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毒禍害回歸金縣 情況比十年前嚴峻

(編譯Zita)雖然大批美國冰毒(正式學名:甲基安非他命)製造廠早在十年前已被打擊搗破,但現時在華盛頓西部,這種毒品以更純淨和廉價的方法回歸。

當西雅圖居民指出人行道上的毒品針頭泛濫時,他們通常會以為海洛因是罪魁禍首; 然而,根據金縣注射器交換調查,近年來使用針頭更大比例的實際上是注射冰毒的人。對比21世紀初吸用冰毒的高峰期,現時在華盛頓州因為吸用此毒品而死亡的人較多。在國會通過法規停止生產之前,2017年吸用冰毒的死亡率比2005年高出4倍。

「很多人都認為冰毒已經消失,並被阿片類藥物所取代,」華盛頓州立大學分析與精神藥理學實驗室負責人斯特林麥克弗森(Sterling McPherson)說。 「直到最近,我再次聽到人們談論冰毒。」

因為海洛因仍在金縣毒品的話題上占主導地位,冰毒的禍害悄悄地回歸並超過海洛因的問題。去年在金縣,吸用冰毒而死亡的人數為164,而因為海洛因死亡的人數是156。這不包括去年導致65人死亡的非法芬太尼(fentanyl)這種合成阿片類藥物。

「坊間還有更多的冰毒,它們非常純淨,而且價格便宜,」華盛頓大學酒精與藥物濫用研究所的臨時主任迦勒班塔 – 格林(Caleb Banta-Green)說。「當我們進行訪談時聽到有人說,『我們本來不想吸用冰毒,但當我去購買海洛因時,他們把冰毒也一併給我。』冰毒是如此便宜及容易得到。」

隨著救援藥物納洛酮(Naloxone;又名NarCan)和治療藥物的擴散,金縣的阿片類藥物相關死亡人數開始趨於平穩。但不像海洛因,冰毒的癮症不能用如丁丙諾啡(buprenorphine)這些替代藥物治療。更令人憂慮的是:冰毒的禍害已追及海洛因,當人們戒掉海洛因時還會對冰毒成癮。利用美沙酮接受治療的人當中,吸用冰毒的人從2011年的19%增加到2017年的34%。

對很多人來說,冰毒似乎是一種過氣的毒品。從1999年到2005年,華州記錄了近9,500個秘密製藥工場,這是自家製毒的高峰期。那一年,國會通過了法律,限制了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等藥物於零售櫃檯銷售。根據州生態部的數據,自2011年以來,全州僅報告了212個製毒工場。

但根據緝毒局(DEA)太平洋西北分部的特別代理人基思威斯(Keith Weis)的說法,美國邊境以南的販毒集團介入以滿足需求,墨西哥的「超級工廠」越來越多,並連同海洛因和芬太尼,把冰毒運送到5號州際公路,並將毒品隱藏在輪胎、油漆罐和半卡車的隱藏隔間中。就在今年春天的四個星期內,DEA已在太平洋西北地區緝獲了400磅的冰毒。

過去這種主要是美國西部白人使用的毒物,現正慢慢向東進入各美國城市,還開始有更多其他有色人種和無家可歸者使用。就金縣而言,藥物使用和無家可歸情況一起上升,但研究尚不清楚是吸毒導致無家可歸的現像,或是因為無家可歸情況導致吸毒情況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