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對華盛頓學生:惡作劇威脅不是一個笑話

(編譯Zita)在俄亥俄州,德克薩斯州和加利福尼亞州等發生的夏季校園暴力事件中,奪取了數十人的生命。充分證據表示,在發生大規模悲劇之後,針對學校等公共場所的模仿暴力威脅風險更高。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估計,每年全國都有成千上萬的「惡作劇威脅」,該機構希望警告學生這是有多危險。

「惡作劇威脅被認為是一種口頭或書面恐嚇,通常發佈在社交媒體上,攻擊學校、工作人員和學生,」西雅圖FBI辦公室的史蒂文伯恩德(Steven Bernd)說。

這些惡作劇不僅令人們感到恐懼,而且還會浪費大量的警力資源,以搜查高危人仕和掃蕩學校。伯恩德表示,根據威脅和偽裝的程度,在後續調查中使用大量人力資源以預防另一宗罪案發生。

雖然每個州都有自己的法規,但聯邦禁止「威脅州際通信」的設計很廣泛。 它幾乎可以是任何東西—社交媒體帖子、短信、電子郵件—它不一定是一個可信的威脅,惡作劇威脅亦可能是洗手間牆上亂寫的信息。

在2015-2016學年,斯諾霍米甚縣的冰川峰高中(Glacier Peak High School)因受威脅而被定期關閉。有些是在洗手間地板上留下的筆記。執法部門必須逐個清理學校,以確保學生沒有危險。政府最終限制了學生的行動,並讓工作人員巡邏洗手間,直到他們抓住了一名被認為與三宗威脅事件有關的學生。

FBI一般不討論個別案件或調查,但是伯恩德確實說過,進行惡作劇威脅的人可能面臨監禁長達五年,如果有人因調查而受傷,處罰則更加嚴厲。

2016年,南卡羅來納州的一名志願消防員在使用應用程序發送匿名威脅後被判入獄一年多,並必須償還用於調查虛報的錢。2015年,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一名青少年因一系列網上威脅事件被判處三年徒刑。

伯恩德說根據他的經驗,學生因為窘迫和恐懼,或者為了獲得惡名而製造惡作劇威脅。但這是惡作劇與真實威脅之間的界限,執法部門必須每次調查每一宗事件。伯恩德說公眾也應該報告威脅,無論他們看起來多麼無害。 只要報告不是虛報,公眾不會因報告細小的事情而被拘捕。

「你不想成為那種懷疑並且不報告的人,然後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 因為學校槍擊事件出現在全國新聞中。惡作劇威脅可能不會,」伯恩德說。

惡作劇威脅對學生、員工和家長來說都是可怕的,並且會破壞學習環境。 他們可以因為浪費納稅人的錢而被處置監獄。 惡作劇還會讓公眾脫敏,以至於很難發現迫在眉睫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