殤雪

雪花漫天飛舞,掩埋了灰色的原野,大地一派肅穆莊嚴。

飛雪鋪天蓋地,萬物銀裝素裹,眼前的世界仿佛是一場聲勢浩大的葬禮。

春夏秋三季被斂入雪中,隨同殯去的還有那些帶著故事的日子,也就是時光和往事。但記憶還那麼的清晰難忘,刻骨銘心地烙在胸中,仿佛就在昨天。

雪,映白了我的臉,我猶如一個送葬者,孤獨而惘然地望著雪景,為失去的光陰故事而暗自神傷。

你、你、你,相繼闖進了我的情感世界,扮靚了那些原本屬於我的蒼白的日子。我不打折扣地傾情於你,共同分享美好的心跡。日子像油彩一般絢爛,心情開出花的姿態,空氣中彌漫著梔子花的鬱香,血液裡流淌著愛的鳩液。

上蒼總是很會安排,往往在我入戲最深的時刻,都會出現戲劇性的轉折。你的一句挑剔的話語,綿裡藏針,非常紮心。我很明智,為你了以後不有遺憾,一次次地選擇了放手,默然地讓感覺送你遠去。

閉上眼睛,笑靨還在眼前,香吻還掛在腮邊;體溫還留在指尖;還有我們微過的語言,沒齒難忘,尤其是跨越時空的掛念與相思,讓千里之外近在咫尺……

夜班回家的路上,星月相伴下,聽著那些曾經一同聽過的浪漫歌曲,回憶著曾經的往事曾經的你。或者聽著那些傷感的情歌,詮釋著內心的抑痛和酸楚。情不自禁的喟歎著,把潛伏在胸中的負壓釋放和渲泄。

我的感情並不廉價,卻便宜饋贈了,我委屈。我的內心很強大,卻也傷不起,我失落。我從來都很堅強,不曾有過淚,但真正的樂觀的確需要時間。

我不會借酒澆愁,只會保持沉默和心虐,常聽著那些走心的悲歌代替訴說。倪爾萍借酒澆愁:「酒杯裡都是那心碎/散發著淡淡苦澀味/陰霾的愛情已難找回/就讓酒把我灌醉……」蔣鈺華傷心欲絕:「一個人關在門裡/想著曾經的點點滴滴/我用上了全部的力氣/愛到最後我輸的離奇……」紅薔薇自憐自憫:「誰來疼我誰來送溫馨/窗外又開始下起了秋雨/一滴一滴訴說著別離……」我自嘲地想:這麼久,經歷這麼多,最大的收穫就是聽了海量的傷感歌曲,記住了許多歌手。

雪依然很大,一直下到黃昏,直指夜間。我想明天一定是一幕玉樹瓊花、飛雪流瀑的壯觀景像。

拉上窗簾,孤燈清影裡,我感覺自己失去了許多年華,荒廢了無數情感,霎時間才恍然徹悟,自己和時光往事一樣,都是陪葬品。

付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還要學會用徹徹底底的忘記苦苦折磨自己!

在雪中的看台上,我對愛情依然虔誠至止,相信真愛一定存在,禮贊雪花對季節的博愛,即使有一天她不再生存。

作者:紫雪藍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