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6月8日,當西雅圖警察局(SPD)表示,撤離東管轄區分局,並將警察局用木板封起來後,西雅圖國會山(Capitol Hill)地區附近,包括警察局大樓及卡爾·安德森公園(Cal Anderson Park)在內的數個街區,被一群示威者佔領著。

剛過去的週末起,3天內該區域發生了3宗槍擊案,1死3傷。由週六(20日)的第一宗槍擊事件後,人民群眾的焦慮和恐慌日益增長。週六的事件發生在凌晨2點20分,一名19歲男子被突發的槍擊射中,緊急送往醫院後救治無效死亡。半小時後一街之隔又有第二次槍擊發生,這次的受害者33歲,正在海景醫療中心(Harborview)重症監護室接受觀察,情況危急。週日的槍擊事件在晚上10點30分左右,一名17歲青少年肩部中彈受傷,被送往海景醫療中心。他已接受治療後出院,但拒絕與SPD調查人員合作。週二凌晨,第4名,30歲男子被槍傷,並無大礙。

在週六槍擊案發近40小時後,市長詹妮·杜肯(Jenny Durkan)終於就此事發表了一篇有準備的聲明:

「在國會山,每天都有上千名和平示威者聚集,其他地區每天也有總計上萬名群眾。所以市政府的重要職責就是確保全西雅圖地區在所有時間內保持安全,尤其是傍晚時段的國會山。警察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和SPD正在與西雅圖消防部等其他部門緊密合作,致力於出台應對不斷變化形勢的新策略。市政府將會繼續推進對該地區的改革,並同時尋求非裔社區內大小機構、商戶、居民、示威組織,以及可靠通訊機構等致力於平息事態工作的社會力量的支持。在未來的日子裡,我相信我們可以齊心協力共建擁有和平遊行環境的國會山,保證居民的生活質量,並向著警務工作的新方向邁出堅實的步伐。我們會順應時代的訴求,傾聽示威抗議的聲音,繼續推進摒除種族歧視的體制性改革,並持續改善有色人種,尤其是黑人社區的公共健康和經濟建設。」

同時,市長發言人發表聲明:「市長和市政工作人員一直在與CHOP區域周邊的居民和小商戶保持溝通,獲悉這個區域的情況日夜差別很大。我們一直與這些居民和小商戶討論合作,以解決他們安全方面的擔憂,並努力使他們收到騷亂威脅後可以第一時間得到緊急救助。同時,我們也在與該區域的LGBTQ人群合作,畢竟國會山都是他們的重要活動區域,尤其眼下還是他們的同志驕傲月(Pride month), 而其慶祝活動因為新冠疫情也被取消了,這是幾十年來的頭一回。還有一些社區組織和調解機構合作,使區域對話更加順暢,協調區域關係,警務改革,共建社區信任友好關係。」

但是一些國會山的居民表示,杜肯應該做出更多舉措,而不是只發個聲明。一名住在CHOP區域附近,不想透露姓名的男子喊話道,「我想邀請杜肯市長來CHOP區域住一晚,這樣她就能親身感受這裡的狀況了。是市長讓我們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她需要負起責任,參與進來,落實執法,而不是只口頭說說。我們現在的感覺是,因為市政官員的不作為,我們正在自己的街區當人質!」而多位接受《KOMO》新聞訪問的居民都表示,自己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活動,但同時指出現在的CHOP已經不只是抗議那麼簡單了。他們很擔心這樣的情況持續越久,情況就會越糟。

其後,CHOP區域的一個小組發出針對槍擊事件的聲明,稱事件的升級是因為群夥效應,結尾點出,「我們一直追求的都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所有人的公平。」一些CHOP區域內的示威者,還給呼籲市政府改革的組織人士發了公開信,提出了例如在CHOP區域設立毒品酒精安全使用區域、縮短抗議活動時長,以防止夜間混亂等方面的建議。同時信裡也呼籲大家,除了使用社交媒體之外還要採取更好的溝通方式。

