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譯)隨著新冠病毒在全球大爆發,老年人仍然是死亡率最高的一群,但他們並非唯一的脆弱人群。隨著美國和歐洲病例的激增,越來越明顯的是,在大流行開始之前你的健康狀況起著關鍵的作用,無論你的年齡有多大。大多數COVID-19患者都只是輕度或中度症狀,但是「大多數」並不意味著「全部」,這出現了一個重要問題:誰應該最擔心他們會患上重病?儘管要幾個月後科學家才能獲得足夠的數據來確定誰最有風險感染及原因,但來自世界各地早期病例的初步數據開始有點眉目。

不只是老年人

COVID-19病毒,對高齡人士無疑毫不留情。在中國,60歲以上的患者死亡率高達80%,這種普遍趨勢正在其他地方蔓延。

人口老齡化意味著某些國家面臨特定風險。意大利是僅次於日本的世界第二最多老年人口的國家。雖然在疫情爆發初期死亡率急劇波動,但到目前為止,意大利報告的死亡人數中有80%以上是70歲或以上人群。可是,世界衛生組織緊急情況負責人邁克·瑞安(Mike Ryan)警告說:「我們需要非常小心,不能認為這純粹是一種會導致老年人死亡的疾病。」他說,在50歲以下的人群中,多達10%至15%的人患有中度到嚴重感染。即使他們倖存下來,中年人也可以在醫院裡待上幾週接受治療。在法國,入住重症監護病房(ICU)的前300名患者中有一半以上是60歲以下人士。

世衛組織的瑪麗亞·範·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補充說:「年輕並非無敵。」她指需要更多有關各個年齡段有關該疾病的信息。意大利報告說,迄今為止,其病例中有四分之一屬於19至50歲的人群。在西班牙,三分之一的患者在44歲以下。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第一份病例數據圖顯示,有29%的患者年齡在20至44歲之間。

然後是兒童的難題,至今,他們佔世界病例總數的一小部分。儘管大多數兒童只出現了輕度症狀,但《兒科學》(Pediatrics)雜誌的研究人員在中國追蹤了2100名受感染的兒童,注意到一名14歲兒童死亡,其中近6%的兒童為嚴重感染。另一個問題是孩子在傳播這種病毒中起什麼作用,加拿大達爾豪斯大學(Dalhousie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在《柳葉刀傳染病》(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寫道。

最危險的健康狀況

拋開年齡,潛在的健康問題起著重要作用。在中國,需要重症監護的人中有40%患有其他慢性健康問題。在那裡,在患有COVID-19之前患有心臟病、糖尿病或慢性肺部疾病的人中死亡率最高。預先存在的健康問題也可能增加感染的風險,例如免疫系統較弱的人,包括癌症病人。

現在其他國家也看到了大流行前的健康如何發揮作用,並且可能會發現更多這樣的威脅。意大利報告說,在40歲以下死於COVID-19的9人中,有7人被確認患有心臟病等「嚴重疾病」(grave pathologies)。健康問題越多,他們的情況就越糟。意大利還報告說,死於COVID-19的人中有50%患有三種或以上的潛在疾病,而只有2%的人是生前健康沒有潛在疾病。

德克薩斯大學西南醫學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傳染病主任崔西·珀爾(Trish Perl)博士說,心臟病是一個非常廣義的名詞,但到目前為止,看起來最危險的人患有嚴重的心血管疾病,例如充血性心力衰竭或嚴重的動脈硬化和阻塞。
任何程度的感染都傾向於使糖尿病更難控制,但尚不清楚為什麼糖尿病患者似乎特別容易患COVID-19。如果免疫系統對病毒的反應過度,健康狀況較差的風險可能與他們如何承受疾病有關。似乎死亡的患者通常在一過週左右的時間有所好轉,只是突然出現損害器官的炎症,病情有了惡化。

對於先前存在的肺部疾病,「這確實是在肺活量較低的人中發生的。」珀爾說,因為如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或囊性纖維化之類的疾病。哮喘也在擔憂之列。她說,沒有人真正知道輕度哮喘的風險,即使是平常呼吸道感染也常常使哮喘病者更頻繁地使用吸入器,哮喘病者將需進一步行監測COVID-19其他症狀。事先得了肺炎怎麼辦?她說,除非嚴重到足以讓你戴上呼吸機,否則僅此一項不會造成任何嚴重的損害。

性別之謎

也許性別失衡並不令人意外:在SARS和MERS(COVID-19的近親)爆發期間,科學家注意到,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受到感染。

此次疫情中,中國的COVID-19死亡人數中一當半是男性。亞洲其他地區和歐洲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白宮抗疫小組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也發現,這是令人擔憂的趨勢。

根據意大利COVID-19監視小組的報告,目前為止在意大利,男性感染率目前佔58%,男性死亡人數超過了女性,而且風險的增加始於50歲。另一份有關首批近200名接受重症監護的英國患者的報告發現,大約三分之二是男性。

一個疑點是在全球範圍內,男性比女性吸煙更頻繁、時間更長。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正在敦促研究吸煙與COVID-19的關係。

激素也可能起作用。 2017年,愛荷華州大學的研究人員通過感染了SARS的小鼠實驗中發現,就像人類一樣,雄性小鼠更容易死亡。研究小組在《免疫學雜誌》(Journal of Immunology)上報導說,當切除雌性小鼠卵巢後,雌性小鼠死亡率激增。研究小組指雌激素似乎具有保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