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法西斯主義」(Anti-Fascists,簡稱 Antifa)標誌。

(JY編譯)總統特朗普週日(31日)歸咎這次本週席捲全國的抗議活動是「反法西斯主義」(Anti-Fascists,簡稱Antifa)所推動,更表示美國將指定該左派、反政府組織為恐怖組織。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也發聲明,公開譴責「反法西斯主義」及其他類似組織引起的暴力行為屬於國內恐怖主義,將面臨後果。但是,總統的批評者指出,美國國內沒有恐怖主義法,而且「反法西斯主義」組織是沒有領袖、明確結構或成員角色的組織。

相反,「反法西斯主義」更多是激進主義者的政治運動,它的追隨者共享一種哲學和策略。他們近年來在全國各地的抗議活動中嶄露頭角,包括2017年在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舉行的團結右翼集會(Unite the Right rally)。

誰是「反法西斯主義」的成員?

不可能知道有多少人認為自己是該組織的成員。它的追隨者承認,該運動是隱秘的,沒有中心領袖,並且由各地方人士自行組成的。在過去幾年中,反對極右翼的一群激進運動中,它也只是其中之一。「反法西斯主義」成員主要反對法西斯主義、反霸權主義、反性別歧視、反同性戀恐懼症以及支持女性平權等。

儘管「反法西斯主義」與其他左派運動無關,有時更被其他組織者視作干擾,但其成員有時會與其他圍繞著相同問題而集會的當地激進主義者合作,例如佔領運動(Occupy Movement)或「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它的目的是什麼?

「反法西斯主義」支持者們通常試圖阻止他們所認為的法西斯主義、種族主義和極右翼組織,從具有平台來宣傳他們的觀點。他們認為,公開展示這些思想觀念會導致針對邊緣化人群,包括少數民族、女權和L.G.B.T.Q.社區。

羅格斯大學歷史講師,《反法西斯手冊》(The Anti-Fascist Handbook)的作者馬克·布雷說︰「論據認為,好戰的『反法西斯主義』本質上是自衛,因為歷史上已證明法西斯主義者使用暴力強制鎮壓反對派。」

許多「反法西斯主義」組織者還參加了由社區組織的和平運動,但是他們認為使用暴力是合理的亦是他們的權利,因為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組織也是自由組成的。「它將不可避免地導致針對邊緣化社區的暴力行動。」布雷(Bray)為反法西斯運動辯護時引起了批評,但在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擔任講師時獲得了支持。

「反法西斯主義」是何是崛起?

儘管美國權威的詞典梅里亞姆-韋伯斯特(Merriam-Webster)說「antifa」一詞最早於1946年使用,並且是從德語詞組借來的,該詞表示反對納粹主義,但2016年特朗普當選後,在美國更多人開始加入該運動。布雷說,他們反對特朗普所帶動的「另類右翼」(Alt-right)構成的威脅。

「玫瑰之城反法」(Rose City Antifa)是美國最早使用「反法西斯主義」名稱的組織之一,該組織說它於2007年在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市成立。它在社交媒體上擁有大量的追隨者,宅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新聞文章,有時還試圖洩露右翼人物的身份和個人信息。

在一系列抗議事件引起「反法西斯主義」組織者加入後,該組織在2017年後獲得了關注。包括對毆打「另類右翼」成員、與極右分子直接衝突、在夏洛茨維爾與白人民族主義者發生激烈衝突後變成致使暴力事件等。一名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右翼作家也因該組織取消了一次的活動。

「反法西斯主義」與其他抗議團體的區別是什麼?

布雷稱,「反法西斯主義」組織經常使用與無政府主義者組織類似的特徵,例如穿黑色衣服、配戴黑色口罩或頭盔。這些組織也有重疊的意識形態,因為它們經常批評資本主義,並要求廢除包括警察在內的權力機構。

政客和其他人對此有何反應?

該運動受到了主流左翼和右翼的廣泛批評。 2017年8月在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舉行抗議活動後,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譴責「自稱為反法分子的暴力行為」,並表示應將其逮捕。保守出版物和政客們經常抨擊反法的支持者,他們說「反法西斯主義」組織正在尋求停止和平表達保守主義觀點。一些批評家指出,自稱反法成員為特朗普的反對者。

紐約大學歷史學教授法西斯主義的露絲·本·吉亞特(Ruth Ben-Ghiat)表示,她擔心「反法西斯主義」會容易被濫用和亂用,試圖將左翼的暴力與右翼的攻擊放在一起演變成暴力,例如一位表達白人至上主義觀點的男子在夏洛茨維爾殺害了一名女抗議者。

根據馬里蘭大學領導的研究恐怖主義的團體表示,在2010年至2016年之間,美國53%的恐怖襲擊是由宗教極端主義者煽動和實施的、35%是右翼極端主義者,另外12%是左翼或環保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