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台上的風景

喜歡在早起散步,我喜歡走在寧靜的道上,傾聽路邊的鳥鳴,聽新生的樹葉婆娑的聲響。走在一條人際罕至的荒野的路上,發現這荒涼的道邊有著許多散落的鵝卵石,這些鵝卵石有大有小,有著不一樣的顏色,引起了我的注意,從中選出小而可愛的,撿回來,堆砌在窗台上,鵝卵石經過細緻地沖洗乾淨後,放在託盤裡築在窗台上,現在它已經「巍峨」在那裡了。

也許生在山區的人內心一定都蘊藏著對於山水的渴望吧!感覺我自己就是這樣,迷戀著夢境裡的山水。每當到一個有山的地方,就特別的喜歡一個人悠然於山中,與山水進行著親密地接觸與對話。因為山有著崚嶒起伏,因為水有著飛濺的激越,而這正好與生命渴望超脫出的平庸相呼應,它容易將生命喚醒,從而激發出某種超越的能量。之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當是生命被昇華之後進入的境界吧!

我想像著,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鵝卵石,它也一定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激流的梳洗、琢磨才變成了現在的「俊俏模樣」。這些圓潤的鵝卵石,在它「下山」之前那些悠遠的歲月中,在它的縫隙之間也曾生出過高大的松樹,經過暴雨洪水的沖刷,它被分解開來,變成了碎塊,之後跌入了山谷,又經歷了數年的瀑水的洗禮,溪水的琢磨才成了現在的模樣。這個「蛻變」的過程是漫長,也一定充滿了艱辛,因此在它的鵝卵形體之內一定蘊藏了無盡的靈性。這靈性是水賦予的;是谷畔的山花賦予的;這些鵝卵石,穿越了漫長的歲月,如今的它雖小,但它見證了時光的印痕。

每當放了工,在窗前靜坐的時候,目光望著它圓潤的弧形,在這幽靜之中,我仿佛可以傾聽見遙遠的山谷之間的水聲。這些鵝卵石也許會像凝縮後錄入了水聲鳥語的磁片,可以被我莫名地按下了按鈕,然後就將那水面的氤氳、嵐霧,就連那山谷的花香與鳥鳴一併釋放了出來,使得我可以於靜中沐著別樣的一種「喧囂」,感覺到生命的一種自在。

仔細看著這些被琢磨得小巧、可愛的卵石的時候,在某個恍然之間,也覺得一直以來的自己在用心譜寫的這些文字,一定也是別一種鵝卵石吧!它大約跟我堆砌在窗前的鵝卵石有著某種類似的「旅程」。也是穿越過歲月之後,在生命的岸灘之上的「遺存」,是許多曾經發生的見證,更是大自然神奇的締造吧。再過若許年,我的這些文字是否也會被某個後人撿拾起來,整齊地碼放到在窗前,然後藉著它做出某種穿越,傾聽見我所邂逅的這水聲呢?

閑來無事的時候,我將窗台前的這些鵝卵石變換著「山勢」,顯示出別樣不同的姿影,以便在不同的日子,傾聽見更多它「播放」的聲音。在這些美麗的聲音之中,感覺著這個凡俗的我向著仁者的山,向著智者的水靠近。

作者:張照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