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 讓全美警務執法問題,及警備預算問題都受到了整個社會的強勢關注。而面對抗議者排山倒海、要求對全美執法部門進行全面變革的呼聲,西雅圖警備部門將會作何回應?讓我們跟隨《西雅圖時報》的視角,看一下未來的前景和將要面臨的困難。

最近幾年來,西雅圖警察局(SPD)一直在聯邦政府監管下進行財政清算。這期間增加了不少包括首席運營官,首席信息官在內的一系列新的文職職位,以及相當一批數據分析師。除此之外,警局還增加了眾多其他職位用以完成警力現代化,社區信任化,以及落實美國司法部的2012年結算。而2018下半年警察工會上達成的協議,又大幅度提高了警務工作者的工資,用以配合增強警務人員的自律和監管。

西雅圖警察局的這一系列整改,正是其過去5年內預算膨脹了超過一億美金的原因。要知道,這是在警務人員數量基本沒有變化的前提下生生增長了36%。2018年至今,西雅圖市政在包括消防局和其他部門在內的公共安全領域的開支上,增長速度比全國其他任何大城市都要快很多。

多年的預算一擲千金後,如今的西雅圖警察局面臨完全不同的清算局面︰示威者們要求市政府領導人解散西雅圖警局,或者削減其預算。畢竟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夾擊之下,市政預算已經是捉襟見肘。再加上上個月發生的弗洛伊德事件後開始的日常示威活動中,日益增長的反對呼聲和示威遊行讓西雅圖警局的改革更加舉步維艱。現在警局依然受聯邦法官的監管,而其預算也成為了西雅圖市議會一項財政「審訊」(inquest)的主題。

不到一年以前,負責監管司法部結算的聯邦法官還點明表揚了西雅圖警局,認為其警力改革、危機調解和拘留工作都堪稱「全國典範」。但同時也指出其在警員執法不當方面的進展不足。

「我認為一些錢是花了在值得的地方,並用於一些改革工作,但我認為不是所有這些改革都取得成功。」傑伊·霍林斯沃思(Jay Hollingsworth)說,他於2013年至2019年擔任該市社區警察委員會的委員。警方問責制的倡導者霍林斯沃思稱讚反偏見和降低衝突的技巧培訓,但他也指出,三年前白人警察槍殺了當時懷有約15週的非裔孕婦夏琳娜·萊爾斯(Charleena Lyles)事件,被開了7槍,是失敗例子之一。他認為「減少警察的權力」,並支持重新分配警察資源,以幫助減輕貧困社區和改善教育機會。

2015年,該部門增加了一名文職首席運營官,負責監督從購買和僱用到犯罪分析和專業標準的所有事務。而新的首席信息官將幫助利用技術工具來遵守美國司法部的解決方案。「學術課程開發專業人員」(academic curriculum development professional)將幫助設計SPD的培訓技術。 培訓預算每年增加140萬美元。

在隨後的幾年中,SPD建立了一個數據平台,並設有分析師,以監控使用武力事件、投訴和其他指標。它增加了與無家可歸者接觸的警員培訓,警員既可以通過導航團隊,也可以獨立工作以清理街道和人行道,但這並非沒有爭議。

SPD越來越多的預算反映出不僅僅是增加警察資源,還有養老金、醫療保健和保險費用的不斷上漲。根據市議會上週的報告,即使增加了文職職位,警務人員仍佔SPD勞動成本的77%。但是在過去幾年中,SPD一直在努力招募和挽留警察。到2019年底,宣誓就職的警務人員為1,369人,只比五年前增加了1%。西雅圖市長詹妮·杜肯(Jenny Durkan)和西雅圖警察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均表示,與西雅圖警察協會的合同對於招募和保留警察至關重要。SPD的工會協議授權增加工資和補薪,一直是支出激增的主要因素。根據《西雅圖時報》審查城市記錄,2019年,SPD的44名員工的基本工資超過20萬美元,而至五年前只有9名員工的基本工資超過20萬美元。

根據《西雅圖時報》,SPD的實際支出與預算有所不同,這些數字並不容易獲得。儘管如此,該市在公共安全方面的支出,包括警察和消防,能計算出警察的大概預算。根據該市當年的經審計財務報表,該市在2018年為公共安全費用支付了6.869億美元。這樣算來,每個西雅圖人約925美元。根據梅里特研究服務公司(Merritt Research Services)的數據,儘管其他城市對公共安全支出的計算方式有所不同,但西雅圖的人均佔有率在2018年美國30個最大城市中排名第六。

