉浸在夏的季節中。

蟬,夏日的精靈。綠蔭樹下,蟄伏地下的蟬蛹,歷經數載之孕育,破土而出,鉚足了勁兒鳴叫。在夏之茂盛裡走向生命的極致,唱得燦燦爛爛,響響亮亮。不管是否是刹那芳華,彈指凋謝,就像一樹蓬勃的花,開就開得精彩。

蟬鳴,是夏日最豪放、最有特色的聲音,是大自然中最美的樂音。蟬雖壽命只有個把月,夏日號角一響,便意氣風發,猶如生命的語言,悠然傾吐心中的暢快,直至生命的最後一息。每逢暑熱正午,或大雨剛歇,在樹木蔥郁之地,蟬紛紛登枝競鳴,起初三兩聲低吟、舒緩、深情。漸漸地,低吟變成高歌,曲調則變得歡快昂揚。一蟬鳴,群蟬和;一曲終,一曲起,此起彼伏,不絕於耳。尤其皓月當空,側耳傾聽蟬鳴,或輕柔委婉,或低沉淒切,或高昂激越,或雄偉嘹亮,寂靜空曠的鄉村之夜越發顯得清虛空靈。

蟬是大自然的歌者,夏日聽蟬,自古被人們所推崇。在蟬的歌聲裡,你會感受到蟬不倦的精神,執著的情愫,感受生命的活力與勃發。蟬生於泥土,棲于高枝,餐風飲露,不食膏粱。因此,許多人又把蟬看作是至德之蟲,品性高潔的象徵,多借蟬來抒發自己高潔情懷,最著名當屬駱賓王、李商隱、虞世南的膾炙人口的「詠蟬三絕」。虞世南「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以蟬的高潔表現自己品行高潔;駱賓王「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借蟬喻己,才華未展,無人覺知;李商隱「本以高難飽,徒勞恨費聲。」可謂抱負高遠,卻不受重用。蟬還是吉祥的化身,古人將玉石雕刻成蟬的造型,佩戴於身,以祈好運連連、富貴蟬聯。或將蟬置於房中聽其聲,以期「金蟬脫殼,一鳴驚人。」以得歡娛。的確,從夏花爛漫的初夏,到綠葉凋零的秋天,蟬不知疲倦地引吭高歌,增添了無限的情調,人們之所以喜歡聽蟬,不僅在欣賞蟬聲的清亮、激情,更是在感悟蟬的高尚品質。

蟬屬於夏天,為夏天歌唱,是有靈氣的小精靈。鄉間廣闊田野間的樹木是蟬歌唱的舞臺,是蟬的極樂之園,田野萬物也在蟬的歌聲中不斷變幻著色彩。因著蟬,夏日變得平仄和韻,心曠神怡。那種幽然清亮,鏗鏘有力的蟬鳴,那種抑揚頓挫,那種清脆悅耳,那種堅定執著的聲音,一聲聲,一遍遍穿透熾熱的陽光,在盛夏的枝頭傳動,在風裡流動。沒有了蟬鳴,夏季是何等的單調和枯燥。靜心傾聽蟬鳴,細細體味,那種發自肺腑的呐喊,是蟬對生命的深情呼喚。仿佛今生就為來赴一個約定,履行一個使命,竭盡所能,不知疲倦,直到秋風漸起,蟬聲,響亮如舊,不改初衷,聲音裡也沒有一絲挽歌的悲涼,唱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我鳴故我在。蟬鳴在綠裡穿揚,稔熟而幽緲,悄然入耳入心。一樹蟬鳴,幾分禪意,靜心傾聽,濾去心中殘留的一絲暑氣和煩躁,畢竟春去夏來,歲月又添。

作者:陳樹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