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試圖通過關閉學校、關閉非「生活必須業務」,並敦促其居民幾乎全天候待在家裡來減緩新冠狀病毒的傳播。但在阻止新增病例方面,它面臨著明顯的障礙:「面頰按面頰」的人口密度。

紐約比美國其他主要城市擁擠得多。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該市每平方英里有28,000名居民,而緊隨其後的第二大城市舊金山每平方英里有17,000名居民。

這每平方英里有28,000名居民,都在如此狹小的空間內,似乎有助於病毒迅速傳播,如通過擠滿的地鐵列車、繁忙的操場和蜂巢般的公寓樓等。形成了不斷擴大的感染圈,使紐約成為全美疫情最嚴重的地方。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學家史蒂文·古德曼(Steven Goodman)博士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密度確實是一個敵人。在人口眾多的中心,人們一直在與更多的人互動,這就是傳播速度最快的地方。」

通過將美國最大的城市與其第二大城市洛杉磯進行比較,可以看出紐約和美國其他擁擠的城市所面臨的挑戰。截至週二,紐約的新冠狀病毒確診病例為15597萬例,192例死亡;洛杉磯則只有662例,11例死亡。

洛杉磯的人口大約是紐約的一半,而且它對新冠狀病毒的檢測大大減少了。但是研究人員說,造成這種差異的最大原因之一可能是,總體來說加州居民彼此居住的距離更大。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學教授李·賴利(Lee Riley)博士說:「在這裡,我們分散開來。公共交通系統非常糟糕,因此大家都駕駛。而在紐約市,你們有地鐵、公共汽車、時代廣場和居住在小公寓裡。」

幾乎在任何方面,紐約都比該國任何地方的人不論在生活、工作和娛樂活動都更加繁華熱鬧。在工作日,超過500萬人爭先恐後地乘坐該市的地鐵列車通勤;這是洛杉磯半個月的地鐵使用人數。紐約有40萬人居住在狹窄的公共住房中,比其他任何城市都要多。每年有近4000萬人次遊覽時代廣場,使其成為世界上最繁忙的旅遊景點之一。

在過去幾週,隨著新冠狀病毒悄悄蔓延到美國,擁擠的人口密度成了脆弱的目標。白宮新冠狀病毒應對協調員德博拉·伯克斯博士(Deborah L. Birx)週一表示,紐約地區的感染率接近千分之一,是美國其他地區的五倍。 她說:「因此,對我在紐約的所有朋友和同事來說,這是目前需要絕對『保持社交距離』和自我隔離的群體。很明顯,該病毒已經在那里傳播了數週,以使這種滲透率進入普通社區。」

當紐約官員討論病毒以越來越警覺的音調傳播時,對密度的關注也成為最重要的問題。紐約現在是世界上最嚴重的熱點城市之一:該城市的人均新冠狀病毒病例數超過了意大利和中國。

根據最初的研究,新冠狀病毒似乎通過咳嗽,打噴嚏和隨地吐痰產生的飛沫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它主要由有病毒症狀的人傳播,但也可能無症狀傳播。它已經蔓延至全世界,包括在人口不太稠密的城市和國家。研究人員已經註意到,紐約市與該病毒起源的中國武漢市的人口相似,密度也有所相似。

但研究人員說,當然,除了密度之外,還有其他原因可能導致洛杉磯等城市的新冠狀病毒感染率比紐約低。洛杉磯更晚開始廣泛的檢測,並且擔心會浪費資源,因此迴避了部分測試。市長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的女發言人安德里亞·加西亞(Andrea Garcia)說,該市有四個測試點,但這些位置只向有資格參加測試的人透露。週一,洛杉磯縣官員表示打算儘快大幅增加其測試。導致紐約和洛杉磯感染率差異的另一個因素可能是南加州更溫暖的天氣,一些早期分析表明這種氣候可能會減緩病毒的傳播。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表示,到目前為止,平均氣溫高於64.4華氏度(或18攝氏度)的地區佔全球病例的比例還不到6%。

其他可能的因素包括更好的遏制措施,或者只是誰首先被感染者的隨機性,以及感染者的去向。不過,公共衛生專家表示,密度可能是該病毒在紐約市蔓延而尚未在其他地方遭受同樣程度的疫情最大原因。 他們敦促全國其他城鎮注意。

紐約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前主任托馬斯·弗里登(Thomas R. Frieden)表示:「紐約市因為密度高及很多國際旅客進來,而最先受到打擊。現在的問題是,美國其他國家是否會向紐約學習,並避免它所面臨的局勢,並可能在未來幾天和幾週內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