根據梅里特(Merritt)彙編的數據,西雅圖在五年內的公共安全支出增長了32%,是這30個城市中僅次於休斯敦的第二高。

SPD大改革的根源可追溯到2011年在社區發生一連串暴力事件,其後聯邦民權對SPD進行調查。當時擔任華盛頓西部區美國檢察官的杜肯,參與了該部門的改革長達十多年,並支持社區領導人提出的要求司法部干預的請求。

2012年,美國司法部發布了一份報告,發現SPD經常使用過度的武力,根據《西雅圖時報》,佔了五分之一。並概述了一個令人不安的警務模式,但該報告未對此問題做出正式結論,稱其缺乏足夠的數據。司法部提起訴訟,該市與SPD簽署了和解協議(也稱為同意令),該協議今天仍然有效。負責監督和解工作的美國地方法官詹姆斯·羅伯特(James Robart)發現,該部門除了在一個關鍵領域,警員問責制,以外的所有其他領域都基本合規。該市曾要求法院終止聯邦監督,但在弗洛伊德事件後,撤回了這一請求。

SPD還會管理「CHOP」嗎?

就在週日(14日)晚上,國會山「CHOP」區域附近的一家汽車修理店Car Tenders的店主約翰·麥克德莫特(John McDermott)聲稱,自己多次撥打911電話求助都沒有得到警局的回應。據店主描述,自己的門店先是被入室搶劫和縱火,後來門外的圍欄又被推翻了,圍欄被推部分還有視頻傳到了社交媒體。

警察局長貝斯特對此評論︰「警局確實接到了聲稱店面被斧頭砸壞併入室搶劫及縱火的報案電話,警員們也對電話求助做出了回應。但是警務人員遠距離觀察事發地點後,並沒有發現煙霧和縱火痕跡,也沒有爭吵局面。就我拿到的報告顯示,警察們沒有發現任何危及生命的跡象,也就沒有進入店面。」另外,一位警局高層嘗試打電話給報案人,但是沒有接通,電話進入了語音信箱。貝斯特說她在週一的新聞簡報前看過該事件的視頻,並將親自跟踪此案的發展。

該案發生的國會山「有組織抗議區」(Capitol Hill Organized Protest,CHOP)被稱作是無警察區域,但貝斯特指出這一說法並不屬實,且過去的48小時內警察們已經就此區域發生的犯罪案件做過多次匯報。另外,調度員和警務人員一直在與案件受害人或者電話報案人協調溝通,希望其與警察在CHOP區域邊界碰面,並且一旦有危及性命的事件發生,警察會毫不猶豫進駐此區域。「西雅圖沒有無警察區域,很多人在散佈我們城市被包圍攻陷的謠言,那都不是真的。」貝斯特補充說道。

其後晚些時間的新聞簡報中,貝斯特稱警務人員們會就「CHOP」區域事件謹慎回應:「目前情況下,我們不想讓事態升級,更不想讓社區人民面臨任何潛在的危險,或受到任何不必要的傷害。」據貝斯特解釋,警局正寄予市府官員跟「CHOP」領導人協商,將東部轄區歸還警局。而且自從警局撤走設備,拿木板圍好了轄區裡的窗戶後,一週內警察在整個東部轄區的回應次數已經增加了三倍。但是目前的交通情況下,從收到報案到趕至事發地點,行動時間也要比之前長出了三倍。

同日,在市政廳,市議會一致投票通過,禁止警察使用鎖頸方法和警察控制人時常用的武器,如催淚彈及不得遮掩警員徽章編號。市議員克沙瑪·沙旺(Kshama Sawant)將這些行動稱為歷史性行動,將其描述為朝著使警察部門非軍事化和降低其經費的第一步。 根據禁止武器的規定,任何西雅圖機構都不得擁有、購買、租賃、儲存或使用「動能彈、化學刺激物、聲學武器、能量武器、水砲、超聲波大砲或任何其他類似設備」。該法案還適用於向西雅圖提供援助的外部機構。它允許使用胡椒噴霧劑,但不能用於示威遊行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