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譯及編)帶領華盛頓州新冠狀病毒應對行動的前副海軍上將拉奎爾·博諾博士(Dr. Raquel Bono ),在軍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沙特阿拉伯的一家戰地醫院,為在海灣戰爭中受傷的部隊隊員提供緊急護理。她最後一份軍事工作是在華盛頓特區,鞏固了以前由陸軍、海軍和空軍運營的醫院和診所的管理。

她最初是一名醫生,需要在壓力下展示醫學知識。後來,她需要運用政治手段。現在,作為華州新冠狀病毒保健「沙皇」(czar),她將不得不一次做所有的事情,就是在政治環境下展示她的醫學知識及經驗。華州州長長傑伊·英斯利(Jay Inslee)最近任命了這位退役的海軍副海軍上將,擔任該州COVID-19衛生系統應對管理總監。英斯利已要求博諾在華州社區中由公共和私營的數十家醫院及美軍誓言要在此開設的流動醫院進行協調。州長希望博諾將這些醫療機構變成抗擊大流行的武器。

她在這週一開始工作。同日,英斯利發布了一項「居家令 」(Stay-at-home),目的是減慢病毒的傳播速度,以使患者數量的激增並不會使該州的醫療系統不堪重負。

英斯利可能希望他的任命也能達到公共關係的目的,讓焦慮的華州居民放心;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軍事履歷的人參與其中,並在一些艱難的談判中掩蓋(保護)州長的身影。確實博諾的挑戰是艱鉅。到週五,COVID-19大流行嚴重打擊了華盛頓,造成3,723例確診病例,包括175例死亡。

華州官員數週以來一直在發布有關確診病例和死亡的每日報告。但是直到最近,他們才透露有多少人出現了像COVID-19一樣的症狀而入院,而且他們還沒有按縣細分這些關鍵數字。儘管英斯利任命博諾就應該在哪里分配醫療資源以及應該在哪裡治療患者做出最高決策,但她無法在週二的電話簡報會上(第二天上班)告訴記者,確切地說還有多少張病床可用,也不知道仍然需要多少台呼吸機和個人防護裝備。她說,她仍在了解情況並要求提供數據。

華州官員在走鋼絲。他們需要證明英斯利的「保持社交距離」措施正在起作用,但同時不希望居民認為不再需要採取預防措施。博諾在週三接受採訪時說:「最好的方法是高度透明。」

英斯利的幕僚長戴維·波斯特曼(David Postman)承認,現年63歲的博諾是經過培訓的外科醫生,而不是公共衛生方面,並且從未在華州住過。她住在弗吉尼亞北部,在一次採訪中說州長的要求「完全出乎意料」。但波斯特曼認為,她的其他資格及經驗更為重要。波斯特曼表示︰「她現在周圍的人都很了解華州,包括頂尖的流行病學家。她的進來對我們(州政府)沒有的負擔。」

在退任DHA主任之前,博諾作為證人出現在,當時國會仔細審查了特朗普政府的一項政策,該政策禁止大多數跨性別人員參軍。星期三晚上當被問到該事情時,她稱這個問題為「複雜」,並說她的工作涉及代表政府。她對任何願意在軍隊中服役的人表示尊敬。她還說,她會盡力照顧和服務華州居民。「她已經明確表示,在為總司令工作時她所說的一切,都不會影響她對華州的醫療保健和工作方式的看法。她向我保證,沒有人擔心任何事情,只有患者。」波斯特曼說。

波斯特曼說,為華盛頓州對COVID-19的應對僱用「沙皇」的想法,源於在奧林匹亞舉行的關於推遲全州擇期手術以及關於哪些醫院可以將患者送往因斯利請求的海軍醫療船的會談。他說︰「我們的一些醫院是私營的,有些不是。有些附屬於學術機構,有些則附屬於軍事。這些不是委員會或共識所能做出的決定。 我們需要有人來指揮和控制。」

博諾指出,儘管英斯利的緊急情況可能會賦予她權力,但博諾傾向於依靠「集體合作目標」(collective purpose),而不是「地位權力」(positional authority)。她補充說︰「醫療保健工作者,無論我們是誰,在哪裡執業,我們都希望能好好照顧患者。」

背景

博諾出生在菲律賓,她的祖父是一名婦產科醫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擔任美國陸軍上校。在她六個月時,舉家移民到美國。她的父親成為一名外科醫生,並加入了海軍後備隊。他們定居在聖安東尼奧。她在多次採訪中回憶道,當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希望成為一名護士,能與父親一起在同一間醫院工作。「為什麼不是醫生?」她的父親問道,就這樣使她踏上了海灣戰爭和五角大樓的職業道路。

博諾成為第一位副海軍少將的女軍官。她告訴她的新同事使用她的暱稱「 Rocky」。她的兄弟安納托利奧·克魯茲(Anatolio Cruz III),也是退休的海軍首領,告訴《西雅圖時報》:「告訴華州市民,他們將擁有一台不屈不撓的戰鬥機。」

當時擔任該中心海軍外科醫生的唐納德·阿瑟(Donald Arthur)說,在她成為位於華盛頓特區郊外的國家海軍醫療中心(National Naval Medical Center)擔任外科手術服務主任數月後,美國入侵了伊拉克。「當我們一到伊拉克,傷亡就開始了。」他稱讚博諾將受傷的士兵送回了美國,監督他們的護理。當時軍人因附近的醫療中心的疏忽大意而生氣,她立即協助軍人全國各地的親戚去探望他們。「她還讓旅館捐出房間,出租汽車免費接送,人們捐贈食物。」亞瑟說。她的能力和魄力是得到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