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頭是片藍藍的天

在一個貿易洽談會上,我作為會務組的工作人員,把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小夥子送進了他們的住房–本市一家高級酒店的38樓。小夥子俯看下面,覺得頭有點眩暈,便抬起頭來望著藍天,站在他身邊的中年人關切地問,你是不是有點恐高症?

小夥子回答說,是有點,可並不害怕。接著他聊起來小時候的一樁事:「我是山裡來的娃子,那裡很窮,每到雨季,山洪爆發,一瀉而下的洪水淹上了我們放學回家必經的小石橋,老師就一個個送我們回家。走到橋上時,水已沒過腳踝,下面是咆哮著的湍流,看著心慌,不敢挪步。這時老師說,你們手扶著欄杆,把頭抬起來看著天往前走。這招真靈,心裡沒有了先前的恐怖,也從此記住了老師的這個辦法,在我遇上險境時,只要昂起頭,不肯屈服,就能穿越過去。」

中年人笑笑,問小夥子:「你看我像是尋過死的人嗎?」小夥子看著面前這位剛毅果決、令他尊敬的副總裁,一臉的驚異。中年人自個兒說了下去:「我原來是個坐機關的,後來棄職做生意,不知是運氣不好還是不諳商海的水性,幾樁生意都砸了,欠了一屁股的債,債主天天上門討債,6萬多元呵,這在那時可是一筆好大的數字,這輩子怎能還得起。我便想到了死,我選擇了深山裡的懸崖。我正要走出那一步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蒼老的山歌,我轉過身子,遠遠看見一個采藥的老者,他注視著我,我想他是以這種善意的方式打斷我輕生的念頭。我在邊上找了片草地坐著,直到老者離去後,我再走到懸崖邊,只見下面是一片黝黑的林濤,這時我倒有點後怕,退後兩步,抬頭看著天空,希望的亮光在我大腦裡一閃,我重新選擇了生。回到城市後,我從打工仔做起,一步步走到了現在。」

其實,在我們每個人的一生中,隨時都會和他們兩位元一樣碰上湍流與險境,如果我們低下頭來,看到的只會是險惡與絕望,在眩暈之中失去了生命的鬥志,使自己墜入地獄裡。而我們若能抬起頭,看到的則是一片遼遠的天空,那是一個充滿了希望並讓我們飛翔的天地,我們便有信心用雙手去構築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