數小時後,第2宗槍擊案發生。對此,杜肯週一表示,SPD將返回被廢棄的東管轄區分局。她說:「沒有暴力行為是可以接受的。我們為解決槍械暴力問題做出了不懈努力。」市長指,暴力正在擾亂數千名尋求解決種族不平等和警察過求使用武力行為的和平抗議者。她再次強調CHOP區域的暴力事件,已導致周邊的企業和居民的處於困境。杜肯說:「這座城市不允許在國會山附近的繼續發生槍械暴力事件。如果有人繼續留在公園裡,我們將考慮採取進一步行動來保護社區安全。包括與非裔領導的組織合作,與CHOP區域的人們進行溝通。並向那些無家可歸的人提供外展服務。」

杜肯表示,貝斯特清楚地表明,SPD需要返回分局,以響應及解決該區的治安問題。另外,貝斯特贊同杜肯的觀點,即只有警方和社區成員共同合作下,這座城市才能前進。貝斯特指出,CHOP區內的許多示威者都是和平的,但有一群人從事犯罪的人。貝斯特說:「這與政治無關,我不是政治家。這是生死攸關。我不能袖手旁觀,不能再看著另一個非裔或其他人在我們的街道上死去時,有人激進地阻止警察及其他急救人員進行救援。」

貝斯特指:「如果不是倉促立法,可能可以挽救生命。」貝斯特指的是,市議會禁止警方使用催淚彈等「不致命武器」。但負責監督警方的市議員稱,不應歸咎理事會。市議員麗莎·赫爾博爾德(Lisa Herbold)指:「我不知道催淚彈將如何幫助挽救那個在週六被槍殺的青年的生命。當警察到達現場時,該名青年已被送院。 」

同樣地,市長及警察局長沒有明確表明,將何時及如執行「清場」行動,還有何時重返分局。

杜肯其後宣佈,在她重新評審2020年預算後,她提議在2020年剩下的六個月,削減西雅圖警察局約百分之五的預算,約2000萬美元,並未像市議員期望的那樣大幅地削減。另外,杜肯指該2000萬元,將填補因新冠病毒疫情給西雅圖市創造了3.78億美元的缺口。杜肯的建議還有明年暫停招聘新警員,直到制定出「能反映社區公共安全優先事項」的新計劃。杜肯將在週三向西雅圖市議會的演講中提出該削減建議。市長還要求警察局在7月底前準備好將預算削減20%、30%和50%的模型。市長還提出了一項有色人種青年導師項目,預計支出500萬美元。

週二凌晨的槍擊案後,即使市長週一已要求人們開始清理及清拆CHOP區域後,示威者還是無動於衷。一些社區領導人和國會山居民們終於向示威者發出聲音,要求示威者在出現其他受害者之前回家。

「這次不是這樣」(Not This Time)的創始人安德烈·泰勒(Andre Taylor)表示,由於煽動者的心態和導致19歲的洛倫佐·安德森(Lorenzo Anderson)被謀殺的暴力行為,佔領行動已經變得無效。泰勒說:「我們的社區不支持暴力。而且在這裡被殺的是一名非裔青年。如果他們意識到這一點,他們將不會被困在某個地方。我認為他們還不理解『CHOP』的意思。 這就是問題。」泰勒一直在與CHOP區域示威者們交談,希望他們把「CHOP」看作一種可以全世界推廣的理念,而不是一個地方。

他計劃本週與牧師們一起回到抗議區,說服者示威者。在社區領導人將繼續進行局勢降級討論的同時,該市正在等待著社區領導人對CHOP的計劃。

@CHOPOfficialSEA在週三發表的推文中寫道:「CHOP佔領運動現已結束。」他們說,該組織在得知未實現的潛在威脅後,於週二晚離開了附近的卡爾·安德森公園。 但是,仍有數十名示威者聚集在警局以外的街區。他們說,在滿足他們的要求之前,他們沒有離開的計劃。 這些要求包括將警察預算削減50%,將資金用於修復式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等社區活動,並確保不起訴被捕的示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