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在高檔化程度排名第三的利弊

(編譯Zita)在西雅圖,高檔化的豪華公寓樓、時尚餐廳和健身房無處不在,因此當一個新的全國性研究指出西雅圖的高檔化程度在100個城市中排列第三,並不令人意外。但這項研究有一個更意想不到的發現:高檔化的影響並不像人們常想的那樣可怕。

這與普遍的高檔化觀念背道而馳,這是近年來許多美國城市出現的趨勢。隨著年輕的專業人士、空巢父母和其他更富裕的人重新發現了城市生活的吸引力,他們都移居到城市核心之中。新的財富注入迅速改變了不少經歷數十年人口減少的社區。

但是,隨著房產價值和租金上漲,原來的居民包括窮人和有色人種也因此被迫搬離社區。 例如,從前是黑人集居的中央區已變成多數白人,而且更加富裕的社區。

在西雅圖,為了應對這種情況,市議會議員卡薩瑪莎萬特(Kshama Sawant)領導的租金管制的運動獲得了動力。

該研究由費城聯邦儲備銀行進行,研究人員在2000年於100個大城市中發現了大約10,000個人口普查區的收入是低於中位數。之後,他們研究在2010至2014年間,哪些社區中受過大學教育的居民增幅比例最大。在這一增長中排在前10%的地方被確定為高檔化。

西雅圖在2000年時有82可「被高檔化」的地方。到了2010至2014年,其中30個或37%已達到了該研究的高檔化門檻。在這一時期,只有兩個城市比西雅圖經歷了更高程度的高檔化:華盛頓特區和波特蘭。

數據顯示西雅圖的大部分高檔化發生在該市的中心地區,其它地方如西雅圖北部,西部和南部這些以前被定為低收入的地區,大學教育居民的比例急劇增加。

研究隨後利用美國人口普查局新近提供的數據文件做了一些新穎的事情 —看看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於高檔化人口普查區的原居民會發生什麼。它跟踪了100個大城市中大約130,000名原始居民,將結果與居住在沒有經歷過高檔化的地區的城市居民進行比較。

在高檔化領域,受教育程度較低的居民其平均租金增加了144美元,不超過非高檔化地區116美元的租金增幅。事實上,該研究發現有益處。

對於那些不搬走的原始居民來說,高檔化會減少他們對貧困的影響,如果他們是房主,就會增加他們的房屋價值。對於原居民的孩子,高檔化增加了他們上大學的可能性。該研究未顯示出高檔化對原居民就業、收入和通勤距離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