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Aron Ranen@AP

(本報訊)在不到兩週內已發生兩次致命槍擊事件後,市長下令清理該地區後,西雅圖警方(SPD)週三凌晨在該市國會山的CHOP抗議區出現,正式拆除示威者的帳篷,並用自行車驅散抗議者。持續了20多天的西雅圖「被佔領」區域終告一段落,

警方在凌晨5點左右到達CHOP抗議區,西雅圖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發佈緊急行政令,宣布CHOP的聚集為「非法集會」(unlawful assembly)。警方先警告抗議者盡快撤離,稱要清除該區域,不合作者將面臨逮捕,並可能使用化學武器。根據《美聯社》報導,大約在凌晨6:15聽到一聲巨響後,接著是一團煙霧。警察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說,至少有32人,因「未能驅散、阻礙、抵抗逮捕和攻擊」而被捕。

貝斯特對記者說:「我們的工作是支持和平示威,但過去兩週在這些街道上發生的事情是不合法的,這是殘酷和觸動警方的底線,根本無法接受。」她還指出,由於警察仍然需要進入建築物檢查,因此她不確定東區分局何時將正式開放。

警察拆除了抗議者在帳篷周圍豎起的圍欄,並用警棍戳了戳灌木叢,顯然是在尋找可能藏在裡面的人。一名警員拆下一個標語板,上面寫著:「直到滿足我們的要求,我們才會離開:1.立刻將SPD預算降低至少50%。2.資助非裔社區。3.釋放所有抗議者。」

行動開始幾個小時後,大多數抗議者似乎已離開,武裝人員從屋頂上觀察,清理工作人員趕來清理抗議者在該地區設置的桌子和油布等物品。警方在一條推文中說,警察還調查了繞行該地區的幾輛車,因為他們發現裏面有人手持槍支並身穿防彈衣,並補充說這些車輛似乎沒有「可見的車牌」。

美國檢察總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在週三表示了對貝斯特的支持,他指,CHOP「破壞了示威者自稱捍衛的法治原則。」白宮新聞秘書凱里·麥肯尼(Kayleigh McEnany)在週三的簡報會上說:「我很高興地告訴大家,西雅圖已獲解放。」

杜肯在週三凌晨發佈緊急行政令,可能是因為週日的那場示威,已觸動了她的底線。

週日(28日),上百名示威群眾聚集到了西雅圖市長杜肯居住的街區,先是大呼夏琳娜·萊爾斯(Charleena Lyles),她是一名在2017年被警察暴力執法致死的黑人孕婦,之後強硬要求市府增加有色人口社區的財政投入,並削減西雅圖警察局的財政預算至一半。

遊行從 Warren G. Magnuson 公園開始,這是3年前被警察槍殺的萊爾斯家附近,一直到組織者認為的杜肯住所附近街道。其實杜肯的住處因為她之前的法律從業經歷是呈保密狀態的,所以也不清楚示威組織者是如何確定她家地址的。遊行群眾們表示這次一定要把他們的聲音和需求「送到杜肯家門口」。

週日的活動現場並沒有警察出現,倒是有一隊平民車手側道超車,在示威人群到達之堵住了路口。當天的和平聚集過程中,示威者拒絕了市長杜肯最近提出的警務預算削減 2千萬美金,也就是總體削減了5%的提案。同時,組織者們也強調了萊爾斯家庭提出的徹查其死因的請求。週日遊行隊伍中的一員,死者萊爾斯的一位表姐卡特里娜·約翰遜(Katrina Johnson) 說道︰「萊爾斯都已經去世3週年了,我們至今還沒有得到答案,這一點實在太傷人了。」

2017年的6月份,當時的萊爾斯在一起入室搶劫案之後撥打了911尋求幫助,之後卻被兩名警官連發7槍致死。警察方面解釋說當時沒有任何入室搶劫的跡象,且執法警察受到了萊爾斯突如其來的持刀威脅。

為萊爾斯的死亡正名的司法請求還沒有正式開展。2017年的12月,金縣官員道‧康斯坦丁(Dow Constantine)下令停止了該類司法請求,因為他認為這些請求很多都在為警察開脫,而對受害者家庭不利。康斯坦丁緊接著制定了新的上訴規則,然而卻受到了包括金縣警局、肯特市、倫頓市,費德勒爾韋以及奧本市府的法律質疑。不過西雅圖律師皮特·福爾摩斯(Pete Holmes)6月初宣布西雅圖市以已經決定撤回其對此規則的法律質疑。據萊爾斯的表姐約翰遜透露,萊爾斯的家庭成員們請求這些法律質疑都被撤回,而且希望市長杜肯辭職。

市長發言人指出週日當晚杜肯並不在家,而是在市政廳工作。當示威者們在公園聚集之時,杜肯在推特上發文表示︰「聽到了大家對各地做出改變的訴求,包括當地、縣內、州內、以及聯邦政府層面」,並表示已經在與西雅圖警察局局長貝斯特就如何調配社區和警務的財政投入,以及如何調整預算做積極的討論。她推文中寫道,「我會繼續跟與我意見不一的人們會見並討論。我的工作就是傾聽和回應。」

市長辦公室發出如下聲明:

「西雅圖市一直保有和平抗議和支持進步改革的傳統,市長杜肯也堅決擁護這些權利。市長本人將繼續聽取西雅圖黑人社區領導人們的意見,也會繼續努力將包括但不僅限於落實真正有效的系統性警務改革等方面的措施落到實處,以求創建一個強大而健康的良好社區。不管是住房,教育,青少年機會,還是經濟平等等方面的措施,市長都已經優先考慮並開始執行。並且她已經提議為黑人社區追加投資一億美金。

市長杜肯因為其之前在奧巴馬任期內的律師工作曾頻頻收到過死亡威脅,從而將自己和家人的住址加入了州政府設置的住宅保密項目。但是使執委會委員沙旺(Kshama Sawant)一直玩弄政治權術,無視市長及家人的安全問題,蓄意透露市長家庭住址給示威人員。當晚杜肯市長根本沒有在家,而是留在市政廳工作。西雅圖市的和平抗議可以,並且應該繼續進行,但這個過程中不應該讓親屬和孩子的安全受到威脅。」

市長杜肯週二更發表信,呼籲市議會議員對沙旺進行調查,並可能將其驅逐出市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