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老鄉

在小鎮收廢舊已經十多年的寶東是個大家公認的小老闆。三天前,他收走了明鏡的廢紙,卻留下了一段耐人尋味的故事。

寶東是一個外地人,做生意還算靈活,大家都願意把廢舊賣給他。口碑好,生意越做越紅火,娶了一個比較標緻的本地姑娘,按照小鎮的說法,寶東算是明鏡的半個老鄉。

那天,明鏡打電話叫寶東來收廢紙,寶東卻說忙不開。這可氣壞了明鏡,因為他是專門為他護著的,有好幾個收廢舊的來,他都沒賣給他們。到了星期三還不見蹤影,明鏡只好打電話給他的媳婦。聽了明鏡說的情況,媳婦說:「好!我叫寶東星期五中午12點半來。」總算搞定了,明鏡仿佛卸下了一副重擔。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因為上面來人檢查工作,到辦公室一轉,什麼都好,就是一堆廢紙礙眼,提出迅速處理,說下週一還要來更上面的人。

處理廢紙成了當務之急。倒掉,浪費資源;燒掉,污染壞境。於是,明鏡和幾個同事商量賣給寶東。大家贊成,並把這事兒交由他來處理。

大家如此的信任,明鏡感到無上榮光。但是看似簡單的事情,卻需要時間來陪伴。他騎車去找寶東,結果寶東不在家。轉了一大圈,終於發現在收廢舊的場壩外豎著一個招牌,寫有兩個電話號碼:一個是寶東的,移動號碼;一個是寶東媳婦的,電信號碼。總算沒有白跑,長舒了一口氣。

有了電話號碼就省事多了,可寶東一而再再而三地說自己忙得不可開交。明鏡是個倔強而又不肯變通的人。他想:寶東只是半個老鄉,很少照面,沒有什麼交情。通過老鄉——他的媳婦,看你來不來。

他想對了。果然,寶東那天中午準時來了。

明鏡本想把寶東奚落一番,可是看到寶東時卻把一些怨氣忍住了,畢竟自己是吃財政飯的嗎,怎能跟半個老鄉計較呢?寶東裝了5口袋後過秤,每稱一秤,報個數,明鏡就記下來。

寶東的秤是杆子公斤秤,有名堂,他右手一提左手一移砣線,明鏡就知道一秤要少2斤。既然知道,為什麼不揭穿?對於缺斤少兩,價格不高時,人們往往都不在意。作為明鏡這樣的人,更不會在意幾毛錢的事情。

最後把五秤加起來共有201斤,四毛錢一斤。明鏡說:「就算200斤。」寶東沒有零錢,遞給明鏡100元鈔票。明鏡從錢包裡拿出十元的鈔票找給寶東時,將三張重疊在一起,就像只有一張票子,若無其事地遞給寶東。寶東瞟見了這一切,故意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接過來捅進「褲子荷包」裡。

明鏡似乎是天生的魔術師,寶東仿佛是天生的演員。在這一系列的動作中,他們顯得那樣自然,那樣順暢,那樣天衣無縫。

寶東把一袋袋廢紙扛到停在路邊的車上,到最後一袋的時候,明鏡趕忙拿起秤送到寶東的小貨車旁。使寶東少跑一趟,不是他真正的想法。他想用這一小小的舉動打動寶東,使他自覺退了那十元鈔票。可是風平浪靜,明鏡再次提醒:「寶東,慢——走。」寶東顯出疲憊的神情,回道:「謝謝!」

兩人揮手道別。

明鏡回辦公室,認為寶東不是那樣的人,仍舊寄予厚望。

第二天,他騎車特意從廢舊場外經過,正在收拾廢舊的寶東與他招手示意,說:「下回有了,頭一天打電話,第二天一定準時來!」

明鏡長按了一聲喇叭,揮手,搖頭,微笑,說:「好的,再見!」

明鏡雖然徹底失望了,但是滿面春風。他帶著一車的收穫,穩穩地騎行在旅遊專線上……

作者:忠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