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和照片 | Joelle;Susie, Eli對本文亦有貢獻)

要說最近有什麼困擾,可能就是疫情爆發時擔心的缺衣少食一直都沒發生,反倒是因為WFH 隨心可取的零食外賣在家養了不少膘… 而自從華州上月下旬頒布口罩令,出門看著花花綠綠的布口罩,先前唯一糾結的戴口罩會否被敵視的顧慮也一併消解。 陽光普照的日子多起來了,似乎一切都在變好。 

但轉變也是突然的。 一周前,抗議非裔美國人George Floyed被員警暴力執法的遊行示威活動,主要在西雅圖市中心和中國城進行。 起初的遊行和演講都以和平方式進行,但從上週六下午開始,有不少暴徒趁火打劫,在市中心、中國城及Bellevue商業區段等地進行打砸搶燒。 相關報導和照片視頻等想必絕大多數人都已看過。 

而一則由油管博主Nathan Karhu拍攝的視頻則近距離記錄了中國城BOA和商鋪被砸的過程,期間每次對無辜商鋪的攻擊都伴隨著人群的叫好聲—— 

(還有人剪輯了他的視頻打了浮浮水印謊稱是自己冒了生命危險拍的在華人圈傳播,其實傳播者只是做了剪刀手而已,此為後話) 

我是13年8月下旬來的西雅圖。 鑒於當時我只以華大周邊輻射5公里範圍為主要活動區域,以及大蝦圖地區極其貧乏的中餐資源,很不能吃辣的我是中國城點心店和茶餐廳的常客,當然Uwajimaya也很好逛。 而來美國的第一個中秋節,也是在這條被打砸搶的街上,有些欣喜地買到了月餅。 

Dochi剛開時拍的照片,可能因為帶了中華門的背景被轉載了。 當時捧著盒子在路上走時有個非裔員警小姐姐攔住我問”所以這個… 到底好不好吃”lol 

或許也曾在去過紐約費城三藩市的唐人街后吐槽過西雅圖Chinatown的局促單調,這些年來也只是見證了它些微的變化,但我對於13年後的店鋪更迭可以說是做到了如數家珍,也和不少餐館老闆打過交道——因此在看到熟悉的點心鋪貨架上被砸的大石頭、本土藝術家精心繪製的保護木板再次被肆意破壞時,也越加憤懣難過。 

好在第二天就有很多人自發去清理惡意塗鴉、清掃路面了,各個族裔的志願者帶著工具自行前來,很多還帶著孩子。 畫家鄧作列先生記錄並分享了不少次日志願者和市政人員前來安裝木板的照片。 

他說:「今天有機構和義工為整個唐人街鋪板遮住視窗。 中國城開埠一百多年第一次這樣….. 面對著這另類的風景線,只有無言、無奈,幸好這社會還有大愛,這麼多的機構與義工不收分錢為商家做防範暴力破壞。 感恩! ” 

而Facebook的Support the ID – Community United群組,更是號召本地藝術家自願報名申領想要繪製的木板外牆(mural painting)。 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文末連結報名。 

組織者的公告: 

6/3 UPDATE: artists interested in painting murals can sign up here:

shorturl.at/jrF18

(UPDATE AGAIN) CALL FOR ARTISTIC TALENT: we had a lot of folks come through and help paint some businesses today (thank you! ) meaning it’s been hard to track what businesses still need it. so if you’re an artist and have time over the next few days, i invite you to go down to the CID and see what boards are empty and see if the owners want some art – appreciate y’all’s talents and heart.

受到了這些人的鼓舞,趁週四晴好,我在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坐公交前往了Chinatown。 這是幾個月來的第一次。 

好久沒搭乘公共交通,才知道現在大多數巴士都在車頭滾動著”Essential Trip Only”之類的字樣,而且為了保證司機的社交距離,基本都只允許乘客從後門上車(有的還在司機身後兩米處拉了一小條警戒線),也取消了車費。 上車后發現很多座位都貼了”SEAT CLOSED”的佔座牌,提醒大家保持距離,其他人基本也很默契地盡量離遠些。 

出門前覺得坐公交有點冒險,但這會兒竟有種”重拾煙火氣”的真實感。 原來back to normal是多麼平淡幸福的一件事。 稀鬆平常,卻又彌足珍貴。 

可能Downtown仍在修繕恢復,本來途徑Westlake Center周邊的路線被略過;期間繞行至City Hall附近,遠遠看到員警封了路且遠處有兩排National Guard列隊站著,似乎是為幾小時后的抗議活動作戒備。 

在Pioneer Square和International District的交界下車,行人大概是平時的1/10,無家可歸者已把道路兩旁佔滿。 但這個區域受影響的程度還好,綠植店、花店都大喇喇亮著櫥窗。 不過越接近中國城,保護木牆就越頻繁地出現在視野里。 

