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大的性別差距之一 西雅圖騎自行車的人 男性居多

(編譯Zita)平常在路上騎自行車的人,是男性多,還是女性多?數據指出,原來在西雅圖騎自行車居多的人是白人男性,而且他們很多都是家境富裕的。數據還顯示,有色人種和白人一樣都會騎自行車,所以真正的差異在兩性之間。 男性騎自行車的可能性比女性高,而事實證明,西雅圖的自行車性別差距在該國是數一數二的。

市場研究巨頭尼爾森(Nielsen)從全國各地收集有關其運輸選擇的數據。 他們在2016年至2018年間對全國400,000多名成年人進行了調查,其中包括西雅圖都會區約5,900名成年人。尼爾森要求受訪者從列表中選擇他們在過去七天中的所有交通方式。據數據顯示,西雅圖地區估計有169,000名成年人使用自行車作為交通工具。事實上,其中絕大多數是白人,佔總人數約55%。

總體而言,6%的人口在西雅圖地區選擇使用自行車,但對於男性來說,它躍升至9% 。無論是對白人男性或有色人種而言,這個數字是相同的。那如果白人男性和有色人種男性同樣有可能騎自行車,為什麼數據顯示會有更多白人騎自行車? 有一個簡單的解釋:白人佔該地區成年人口的36%,而有色人種男性佔14%。

數據顯示,在全國范圍內,有色人種實際上比白人更有可能騎自行車。 使用自行車的最高比率是亞洲男性。 美國原住民或其他種族的拉丁裔男性騎自行車的比例也高於白人,而黑人的騎車率略低。

不過,有關性別的數據卻講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與男性相比,女性使用自行車的可能性要小得多,而且在所調查的每個大都市區都是如此。在西雅圖地區,估計有169,000名騎自行車者,其中128,000人是男性,約佔76%。 雖然這裡的男性比全國平均水平更有可能騎自行車,但女性的可能性要小一些。

英傑華‧斯蒂芬斯(Aviva Stephens)在她的博客《騎自行車》中寫道她在西雅圖騎自行車的經歷,說明為何女性騎車的可能性較小,當中缺乏連接的自行車道網絡是最主要的原因。當然,缺乏自行車道可以阻止所有性別的人,但基礎設施的改善已經顯示出增加男女之間的自行車平等。

斯蒂芬斯提到了想騎自行車上下班的女性的其他障礙—作為媽媽的女性需要每天接送孩子,這使得騎自行車變得不切實際。她指有些女性可能對自己的外型有「更高標準的看法」,一身自行車的裝束和汗水會影響她們上班的形象。加上,當女性走進自行車店時或會有種生畏感,好像自己需要認識自行車每一個零件這樣。

騎自行車可能是最便宜的交通方式之一,這意味著它可以成為低收入人群的一個很好選擇。 即便如此,市場研究顯示西雅圖地區的自行車運動員確實更富裕,家庭收入中位數為88,500美元。 在全國范圍內,騎自行車者僅佔家庭收入的中間位置。但即使西雅圖地區的收入中位數很高,數據顯示四分之一的自行車當地家庭收入低於50,00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