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食一支蒿

田野裡,山坡上,各種野菜悄悄地冒出了頭,攢著勁地生長著。這樣的時節,我特別懷念故鄉,想念媽媽給我做的茼蒿菜。

幼時的陽春三月,媽媽在勞作時會帶我到田野裡去。我就在田野裡奔來跑去,無拘無束地享受著春天陽光下的溫暖。回家時,媽媽總要牽著我在山野中去尋找各種野菜,我最喜歡的是茼蒿菜。

茼蒿菜摘回家,媽媽就把茼蒿菜葉子從植株上摘下來,浸泡在水裡。隔一段時間後,她再把葉子撈出來,在菜板上把這些葉子切碎,準備做玉米餅。在我小時候,因為經濟條件所限,秋冬的主食多是紅薯,春夏的主食則是玉米。每天都是玉米飯,又幾乎沒有什麼油葷,腸胃都寡淡無味了。看到媽媽要做油煎的玉米餅,我心裡多麼美呀!

媽媽把玉米麵加水打濕,然後把切碎的茼蒿菜葉子攪入其中,等幹濕程度差不多後,她就準備開始烙餅了。

燒幹的鍋裡早已倒入了菜油,估摸著菜油燒燙後,媽媽開始把捏成了月亮狀的茼蒿玉米生餅放入鍋裡滾燙的菜油中。高溫的菜油遇到生餅,一下子會發出「嗤」的一聲長歎,好像是火星和地球擦除了火花。等菜油裡的玉米餅的一面被逐漸烤得金黃,再把它翻一面再烤。

等頭一個餅子兩面都烤得差不多金黃了,媽媽把它擱置在鍋裡的幹處,讓它繼續烤熟。然後再把下一個生玉米餅放進菜油裡,重複上一個烤餅子的動作。有時看到我在一邊饞嘴的樣子,媽媽也會提前「獎勵」我一個茼蒿玉米餅子。聞著散發著茼蒿香氣和菜油味道的玉米餅子,我會一點一點地小心品嘗,也會撕一塊放到媽媽嘴裡。

媽媽除了把茼蒿摻進玉米餅裡,也會用茼蒿來做一碗豬油菜湯。

到罎子裡拈來幾塊臘豬油,放進熱鍋裡熬盡油後,再舀一瓢水到鍋裡。等水燒漲後,再把茼蒿放進鍋裡煮。只要幾分鐘就可以起鍋了,放一點鹽,一點味精,幾顆蔥花,就是一缽美味的茼蒿菜湯了。那樣的美味,可讓我的童年津津樂道回味好幾天。

後來,家裡經濟條件逐漸好了之後,媽媽也用茼蒿來給我們煮火鍋,就像現在到火鍋店裡吃茼蒿一樣。不過,媽媽給我們做的茼蒿火鍋,都是貨真價實的野茼蒿,不像現在火鍋店裡的茼蒿是種植的。

春食一支蒿。春天的美味,特別是媽媽的味道,永遠讓人意猶未盡啊。

作者:鄢世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