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譯)美聯社發現,美國醫療用品嚴重短缺,包括測試拭子、防護口罩、手術袍和洗手液等,可能主要是從中國進口量突然下降有關。貿易數據顯示,由於新冠狀病毒在中國一月分已開始暴發,導致該國關閉工廠併中斷了港口,因此從2月中旬開始出貨量下降。美國的一些急診室,醫院和診所現在已經用盡了關鍵的醫療用品,而民眾則在為個人準備防護設備,例如手套和口罩。

美國指望從中國獲得絕大部分的醫療用品,但在中國,新冠狀病毒確診病例已破8萬人,死亡人數超過3千人。當中國的醫療用品工廠上個月開始恢復生產時,他們的首要任務是為當地的醫院補缺。中國政府要求N95口罩的製造商在內部出售其全部或部分產品,而不是將口罩運到美國。大約一個月前,即2月19日,從中國進口了最新一批醫用級別N95口罩。另有13批非醫用N95口罩運抵,是去年同月的一半進口量。N95口罩用於工業環境以及醫院,可過濾掉95%的空氣傳播顆粒,包括太小而無法被常規口罩阻擋的顆粒。 

隨著各州快將用盡醫療物資,全國各地的州長都感到恐慌。總統特朗普敦促他們在公開市場上購買口罩,但幾乎沒有找到。美國醫院協會(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s )質量和患者安全政策副主席南希·福斯特(Nancy Foster)說:「如果沒有足夠的保護,我們更多的醫護人員可能受感染,這意味著將沒有足夠人手照顧病人。」她說,一些醫院的個人防護設備不足數天。

美聯社發現,在過去的一個月中,洗手液和拭子的進口量均下降了40%,N95口罩的進口量則下降了55%。而通常從中國採購的手術袍的價格接近正常水平,因為採購轉移到了洪都拉斯。,     

通常,醫療用品是沿著兩個海岸運送的。但是,在過去一個月中,幾乎所有的物資都進入美國新澤西州的紐瓦克( Newark),是美國其中一個比較早爆發疫情且比較嚴重的地方之一。美聯社通過查看ImportGenius和Panjiva Inc.提供的貨運數據來確定進口量下降,這兩家公司是獨立跟踪全球貿易。

2月中旬,世界衛生組織警告說,全球醫療人員對防護裝備的需求比正常情況高100倍。當時物資價格上漲了20倍,很多地方已把庫存積壓了4至6個月的物資耗盡。儘管如此,聯邦合同數據顯示當時還沒有做出很大的功夫來提交訂單。貿易政策沒有幫助。 醫療用品的關稅使它們更加昂貴,並且直到3月5日才取消,儘管醫療保健協會去年已要求政府免除口罩、手套和手術袍等物品的關稅。

現在,包括韓國、印度和台灣在內的國家正在阻止出口醫療用品,以將其留給他們自己的公民,從而使美國的選擇較少不少。「滯後時間可能是幾週,也可能需要幾個月。」醫療保健供應鏈協會( Healthcare Supply Chain Association)首席執行官卡拉耶(Khatereh Calleja)說。

根據美國急診醫師協會(American College of Emergency Physicians)的說法,美國的一些醫生、護士和急救人員,在每天下班後都用漂白劑噴灑口罩,然後將其掛在家裡晾乾第二天再使用。「你可以想像,上班而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設備,會有一點焦慮。」全國EMS醫師協會主席大衛·譚(David Tan)博士說。

拭子的減少包括多種類型,而不僅僅是測試COVID-19所需的型號。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已在數週前開始警告各州和地方衛生部門有關拭子短缺的問題,這對於遏制這種流行病的檢測至關重要。

甚至非處方藥的出貨量也在下降。去年的3月,有十個裝滿醫用溫度計的船運集裝箱抵達美國港口。但是在過去的30天中,只有五個。同樣來自中國的洗手液已經從美國商店中消失了,並且可能仍然很稀缺。去年這個時候,有223批貨物到達。今年自1月以來,僅157批到達。

短缺會影響患者,因為他們無法接受測試,在未得到結果前,他們不會被隔離,因此而且可能會將病毒傳染到他人。但是,更大的風險是醫務人員:已經有數十名醫生,護士和醫務人員感染了該病毒。

據全美最大的註冊護士工會National Nurses United指,收到全國各地的護士稱,他們沒有得到適當的個人防護設備,更有一些醫院沒有隔離室,使他們無法安全地護理COVID-19患者。「這根本不安全。 沒有人是安全的。」芝加哥庫克縣醫院(Cook County Hospital)急診室護士巴爾加斯(Consuelo Vargas)說。在星期五早上,在可能接觸到病毒的工作後,她去了當地的一家五金店,買了油漆靴和連身褲,用作照顧人時所穿。「這令人沮喪,我們(醫護人員)正在處於作戰狀態,這沒關係,我們可以勝任。但我們只是要求最基本的,我們需要的設備。」她說。

短缺不僅影響醫療保健。人道主義醫療公司直接救濟(Direct Relief)本以為,到2020年庫存會充足,將有數百萬個N95口罩。該組織在2019年增加了訂單,因為去年西岸多個地區的野火燒毀多個城市後的煙霧,把近年來壓著的口罩都幾乎賣斷。該公司副主席莫蘭(Tony Morain)表示,但隨後,叢林大火濃煙瀰漫著澳大利亞,因此Direct Relief開始在把口罩運往該地。當新冠狀病毒在中國爆發後,該組織開始將口罩運到病毒最嚴重之地武漢,為了控制這場疫情。莫蘭說,他們已經訂購了200萬個口罩,正在等待發貨。這些通常至少需要五個星期才能到達:製造口罩需要兩個星期、另兩個星期的運輸時間,再加上需要一個星期才能通過港口。同時,他說,Direct Relief已經收到了來自醫院和醫療中心的100多個請求,因為他們已剩下最後一箱。

為了填補這一空白,總部位於明尼蘇達州的3M全天候運營其位於南達科他州阿伯丁(Aberdeen)的工廠,每月生產數百萬個N95口罩。該公司首席執行官邁克·羅曼(Mike Roman)表示,該公司還將提高外拜級別的手術口罩和商業清潔用品的產量。儘管如此,根據公開合同數據,於12日與3M簽訂的一份價值480萬美元的N95口罩的聯邦合同稱,這些口罩需7週後,即於4月30日才能交貨。許多中國生產商告訴美聯社,它們將恢復出口,由於成本增更使口罩價格也上升,但依然不堪重負,無法滿足現時需求。「中國的口罩製造商收到了太多來自國外的訂單,但沒有時間生產所有訂單並交付。」寧波百思特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Ningbo Buy Best International Trading Co. Ltd.)經理彭大衛(David Peng)說。

貿易數據顯示,進口商通過轉移到中國境外的工廠設法維持了部分供應。例如,手術袍的出貨量自12月以來下降了不到5%,因為它們現在來自洪都拉斯。現在主要來自韓國的醫用手套也是如此。

聯邦政府說,國家的大部分庫存已經到了各州,但州長們說他們沒有得到他們需要的東西。「我認為美國每位州長都在猛烈抨擊聯邦政府關於庫存的問題。」馬薩諸塞州州長查理·貝克(Charlie Baker)在上週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說。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傳染病專家Peter Chin-Hong博士說,對於CDC對快將用完口罩的醫院給的新建議感到震驚。他說:「CDC居然說,醫護人員可以使用戴頭巾(當作口碑使用)實際上是非常令人恐懼的。我從沒想到CDC會這麼說。 這是2020的美國,並且建議使用頭巾當作防護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