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Aron Ranen@AP

(本报讯)在不到两周内已发生两次致命枪击事件后,市长下令清理该地区后,西雅图警方(SPD)周三凌晨在该市国会山的CHOP抗议区出现,正式拆除示威者的帐篷,并用自行车驱散抗议者。持续了20多天的西雅图「被占领」区域终告一段落,

警方在凌晨5点左右到达CHOP抗议区,西雅图市长珍妮‧杜肯(Jenny Durkan)发布紧急行政令,宣布CHOP的聚集为「非法集会」(unlawful assembly)。警方先警告抗议者尽快撤离,称要清除该区域,不合作者将面临逮捕,并可能使用化学武器。根据《美联社》报导,大约在凌晨6:15听到一声巨响后,接着是一团烟雾。警察局长卡门·贝斯特(Carmen Best)说,至少有32人,因「未能驱散、阻碍、抵抗逮捕和攻击」而被捕。

贝斯特对记者说:「我们的工作是支持和平示威,但过去两周在这些街道上发生的事情是不合法的,这是残酷和触动警方的底线,根本无法接受。」她还指出,由于警察仍然需要进入建筑物检查,因此她不确定东区分局何时将正式开放。

警察拆除了抗议者在帐篷周围竖起的围栏,并用警棍戳了戳灌木丛,显然是在寻找可能藏在里面的人。一名警员拆下一个标语板,上面写着:「直到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才会离开:1.立刻将SPD预算降低至少50%。2.资助非裔社区。3.释放所有抗议者。」

行动开始几个小时后,大多数抗议者似乎已离开,武装人员从屋顶上观察,清理工作人员赶来清理抗议者在该地区设置的桌子和油布等物品。警方在一条推文中说,警察还调查了绕行该地区的几辆车,因为他们发现里面有人手持枪支并身穿防弹衣,并补充说这些车辆似乎没有「可见的车牌」。

美国检察总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周三表示了对贝斯特的支持,他指,CHOP「破坏了示威者自称捍卫的法治原则。」白宫新闻秘书凯里·麦肯尼(Kayleigh McEnany)在周三的简报会上说:「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西雅图已获解放。」

杜肯在周三凌晨发布紧急行政令,可能是因为周日的那场示威,已触动了她的底线。

周日(28日),上百名示威群众聚集到了西雅图市长杜肯居住的街区,先是大呼夏琳娜·莱尔斯(Charleena Lyles),她是一名在2017年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黑人孕妇,之后强硬要求市府增加有色人口社区的财政投入,并削减西雅图警察局的财政预算至一半。

游行从 Warren G. Magnuson 公园开始,这是3年前被警察枪杀的莱尔斯家附近,一直到组织者认为的杜肯住所附近街道。其实杜肯的住处因为她之前的法律从业经历是呈保密状态的,所以也不清楚示威组织者是如何确定她家地址的。游行群众们表示这次一定要把他们的声音和需求「送到杜肯家门口」。

周日的活动现场并没有警察出现,倒是有一队平民车手侧道超车,在示威人群到达之堵住了路口。当天的和平聚集过程中,示威者拒绝了市长杜肯最近提出的警务预算削减 2千万美金,也就是总体削减了5%的提案。同时,组织者们也强调了莱尔斯家庭提出的彻查其死因的请求。周日游行队伍中的一员,死者莱尔斯的一位表姐卡特里娜·约翰逊(Katrina Johnson) 说道︰「莱尔斯都已经去世3周年了,我们至今还没有得到答案,这一点实在太伤人了。」

2017年的6月份,当时的莱尔斯在一起入室抢劫案之后拨打了911寻求帮助,之后却被两名警官连发7枪致死。警察方面解释说当时没有任何入室抢劫的迹象,且执法警察受到了莱尔斯突如其来的持刀威胁。

为莱尔斯的死亡正名的司法请求还没有正式开展。2017年的12月,金县官员道‧康斯坦丁(Dow Constantine)下令停止了该类司法请求,因为他认为这些请求很多都在为警察开脱,而对受害者家庭不利。康斯坦丁紧接着制定了新的上诉规则,然而却受到了包括金县警局、肯特市、伦顿市,费德勒尔韦以及奥本市府的法律质疑。不过西雅图律师皮特·福尔摩斯(Pete Holmes)6月初宣布西雅图市以已经决定撤回其对此规则的法律质疑。据莱尔斯的表姐约翰逊透露,莱尔斯的家庭成员们请求这些法律质疑都被撤回,而且希望市长杜肯辞职。

市长发言人指出周日当晚杜肯并不在家,而是在市政厅工作。当示威者们在公园聚集之时,杜肯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听到了大家对各地做出改变的诉求,包括当地、县内、州内、以及联邦政府层面」,并表示已经在与西雅图警察局局长贝斯特就如何调配社区和警务的财政投入,以及如何调整预算做积极的讨论。她推文中写道,「我会继续跟与我意见不一的人们会见并讨论。我的工作就是倾听和回应。」

市长办公室发出如下声明:

「西雅图市一直保有和平抗议和支持进步改革的传统,市长杜肯也坚决拥护这些权利。市长本人将继续听取西雅图黑人社区领导人们的意见,也会继续努力将包括但不仅限于落实真正有效的系统性警务改革等方面的措施落到实处,以求创建一个强大而健康的良好社区。不管是住房,教育,青少年机会,还是经济平等等方面的措施,市长都已经优先考虑并开始执行。并且她已经提议为黑人社区追加投资一亿美金。

市长杜肯因为其之前在奥巴马任期内的律师工作曾频频收到过死亡威胁,从而将自己和家人的住址加入了州政府设置的住宅保密项目。但是使执委会委员沙旺(Kshama Sawant)一直玩弄政治权术,无视市长及家人的安全问题,蓄意透露市长家庭住址给示威人员。当晚杜肯市长根本没有在家,而是留在市政厅工作。西雅图市的和平抗议可以,并且应该继续进行,但这个过程中不应该让亲属和孩子的安全受到威胁。」

市长杜肯周二更发表信,呼吁市议会议员对沙旺进行调查,并可能将其驱逐出市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