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譯)華盛頓大學的一項新模型分析預測,即使各州在嚴格執行「社交距離」,但到7月初,全美仍有81,000多人(華盛頓州1,400多人)會死於COVID-19。從四月的第二週開始,全國的醫院和重症監護病房(ICU)很可能不堪重負。

華大健康指數與評估研究所(IHME)的模型預測,入院人數會在4月中旬達到高峰,比全美許可的病床多64,000名患者。ICU病床的短缺估計超過17,000張。報告說,如果所有州不採用並保持近接觸「社交距離」,需求將大大增加,該報告還研究了每個州對醫療系統的預期應變壓力。在華州,儘管包括華大醫院在內的一些醫療機構將需要額外的病位,並已做好了騰出空間準備,但預計整體醫院的病床數量並沒有嚴重短缺。到4月19日,全州ICU病床的短缺預計將達到近100張,這是該模型預計在華州住院高峰的大概日期。

研究結果表明,減緩流行病的措施正在局部改變。IHME主任克里斯托弗·默里博士(Christopher Murray)說,要使這種疾病得到控制,限制措施將需要在華州及全國其他地區持續到5月下旬或6月初。他說︰「如果人們放鬆「社交距離」或其他預防措施,大流行的趨勢將發生變化,情況將更加惡化。」例如,如果華州的死亡人數在4月20日左右達到峰值,然後開始下降(如該模型目前所預測的那樣),公眾解除限制的壓力將變得越來越大。「我認為最大的問題將出現在五月,」默里說。「我們仍然有很多感染病例和死亡,但有些人會說:『我們已經超過了高峰期。為什麼我們不能停止社交距離措施?』但是如果我們停下來,並社區裡仍然有很多病例,我們可以回到指數式增長。」默里補充,秋季是否還會有第二波感染浪潮還有待觀察。模型在2003年SARS流行期間預測第二波可能性,但從未實現。

州長英斯利在週四的簡報中對此表示認同,稱他週一發布的「居家令」可能必須延長至最初規定的至少兩週。

默里表示,華大分析與大多數新冠狀病毒的評估不同,部分原因是它依賴於美國和其他國家/地區的死亡人數,與確診數字相比,是流行病傳播過程的更可靠指標,因確診數字取決於測試人數。它還考慮了「社交距離」措施的影響,而其他評估還沒有量化這一點。研究人員警告說,華大的預測都帶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例如,到7月1日預測華州總死亡人數為1,430人,但綜合了現有的數據,統計範圍顯示為316人至2,535人。默里說:「對於導致社區差異的原因,我們有很多不知道或不了解。每天都會獲得更多的數據,我們得知更多,預測會更準確。」

默里指出,在流行病的較早時期,該評估對華州的預測更加不祥。但是,似乎該州的早期行動(包括遠程工作、學校停課和限制聚會等措施)已經產生了影響。全州的醫院也迅速採取行動,取消了大多數擇期手術,並騰出了床鋪。「如果你看回一週前甚至十天前的數字,根據這數字來預測,我們現在應該有更多的確診病例。」默里說。

華大醫學院附屬醫院和診所總裁麗莎·勃蘭登堡(Lisa Brandenburg)表示,十天前,根據當時的數字,在流行病高峰期,華大醫療系統預測多達950名因COVID-19住院的患者。可是最新評估顯示,比起10天前,因COVID-19住院患者減少了20%至30%,預期最多為750至650名。由於華大醫院及其四家醫院已經為較早前預測的最壞情況做好了準備,確定在哪裡擠加床位以及如何調動額外人手等。勃蘭登堡稱她越來越有信心他們將能夠應付激增的病例。「總的來說,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好消息,華盛頓州的曲線似乎正在變平,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在照顧患病方面沒有大量工作要做。」勃蘭登堡。

全州的醫院報告稱,3月的第三週有254醫護人員患有類似COVID-19的症狀。這是兩週前的兩倍,但僅比前一週前增加了10%。華盛頓州醫院協會(Washington State Hospital Association)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卡西·索爾(Cassie Sauer)說,許多醫療機構和醫院仍然沒有足夠的防護裝備。她說,另一個未知數是重症患者是否有足夠的呼吸機。華大分析估計,當住院高峰期時,全國將有20,000名患者需要呼吸機以保持生命。 紹爾說,華州估計有236台呼吸機,目前尚不清楚該州是否將擁有足夠的重要醫療器材。她說:「我仍然對這件事感到非常擔憂。我們對這種疾病的了解不足。我們亦不人們如何認真對待「居家令」。」不過,紹爾還說,一些醫院可能很快將其手術室重新開放給少數急需手術病人。

從這週開始,默里和他的同事將每天更新他們的模型,並將結果發佈在IHME的網站:healthdata.org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