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紉生產線的工人穿著防護服加緊生產隔離衣。孫女士(右前),老家在河北,已經在生產線上工作了一個多星期,每天能生產40件左右隔離衣。「防護服密不透氣,不一會兒就會一身是汗。」孫女士說。

2019年底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席捲了中國,也牽動了所有中國人的神經。為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不僅醫療物資生產商在增產擴能,很多相關領域的民企也加入其中,依文集團就是其中之一。依文積極回應北京市政府關於服裝企業擴能轉產的號召,完成了一次快速的「轉型」。

從2月2日至2月19日,他們用了18天的時間,在中關村豐台園九州通產業園租用了廠房,開闢出隔離衣與防護服的生產線,並改造了10萬級無菌淨化車間,同時還進行了測試生產。2月20日,依文集團開始了正式生產,預計實現日產日常防護服5千至1萬件、隔離衣1萬件以上。回想起18個晝夜的廢寢忘食,依文集團董事長夏華說:「作為一家成長了26年的企業,在國家和社會需要的時候,我希望跟我們的團隊去承擔這一份責任。」

「我行其難」的擔當與付出

時間回溯到1月27日,農曆大年初三,也是疫情重災區武漢「封城」的第五天,無論是身處疫情中心的湖北武漢,還是在疫區之外的人們,都在為醫療物資的緊缺發愁。這一天,依文開始去物資工廠大批量採買醫療物品,計畫以此來支援武漢的戰疫。然而,這次採買,讓夏華意識到了疫情的嚴重。「即使有錢,也很難買到醫用物資。」

夏華說:「錢,大家有就可以捐出來;但是物資,有時候就算捐了錢也買不到。」那時,北京市政府傳達了關於鼓勵企業轉產支援戰疫的檔,想到依文所在的服裝行業應該是最可行的、最快速的轉產行業時,一個想法在她的腦海中逐漸成型並最終落實:響應號召,轉產擴能。

決定的背後,是接踵而至的考驗。因為這是一次快速轉產,所以工序的調整是頭一個大麻煩。「我們原本從事服裝的製作,所用的是一個大產線的工序。一批面料裁剪完成,所有的工人就能夠馬上開始車縫。但是防護服與隔離衣所用的是小產線工序,而且在試生產階段,每一道工序都可能隨時停止,再加上原料短缺,更是雪上加霜。」所以,自從決定轉產的那天起,夏華事必躬親,每天的休息時間一再壓縮。

轉產擴能,是夏華在充分考慮了集團能力的基礎上做出的決定。生產一套隔離衣,需要經過車縫與包邊工序;生產一套防護服,除了車縫、包邊外,還需要經過壓條與消殺工序。而這些工序,依文的工人們都是熟悉的。

在縫紉生產線的工人每兩小時要進行一次手消毒作業。

在產業園二層的10萬級無菌淨化車間,工人們緊張忙碌地進行著防護服的壓條工序。夏華介紹說:「最麻煩的一道工序,應該就是這道壓條工序。這道工序要求工人熟練操作壓膠機,迅速地將防護服的針孔和線腳壓膠密封,以確保防護服的隔離性,而且要求平整。」為了完成快速轉產,她將原來製作衝鋒衣、外衣、夾克等生產線上從事壓條工序的熟練工人調配到這裡。「防護服的生產是十分嚴謹的工作,需要做到完美的程度,所以我們過去10天左右一直在進行測試生產,每一道工序我們都要不斷地驗證。」

「返京員工要經過隔離期才能複產。現在我們在這裡有近300名工人,90%都是從原來的生產線上調配來的,只有10%左右的人是新招聘來的。同時,因為疫情防控需要,招聘工作不好進行。但是生產醫療物資又是當務之急,所以每天都有兩批工人輪流工作。」

夏華坦言,過去的十多天裡,她一直在緊張和壓力中度過,但集團的員工都以飽滿的工作熱情積極支持著她。「這段時間,我們雖然不在戰疫的一線,但是也在努力為戰疫做出自己的貢獻。我很自豪,在這件事情上,我們集團上下都體現出了自己應有的擔當。」

眾志成城的收穫與驚喜

要打贏一場攻堅戰,需要眾志成城的團結。而依文集團的此次轉產擴能,也得到了各界的襄助。每一天,夏華都會收穫驚喜和感動。「我真切地感受到,在這次戰疫事業中,我們全國上下都參與進來,齊心協力,共克時艱。」

縫紉生產線的工人雖然戴著橡膠手套略有不便,但還是認真細緻處理每一個細節。

18天心無旁騖的轉產擴能,其背後是來自政府的大力支持。夏華說:「原材料緊缺的時候,工信部專門派人幫我們協調進貨管道,北京市政府有專門機構跟我們對接;廠房的協調,豐台區政府出了很多力;為了保證產品品質,藥監系統還上門指導我們的生產標準……這次轉產過程,是大家齊心協力完成的一次高效的工作。」

此外,金融機構也積極地介入其中。在轉產的過程中,依文要改造10萬級淨化車間、添置專業的設備、採買原材料,而每一個項目,都離不開資金支援。當得知依文為了戰疫啟動轉產時,中國工商銀行北京方莊支行第一時間與夏華取得了聯繫,並開闢綠色通道、現場辦公、週末線上審議審批,最終於2月11日為依文投放了500萬元的低息貸款。「除了我們固有的資金外,金融機構的支持也讓我們能夠很好應對資金的流動。」夏華說。更令她驚喜的是,這段時間,還有許多金融機構主動跟她聯繫,表示提供貸款的意向。「相信將來,我們還能申請到其他的低息貸款,為擴大產能做好資金準備。」

為了在2月20日前實現正式生產,依文走的是一條高成本的轉產道路,用夏華的話說就是「不計代價」。但這種「不計代價」的付出,卻意外地收穫了許多「不計代價」的回報。

在10萬級無菌淨化車間外,夏華指著生產線上的隔離服說:「為了採買原料,我們花了很大心血。而那個防護服上壓條工藝原料的採買,是最麻煩的,但也是很令我感動的。」

這種原材的供貨大頭在廣東,物流是難題。有時候,即使依文派去採購的員工第一時間拿到了出廠貨物,但怎樣運回北京卻頗費腦筋。每次遇到這種情況,夏華便向身在廣東的老朋友們求助。「這種時候,只要人在廣東,不管是朋友、原來的學生,還是結識的企業家,我都一一去『打擾』。」

這些天,夏華打了幾十通電話,但不管是誰接到她的請求,都是一樣的口徑:「你等著我」「我馬上來」。「真的,他們毫不猶豫。等到了機場後,他們就用行李箱裝好我要的原材料,親自坐飛機送來。等到了北京,把貨交給我們後,又直接再買張機票飛回去。」想起這些朋友,夏華難掩感激之情。

2月20日,依文如期完成了轉產,正式開始生產隔離衣與防護服。這些物資,都將會由國家收儲,用以支援全國各地的戰疫事業。談到疫情結束後的生產規劃,夏華說:「讓一部分員工回到原來的崗位,而一部分相對專業的員工,我們希望還是根據國家的需求,把這個工作繼續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