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拉》血染西雅圖ACT劇場

文 | Zita Lam

Image/Chris Bennion

說到吸血鬼,無人不不寒而慄。手執銀器聖水,掛上串串大蒜,就是為了驅趕這個臭名遠播的嗜血怪物。自從布萊姆·斯托克(Bram Stoker)的哥德小說在1897年出版以後,德古拉伯爵這個形象便家傳戶曉。多年來《德古拉》被翻拍成電影電視,而近年非常火熱的卡通電影系列《鬼靈精怪大酒店》(Hotel Transylvania)都是取材於此。

1996年,劇作家史蒂文·迪茨(Steven Dietz)把這個吸血鬼的故事搬上舞台,不少劇場開始視此為慶祝萬聖節的傳統之一。今年,作為西雅圖ACT劇院本季最後一個劇目,迪茨嶄新的編輯令這個深入民心故事與時並進。在難辨仇與惡的此時此刻,重新演譯的《德古拉》(Dracula)能否讓觀眾產生共嗚?這部正邪對立的經典作品能否給我們一些新的啟示?

緊隨小說的情節,《德古拉》故事發生的1890年代的倫敦。正當露西·韋斯滕拉(Lucy Westenra)還在惆悵是否接受心理學家約翰·蘇厄德(John Seward)追求的時候,米娜·默里(Mina Murray)在默默等待未婚夫喬納森·哈克(Jonathan Harker)的回歸。她們各自沉醉在愛情的幻想之中,殊不知危險已經慢慢接近。在特蘭西瓦尼亞出差的喬納森突然失去匿跡、露西開始夢遊並無故病入膏肓、精神病人倫菲爾德(Renfield)的胡言亂語…一切都好像在暗示邪惡的降臨。

隨著故事漸進神秘,台上現場大提琴奏樂把不安的氛圍帶出。在劇中,關於科學和迷信的討論不時出現在角色的對白之中。當喬納森精神恍惚地重現倫敦時,米娜找到未婚夫的日記—它記載了喬納森相遇德古拉的經歷,並揭示了這個吸血鬼其實已經近在咫尺。作為科學的代表,約翰最初並不相信吸血鬼這種天方夜譚。為了趕快治療垂死的露西,他和米娜必須「去相信那些不可思議的,去幻想那些難以想像的。」

女性不再局限在受害者的角色

對於是次的重新編排,迪茨在《德古拉》的場刊中註述:「我再一次重拾這個故事。但這次我把焦點放在米娜這個年輕女人的身上,她拒絕單單成為德古拉無辜的維多利亞新娘。這次,米娜將會成為發現真相、洞悉動機、策劃行動和征服惡勢力的主角。她既是故事中的受害者,也是德古拉的主要對手。在2019年,米娜將親自改變自己的命運。」

在新版劇本中,迪茨抽起範·赫爾辛(Van Helsing)博士這角色,而將米娜變成對抗邪惡力量的英雄。在2019年的《德古拉》裡,女性的權力得以彰顯,女性的人生由自己掌握,最重要的是,女性不再只是故事中的「受害者」。

《德古拉》說的正與邪

在過去的百年來,德古拉伯爵的形象從醜陋和讓人望而生畏,變成現今的神秘和性感。在ACT舞台上,德古拉伯爵以一身披風出現,顯出健碩的胸脯,並與米娜上演艷麗的一幕。儘管劇作家想借這典型正義對抗邪惡的故事帶出「存在於每個人心中的醜陋」,惟故事鋪排張力不夠,無法突顯德古拉潛在的威脅與世人應該恐懼的特質。除了對抗吸血鬼,還有什麼值得觀眾思考?

舞台編排魔力十足

《德古拉》仍然成為劇場極具受歡迎的原因其中包括它賦予了一個無盡的空間,讓創意的舞台設計盡情發揮。ACT劇院為了讓觀眾感受驚心動魄的時刻,無論在特技、道具、燈光、煙霧音樂台上都有精心的安排。這個劇目出現很多意想不到的驚喜,讓人尤如置身在故事內—不安、忐忑、驚悚和感性—這些誠意,就足夠每一個熱愛舞台劇的觀眾入場支持。

《德古拉》Dracula 現時在ACT劇院上映直至11月17日。詳情請到:https://acttheat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