雖然沒有進去光顧過這個燈具店,但之前路過櫥窗時總會快速腦補一出吊燈PK檯燈的選美——而現在,陡然間一塊木板突兀地釘在上面,沒被擋住的地方還能看到不少玻璃上的裂痕。 

之前Youtube視頻里的重災區,車站對面的Fedex和85°C附近的Bank of America,已然風平浪靜: 

很體面地用黑色木板遮了個嚴實。 門口告示寫著”Express pickup at 2:00pm”。 之前因為順路經常在裡邊列印或drop off包裹,有幾個非常友好的工作人員,每次提醒你參與發票末尾的服務評分下次可以打折。 
被砸開的BOA門前擺了塊大石,破損的玻璃一一用木板堵上。 那晚被當戰利品一般被拽掉的監控器仍然缺席中。 

從這裡開始,幾乎每一家商鋪都被木板嚴嚴實實地封了起來。 以及偶遇到了市政人員的修補進行時: 

其實整條Jackson Street都是重災區,週四時有不少店鋪的門板都還是,亟待創作的狀態。 但志願者們似乎都結合了店鋪業務進行了切題的發揮,比如: 

解讀塔羅的算命鋪子是… 炫彩簡約風? 曾經被占卜師發過傳單,好像是20刀一次? 
這間吃過不少次的Izakaya門口有George Flyod、今年三月被員警誤闖家門射殺的Breonna Taylor,右側則是西雅圖的亞裔代表,比如2015年不幸罹難的社區英雄Donnie Chin,2016年離世的社區領導人Bob Santos老先生。 另一位年輕女士,如果有人知道她的信息歡迎評論區分享。

被大石頭砸進貨架的點心皇,木板被鋪設好,可愛的包子繪畫引得不少路人拍照: 

下午五六點再次路過時正巧碰上店主鎖門,兩位邁了幾步又回頭望了眼店子。 

點心皇邊上的Bush Hotel和隔條街的另一個公寓可能因為身處位置的不同,一個”全副木裝”,一個毫髮無損。 

再往北走,遇到不少正在工作的畫家志願者: 

當天遠不止這些人,若後續壓制好視頻再分享給大家當天記錄的”街拍”。 

溜達了幾圈下來,發現進度快的創作者真的是唰唰就搞定一面: 

這位大觸剛噴完底部邊緣我還尋思這是個啥主題好像有點隨便,沒想到深藏功與名。 看著她先是細心給周圍貼上一圈藍色遮面,期間還有華裔老人跟她表示感謝。 

完工的木牆繪製也風格各異,摘取一些: 

目擊此位仁兄非常隨性地在兩面木板間反復橫跳2333 這面還沒刷完,轉角的也隨意來兩下…… 以下這幅非常溫柔的壁畫也出自他手。 

有不少人也在Instagram等分享了自己所看到的mural painting,輸入Seattle Chinatown作為位置資訊搜索打卡照片就能看到: 

其實除了中國城、除了西雅圖,其他區域和城市也在進行著mural painting。 與此同時,自願清理的志願者、為志願者送上cupcake或食物的小商鋪也比比皆是——這一些,都是這段動蕩不安日子里的B Side。 

回家路上正好看到威斯康辛的老同學發了朋友圈 

話說回來,其實上周的大面積打砸並不是近期第一次,中國城的一些商戶在本地疫情擴散后就已經被砸過玻璃或闖入偷盜。 3月份時就有塗鴉藝術家自發行動,嘗試用繽紛畫面覆蓋仇恨 (可回顧SeattleGPS的《西雅圖自救行動 · 以色彩”畫”去仇恨,緊缺資源依然雪中送炭》推送)。 但華人、亞裔群體在這段時間仍然處境艱難。 

可你知道嗎? 這個有些局促、有些老舊的Seattle Chinatown-International District,是美國本土唯一一個由華裔、日裔、非裔、菲律賓裔、越南裔共同建設的區域。 很多實惠的住房、亞裔老人的老年公寓、公共設施等都是亞裔通過聯合其他本土社區一點點爭取來的。 

還有很多照片,可以看到不同族裔的人一起平和地在當時國際區的街道,不少街景甚至都沒有大的變化 

那天因為拍照以及和志願者搭話,我在S Jaskson St和S King St 暴走了好幾圈,回程在ins上寫下:“It’s a hard time for all minorities. It’s a good time to retrospect, rethink and reunite for all of us. Never have I felt a moment full of fear, and full of hope.”

無關立場。 如果看完這篇流水帳,你願意花一點時間瞭解一些西雅圖中國城-國際區的歷史,甚至願意一併瞭解其他族裔在這片地區的生活狀態,那我這趟感動中伴著忐忑的一頓暴走, 也算功德圓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