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黑瞎子島邊境派出所的民警在查看黑龍江江面封凍情況。(謝劍飛 攝)

凌晨,朔風刺面,冰封寒江。接近零下30攝氏度的極寒中,中俄界江黑龍江和烏蘇里江彷彿銀龍延伸。

在「中國東極」撫遠,黑瞎子島附近江面上覆蓋了厚厚的一層積雪,積雪之下仍有清溝暗流湧動。

「一會兒要是遇到清溝冰面碎裂,千萬不要收油,直接沖過去。」黑瞎子島邊境管理大隊黑瞎子島邊境派出所教導員徐旭走下車,向前查看了一下,走到後車司機車窗旁低聲叮囑。

徐旭和同事們今天的主要任務,是巡查冰封的黑龍江江面,清理非法捕撈者布下的漁網等。

皮卡車緩慢前行,突然「哢嚓」一聲,冰面碎裂,車後輪在清溝邊緣卡住轉了幾秒,才沖了上來,留下碎裂的冰塊在水面上飄蕩。

車再次停穩,徐旭站在清溝邊看了幾秒,隨即向後車招手說:「你們的車過不來了,下來走吧。」

踏雪巡江,腳下的冰層在吱吱作響。「你們不要走在一起,要分散開走。」徐旭趕緊提醒。

清溝是冬季巡邏時最大的「敵人」。徐旭說,每年11月,江面剛封凍時更危險,江上清溝遍佈,他們腰系安全繩,每隔五米一個首尾相連,才敢步行巡邏。

遠處,太陽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這是照進「東極」的第一縷陽光,漫灑在江面上,將冰雪映襯成波光粼粼的金黃色,分外迷人。

來不及欣賞美景,隊員們重新登上等在前面的皮卡車,開始在江面上「畫龍」。「不能走直線,得沿著車轍走,」徐旭指著江面上的車轍說,「有的是非法捕撈者開過的路線,說明冰面沒安全問題。」

記者準備繫上安全帶,一旁的民警劉志鵬卻趕緊攔住。「聽我的,江面上儘量不系。」他說,一旦車輛落水,解安全帶時將延誤逃生「黃金期」。

黑瞎子島邊境派出所的民警們在封凍的黑龍江上使用冰鑹破冰,準備起獲非法捕撈網具。(謝劍飛 攝)

「停車!下車搜查!」開著開著,徐旭突然指著江心一處小島下達指令,他說,「江面上有腳印,一般都是非法捕撈者留下的,他們會將一些非法捕撈工具放在小島上,方便偷捕時使用。」

民警登上小島,發現了幾個編織袋,裡面裝有繩子、網具等捕撈用具。大家判斷,附近江面上很可能有下好的漁網。果然,不遠處幾個冰窟窿被碎冰圍成一圈,部分漁網露在冰面上。

這些漁網在冰面下垂直分佈,有魚經過時便會被網住,過段時間,非法捕撈者會過來收網。

黑瞎子島邊境派出所的民警們在封凍的黑龍江上起獲非法捕撈網具。(謝劍飛 攝)

民警們取出冰鎬、鐵鏟等工具,合力將四個冰窟窿重新鑿開。大夥將漁網露出冰面的部分暫時固定在一旁的木樁上,緊接著取來一根長約六米、帶掛鉤的木杆,用木杆幾次試探終於勾住了漁網,他們合力將漁網拉出一段並用鐮刀割斷,為魚兒開闢「逃生通道」。「這等於在冰下的網上開了一個口,魚就可以安全通過了。」徐旭說。

許多民警的褲子已被江水打濕、凍得結冰,帽子上、睫毛上掛了一層霜花,但他們來不及休息,又趕往下一處巡查點。

每天,徐旭與同事們要這樣巡查8個小時左右,步行里程超過10公里。「全程我們不敢停,一旦休息停留身上就會結冰。」徐旭說,「每次巡邏結束就像從桑拿房出來一樣,頭上的棉帽、棉大衣的後背都被汗水浸透,直冒熱氣。」

冬天爬冰臥雪,夏季忍受蚊蟲叮咬,徐旭每年有超過8個月的時間吃住在江邊的灘地帳篷中,守護著一方生態和邊境安全。

2019年明水期,徐旭和同事們共抓獲非法作業「飛龍艇」兩艘,查出違法犯罪嫌疑人4人,起獲銷毀非法作業「流刺網」10000餘延長米,「方框子」「網帳子」一百七十餘具,查處違法人員26人。 「保護生態是我們的光榮使命。」太陽升得更高,開闊的江面上,晨光暖暖地打在身上,徐旭說,「繼續用汗水澆灌收穫,只爭朝夕,不負韶華……這些溫暖樸實的話語,也是大家守好祖國邊疆的不竭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