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歲月纏綿的冬季

輕輕的,走進你蹉跎的歲月,四季輪回,候風起舞,變幻的舞過,江南的秀山聖水,隨風悄然飄至,秋風瑟,北風吹,那野菊花豐鬱,從陌上延伸至鄉野,一江的秋水往冬流,那個曾經綠墨盈染的田野,已經是凝霜一片,一陣寒風掀起,枯枝殘葉在風中漫舞,凍冷農舍鄉村耕田,冷寂了江南的小城,一陣冷雨撲面,打濕了街邊的梧桐樹,那枯葉、殘枝在冷風中旋起,整座城池在風裡、在霧裡、在雨裡,悄然走進了冬季,輕輕的我來了。

走進了歲月纏綿的深處,大約在冬季,遠山呼喚,寒風四起,吹冷了街巷,吹冷池塘裡的水,那落葉漂流隨風而去,落在屋簷上的黃葉被雨水浸濕,一片一片的散落在庭院,落在青石板的小徑上,冬風呼嘯,冷樹搖曳,環繞在江南的冬季,就在不遠處冷風冷雨在雲間、在山裡纏綿,樹梢上的一群麻雀躲進了樹窩過冬了,遠方的大雁成群結隊,舞在雲空山巒,往那江南的深處飛去,飛進南國纏綿的冬季。

被冷韻風乾的殘荷孤獨在湖面,往那九曲小橋而去,那冷風兒陣陣,吹散了往日喧鬧的湖韻,湖邊的柳樹低垂,沒有了春季柳葉搖曳的風韻了,昨日的春眠不在,昨日的夏翠不在,昨日的秋風也慢慢的捲進了寒冷的冬季,就這個冬天裡,塵埃落定,江水冷冷孤帆影,寒風凜冽野風舞,山道彎彎樹木香,山野寂寞炊煙嫋,那山裡寺廟禪鐘響,那一弧冷雨撲面,下山的的樵夫趕往回家的路,牽一縷冷韻纏綿,我的江南步入了寒冷的冬季。

歲月的殘枝搖曳在老去的光陰裡,寒風彈唱,枯枝搖舞,一片片黃葉飛絮,在空中舞起,輕輕的灑在江南的深處,那一塘冬水被落黃浸滿,幽幽深院纏香縈繞,凝霜掛屋簷,那一排排紅燈籠搖曳在風中,冬的小城古香古色,青牆黑瓦,殘垣的柵欄,門前古獅威嚴,把守著深宅庭院,院內那兩棵古老桂花樹,枝上全是那白白的霜凝,西屋下那口古井還在,堂屋的案台上擺放著祖宗的牌位,過往的遊人跪膝磕拜,嘴裡還哼吟著,祈禱來年的風調雨順,祈禱歲月靜好,五穀豐登,撚一縷禪香的微笑,好事連連,古韻古風,古巷幽夢,上蒼保佑溫潤流年,感恩自然,感恩天地,感恩父母,保佑這寒冬裡溫暖的物語,保佑好人一生平安。

倚著江南的煙雨,在這個纏綿的冬夜裡,溫潤一盞茶香,讓江南的茶香漫過心房,夜色闌珊冷韻舞,流水緩緩映燈閃,一塘的黃葉順水飄,那茶色飛舞撩亮了天穹,一杯清茶的記憶,一盞茶香的故事,流燈閃閃,一葉小舟蕩漾在夜色的河面,輕輕的滑過炫彩的河水,冷風、煙雨、霓燈、凝霜、搖曳的枯枝,流淌的黃葉、樓閣裡的琴音,岸上的紅燈籠交織,猶如一幅彩墨渲染畫絹,在這個冬夜裡,我盡情地用筆尖流瑩著冬意的纏綿,窗外寒風凜冽,屋內暖意情濃,香盞了冬夜的茶香。

任冬風物語,寒風渲染,在寒冬裡煮一壺江南的茶韻,聽風觀雪賞冬韻,聆聽歲月的滄桑,回眸過往蹉跎的流年,三五摯友圍坐,噓寒問暖,潑墨揮毫,談天說地,吟詩書文,一壺清茶訴衷腸,老友敘舊茶香盞盞,潤口暖心,溫一壺歲月纏綿,徜徉在寒冬深處尋覓,溫一壺流年的詩意,走進冬季的江南,走進歲月纏綿的冬季,深情的走進飄雪的詩韻。

作者:張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