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烈烈風中,恨不能蕩盡綿綿心痛。望蒼天,四方雲動,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傷心處別時路有誰不同,多少年恩愛匆匆葬送。我心中,你最重,悲歡共,生死同,你用柔情刻骨,換我豪情天縱。我的淚,向天沖, 來世也當稱雄,歸去斜陽正濃。

月影裡,烏江邊,一曲悲壯怎能痛解我滿腔豪情?今朝一刎,怎能斷我一世柔情?四面楚歌意氣盡,把酒對月塵如夢。魂過垓下,淚落滿襟,橫刀正立馬。潺潺江水滾滾過,天地蒼蒼一盛世。

驚濤拍岸,惡浪滔天。夜宿烏江,晚風勁吹,月明星稀,難枕入夢。難舍你,百代芳華,一世深情。遺恨江東應未消,芳魂零亂任風飄。肝膽寸寸斷,恨我無言對君。共悲歡,同生死,多少恩愛在歷史的帷幕下流轉。

人世間有百媚千紅,我獨愛你奪目嬌豔花一朵。只有你與我生死與共。長風凜冽,劃破蒼寒。毅然鐵血柔情,愁容何堪?苦笑間,蠶眉冷豎。傷心處,輕撫你三尺青絲,再擁你雲霓婀娜。

古道西風,哀雁驚風遠去。海誓雖在,三千里草木一夜枯黃。山盟雖在,可這五尺青鋒暗淡如水,無力挽烏騅韁鑾,力拔山兮又如何?卻不能護我心中摯愛。只恨今世,不能為你傾盡柔情似水。人已逝,情卻在。望天長歎,淚兩行。

香消玉殞,你靜躺在我的懷中。天,何不長情?月,何不長圓? 你以這樣的方式,穿透層層烽煙,凝望連綿不斷的深情。愛已隨風,夢亦成空,百般柔情只留下帶血的唇,絕世的刎。淒迷淚眼,脈脈相送,送不走一路傷與悲。

隔岸狼煙四起,追兵如蟒,十面埋伏。想我金戈鐵馬,戎馬半生,拔劍揚眉誰能比肩?此刻英雄末路,風起雲湧,斷桅沉舟,哀哀漁火。回望過往,唯有感歎撕裂長空。天命難違,無語對江東,一刎謝父老。浮華遠影隨塵去,絲絲情縷剪不斷。

紅顏為君死,英雄為情盡。願與君長眠,兩情永相牽,生死相依。鳳凰涅槃,方能化作再世的輪回。塵世烈火的焚燒,痛苦的熬煎,縱然無憾,只為再赴一場來世的相遇相依。

江水東去,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蕩盡萬古豪傑,蕩滌不去的是,永遠是我癡情刻骨,心底最深的痛。在茫茫人世間,一曲悲歌,終為塵土。

作者:夢裡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