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居民過境被無理拒留 海關被質疑專針對中東裔

(編譯Zita)在週一由美國眾議員普拉米拉·賈亞帕爾(Pramila Jayapal)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一名伊朗裔婦女說,她和丈夫,以及他們的兩個小孩(都是美國公民)周末在加拿大邊境被扣押了五個小時,並受到訊問才能獲准重新進入美國。

住在Kirkland的室內設計師內加‧赫克馬蒂(Negah Hekmati)表示,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官員在午夜至凌晨5點持有該家庭的護照和汽車鑰匙。她的丈夫是微軟的軟件工程師。赫克馬蒂談到她8歲的兒子和5歲的女兒時說:「我的孩子非常著急。他們不想睡覺,因為他們擔心自己的父母可能會被判入獄。」

近日《西雅圖時報》採訪了同樣在邊境被拘留的五人,其中三名是伊朗人,一名巴勒斯坦人和黎巴嫩人,他們都是美國公民或合法永久居民。

亞當·鮑洛特(Adam Ballout)的家人在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從黎巴嫩移民到美國。在一次過境中,他和他的同事被軍官截下並逐一質疑其中東裔。

CBP週日否認在邊境拘留中東裔居民,或事件聯繫到美國在殺害將軍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後有可能與伊朗開戰的傳言。賈亞帕爾週一和社區領袖一起出庭,並對CBP的做法表示質疑。

CBP發言人傑森·吉文斯(Jason Givens)表示,該機構堅持週日的聲明指:「CBP不會基於宗教、種族或性取向進行歧視。」  

然而,並CBP專員和西雅圖警察局長吉爾·基里科夫斯基(Gil Kerlikowske)指出,國籍是邊境警察可以考慮審查的一個因素。

他們可能沒有被關在一個房間裡,但是「這些家庭沒有自由離開的機會,」西北移民權利項目執行主任豪爾赫·巴隆(Jorge Barón)說。他稱這稱待遇是非法的,他說國籍可能是一個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

巴隆週日下午前往布萊恩(Blaine)CBP站,他說在那裡他在過境守候室看到40至50人,並遇到了三個受到拘留的家庭。他與一名來自貝爾維尤的婦女交談,她說她被關押了大約11個小時。巴倫說,他要求在CBP官員對人們進行訊問時到場,但遭到拒絕。

賈亞帕爾的辦公室估計,多達200人在布萊恩過境站受到長時間的訊問,她說在聽到事件發生後,決定迅速舉行新聞發布會。她指:「你必須從一開始就明確表示這是不可接受的。」她正在重新提出一項法案,該法案將允許人們在邊境官員進行訊問時讓律師在場。

她還說,她正在與其他國會議員緊急合作,試圖通過法案,以防止特朗普總統未經國會授權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據新聞發布會上的報導,邊境處理時間似乎已經恢復正常,儘管美伊關係理事會華盛頓分會執行主任馬西·富拉迪(Masih Fouladi,)表示,「正常」也包括對伊朗出生的人作出額外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