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cent”《有傷風化》:致所有有根可尋的人

By Zita Lam

The cast of Indecent at Seattle Rep. Photo by Bronwen Houck.

正在西雅圖話劇團(Seattle Repertory Theatre)上演的新劇目《有傷風化》(Indecent)是一齣關於猶太小劇場的故事。它以劇中劇的形式描繪了猶太人於歷史上遇到的壓迫和無奈,在討論語言和身份認同的精湛對白之中,字字珠機地說進我們這群都是有根可尋的人的心底內。

在台上頹垣敗瓦的劇院,上空灑下灰塵,在時間停止下的演員們逐一慢慢甦醒。名為Lemml的舞台經理把這個充滿痛楚苦恨的故事媚媚道來—著名作家蘇林亞施(Sholem Asch)的意第緒語劇目《復仇之神》(God of Vengeance)在1900年代因為取材於同性之愛而隨即受到關注。它的成功讓一眾演員巡迴世界各地,讓猶太的語言和文化得以發揚光大。

Cheyenne Casebier and Andi Alhadeff in Indecent at Seattle Rep. Photo by Bronwen Houck.

劇中夾雜意第緒語、音樂和舞蹈讓充滿猶太色彩的活力無遺地呈現在故事首半部,直至《復仇之神》開始進駐美國。為了成為百老匯劇目的一份子,演員們不但開始摒棄母語而學習英語,在審查之下這個關於同性戀的劇本也需要大量的改動。然而,當金錢駕馭在藝術之上,「愛」被抽出這故事之外,這個原本淒美詩意的劇目就失去了該有的靈魂。

Jamie Maschler, Kate Olson, Alexander Sovronsky in Indecent at Seattle Rep. Photo by Bronwen Houck.

隨著情節繼續發展,Lemml這角色尤如一面鏡子,反映出醜陋的事實。無論是人性的缺陷,還是種族的不公義,他一層一層地剝開這個錯綜複雜的故事,讓觀眾徹底地欣賞此融合歷史元素和無窮想像力的作品。無疑地,那個年代對猶太人來說是黑暗的。從亞施見證屠戮後的恐慌、演員們因「有傷風化」被拘捕、劇目受到禁演,到猶太演員被派往集中營…到底在美國,作為一個猶太人意味著什麼?

「為何待在一個會取笑我們英語的國家?」Lemml問。對於演員們來說,回到歐洲等於自尋死路,然而繼續留在美國又未見得可以安心生活。到最後,他們發現自己的根才是亂世中的指南針。一個人要清晰地遠望將來,就不能忘記自己的過去,因為它造就了今天的自己。

The cast of Indecent at Seattle Rep. Photo by Bronwen Houck.

寶拉·沃格(Paula Vogel) 的《有傷風化》利用一齣猶太劇目刻畫出美國猶太人一段不可或缺的歷史,也同時藉此提醒著各個有根可尋的人—別少看語言的威力,因為當你選擇摒棄自己的母語,隨之以來的將來,就少一個人承傳它的文化。

《有傷風化》現正在西雅圖話劇團(Seattle Repertory Theatre)上演至10月26日。更多資訊請到:https://www.seattlerep.org/plays/1920/ind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