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者」和「被入侵者」

叔本華《作為意志和表像的世界》中,「侵入他人的意志或者毀滅他人的肉體上或者強制其為自己服務等行為都是通過否定他人的意志來肯定自己的意志。這種侵入就是所謂的「不義」。當這種「不義」入侵的時候,立即能夠感覺到的就是在感情上,以致使被侵入者有直接的精神痛苦」。

確實如此,生活中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只不過我們沒有那麼睿智也無法透過各種細微的現象看到事物的本質。這種感覺就比如 你應該有更好的地位 身份 職業 這是我對你的期望 我強加在你身上的 你本應如此。然後你卻按著自己的本性來做。我強加在你身上的 這種,就可以直接導致被侵入者有直接的精神痛苦。又如,走仕途,你認為我應該是大領導或者更高的位置;又如你假想我能做大生意,就不應該是個小攤販。就這樣,有他人對我的期許等「不義」侵入,也有我對他人的「不義」侵入。我、他人都成為了被侵入者, 都會有這種精神痛苦。一方面,我是入侵者,另一方面我也是被入侵者。不論成為哪種,都會對兩人之間的關係造成一定的影響。因此生活中家人中會出現很多的吵架等不和諧現象,朋友間會出現表面恭維或者你這樣挺好的,實際上心裡是看不起你的,覺得你不應該如此一生。不管對家人、朋友或者陌生的認識的人,我想與之相處,內心或多或少會出現一點點奇怪的東西吧。

於是 《作為意志和表像的世界》中又說到「我們的生活也像是一件低檔的商品,外表都敷上一層虛假的光彩,所有的痛苦都會被掩飾,而那些冠冕堂皇,多姿多彩的東西總是被拿出來炫耀。內心越是欠缺,就越希望在別人眼中看做是幸運兒,人們的愚蠢可以達到這種地步,以至將別人的意見當做自己奮發努力的主要目標」

不論成為哪種 ,都會受到來自精神上的痛苦。沒有多少人會像小孩那樣純真,直接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經常會隱藏或者掩飾自己的那些不好情緒。索性大多數時候大多數人都能自我消化,心裡的怒火與痛苦等不良情緒猶如水流大海般一去不復了。這些也不過是暫時的情緒, 不可能每一天都是被這些不良情緒所困擾。

為什麼會成為入侵者或者被入侵者?就我的理解,書裡也給我們一定的答案。《世界》「人最急切的任務是找到欲求的物件,其次便是滿足自己的欲求」。欲求不滿,便會滋生出很多的痛苦,也會使眾人淪為入侵者或成為被入侵者。

痛苦不是外面進來的,而是我們內心裡面隱藏著痛苦的源泉。大多數出現不良情緒時候都是與之鬥爭,與其說與外在帶來的痛苦鬥爭,不如說與自己鬥爭,戰勝了,痛苦遠離,此時會感到滿足與幸福。戰勝不了,便會意志消沉很長一段時間,直至得到滿足與幸福。

《世界》中「很多人的生活不僅在外表上看是毫無意義的,在實質上也是空洞的,沒有任何意義。這些人好像鐘錶,上好發條就開始運動,但並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運動。一個人的誕生或離世,也就並不離奇。每個人就是一個人生的鐘,上好了發條持續不斷但毫無意義,純粹而單調地重複著走完一生」。然後又每個個體都能從個體內部找到真正的實在也就是個體自己。願我們自己能在其單調重複的生活中找尋自己,找到那個真正實在的自己,清楚自己能做的是什麼,在現實生活中,在錯綜複雜的情緒中真實的顯示出自己的性格,做到外在與內在一致,儘量不要淪為入侵者或成為被入侵者。 我們沒有那麼睿智也無法從各種現象中透過這個現象看到其真實本質。然而我們也須的弄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把對外的各種期許放在自身身上,從內開發,然後為之付諸實踐。或許這樣,痛苦就會隨之少很多,達到心神統一,以致不會自我分裂,自我偽裝。

人本身對自己的欲望達到了就快樂,達不到就痛苦,但很快就會找到安慰自己 解脫自己的方法 走向下一輪欲望。但是對他人的欲望,達不到的話,就會產生很多不良情緒,人也不輕易對他人諒解,所以怨恨誤解會越來越深。在對他人欲望 達不到時,自己能像諒解自己或為自己找方法解脫時,也能輕而易舉從對他人身上的欲望達不到的失落怨恨中解脫出來,那就不會出現那麼多誤解怨恨。也許也就不會出現那麼多的入侵者或者被入侵者了。日

再者就是,人須的管住自己,學會調節和控制自己的欲望。學會在自己真實存在的時候,回歸到嬰幼兒狀態,任何大小事猶如雲煙,煙消雲散不留任何的痕跡。

作者:星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