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就戀這場喜雨

持續的乾旱少雨,令整個齊魯大地都經受了前所未有的高溫的炙烤。城裡人不得不提前打開空調,即便是鄉下來城裡販賣蔬菜瓜果的小販們,也是趁著清晨些許的涼意抓緊處理掉貨筐裡的物品,早早打道回府了。

白花花的陽光沒有一絲的憐憫之意 。人車混雜的街道兩旁,剛剛澆灌沒有幾天的樹木又出現幾片乾枯的葉子,連往日裡生長潑辣的紫葉李都中暑似的掛上了吊瓶,無精打采地佇立著。

公園裡高大的白楊樹下面被撐出一大片陰涼,有幾個薩克斯愛好者正相互切磋著技藝,偶爾一首舒緩的樂曲悠悠地飄將過來,令過往行人側目幾回兒。樹蔭裡納涼的幾個老者,人手一把大的蒲扇且節奏一致地搖擺著,像極鄉下老家人們消夏的場景。

前幾天打電話給鄉下的母親,母親不無憂心告訴我,今年的乾旱的確很嚴重,大田裡曾澆過水的玉米苗生長尚可,但自己在邊邊角角攢中的玉米種子就有很多沒有出來,即使出苗的玉米如果再旱上幾天估計都保不住;大田北側的棉花苗情況也不好,零零散散匍匐在地面上很是讓人心疼。

我安慰了母親一會兒便掛了電話,但做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鄉下孩子,知道糧食的豐欠對於農民是何等重要,內心裡是多麼企盼能下一場酣暢淋漓的雨啊!

心有所念,吾必日夜祈禱;蒼天雖有所枉,也感念金石可鏤之恆。這不,就在小暑的前一天早晨,城市上空便開始生長起可愛的雲朵了。剛開始是零零散散地分佈著,繼而便不斷地聚集成一大片一大片的,瞬間兒遮住太陽驕傲的光芒。

手機不停地傳來短信的鈴聲,我打開所看到的都是氣象台發來的橙色預警:由於受強對流天氣形成的熱渦現象的影響,我省自北向南大部分地區將迎來一次強降雨過程,其間伴有雷電冰雹,且有8—10級陣風影響,望有關部門和個人做好防風防城市內澇準備!

我不停翻轉著手機,眼望著面前快速奔跑著的雲朵,心底卻被一股複雜的情緒所籠罩。

墨水瓶終於被打翻, 天空被聚集著的黑雲遮蓋住了,風也一陣緊似一陣了,碩大的雨珠已經令地上的灰塵跳躍飛舞起來了。此時我整個腦海已經被「黑雲壓廬頂,烈風吹北屋。白日暗如夜,雨急落如珠」的場景所佔據。

被狂風裹挾著雨瀑布般地沖刷著灰色的樓房,敲打著我面前的玻璃窗。樹木在風雨中興奮地扭動搖曳著,麻雀兒擁擠在避雨亭裡歡叫著,乾裂的土地在雨中盡情地吞飲著,即將乾涸的小湖又敞開他寬闊的胸懷。街道兩邊的水流終於湍急起來,它們一會兒像淘氣的男孩子似的,你追我趕地奔跑著誰也不讓誰;一會兒又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女孩子,手牽著手跨過一道道路拱兒堤沿,溜進柔軟的草坪裡,奔湧進村旁的池塘裡。

我已完全沉浸在一片喜悅之中。透過這誘人的雨景,我仿佛看到老家大田裡的玉米苗又重新挺直了腰杆,那將乾枯的棉花苗又重新綠意濃烈起來,母親臉上的皺紋又重新舒展開來,這所有的一切,都因為一場喜雨的到來而變得欣喜豐潤起來。

作者:趙自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