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編譯)在週日的講話中,教育部秘書長貝茜·德沃斯(Betsy DeVos)要求K-12公立學校們秋季開學,開啟在校式學習,並聲稱學生們在校「任何方面」(in any way)都不會有危險。然而在疫情全美肆虐的當下,她的這一言論沒有得到任何支持。白宮新聞秘書凱里·麥肯納尼(Kayleigh McEnany)週一也錯誤地描繪了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對此事的說法。事實上一些兒童及青少年已經嚴重感染了新冠病毒,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博士強調,目前兒童傳染成人的風險是存在的,只是數據還不完備。

即使如此, 特朗普依舊在繼續散發關於美國抗疫工作取得成功的錯誤言論。而事實是,美國被新冠病毒的打擊力度已經在全球名列前茅,並且目前依然沒有控制住疫情發展的勢頭。

下面我們整理了一些近期政客的言論和其背後的事實真相:

關於學校

德沃斯︰「沒有數據顯示孩子們在學校會有任何方面的危險。」 — 「週日福克斯新聞」(Fox News Sunday)採訪。

事實: 雖然兒童相較成人來說沒那麼容易感染新冠病毒,但是CDC也已經統計了上千例18歲以下的病毒攜帶者。目前就說孩子們沒有任何危險是不成熟的。而且除了兒童自身感染的風險之外,他們會把病毒傳染給抵抗力較差的成人,比如教師、家長和祖父母的風險也要考慮在內。

CDC的研究指出,「雖然兒童感染COVID-19 的病例都不算嚴重,但是這個年齡段的新冠住院案例也是存在的。」疾控中心對於K-12學齡兒童重新返校的指導意見目標是「保護學生、教師和行政人員和所有工作人員,減緩新冠病毒的傳播。」並指出「全員在校課程」會是病毒傳播的「最高風險」,同時建議學校採取全員佩戴口罩、隔桌入座、錯峰排課,教室進餐,以及「必要時待在家中」,以避免病毒的傳播。

就在上週,白宮冠狀病毒協調員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曾評價,美國還沒有對兒童進行足夠的測試,不了解兒童是否會是疫情傳播的主力軍。 她說10歲以下的兒童是測試最少的年齡段。

關於病毒

特朗普︰ 「美國的新冠死亡率已經下降了很多。」— 來自總統7月6日的推特(Twitter)。

事實: 美國很多地區的死亡率隨著檢測量增加有所下降是事實,但死亡率並不是真的已下降,只是暫時潛伏在病患中。正如現在,大家預期的死亡率上揚拐點已經開始了。據《美聯社》分析,這次死亡率攀升主要來自南部和西部各州的死亡病例。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上週二也指出,「對死亡率暫時走低就沾沾自喜的言論是錯誤的」,他建議美國人「不要錯誤地滿足現狀,放鬆警惕」。

美聯社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做出的分析顯示,截至週五(10日),美國單日死亡的7日平均值已經從兩週前的578例上升到了664例,雖然這一數字還是低於4月。

特朗普︰ 「我說過無數回了,我們的確診率這麼高是因為我們比其他國家實行了更多的檢測。我們已經檢測了4千萬人口,比如如果我們只檢測2千萬,那我們的確診率就會減半。這一點沒人報導!」 — 來自總統上週四的推特。

事實︰他的這一言論是錯誤的。總統自己的公共衛生官員都否認了這一觀點。感染率在上升就是因為人傳人的速度在增加。

檢測量的增加確實會帶來增高的確診數字,但事實遠沒有這麼簡單。仔細看一下,就會發現一個可怕的現象:全美範圍內的檢測陽性率都在上升。這是疫情全美肆虐,且檢測已經跟不太上的明確信號。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新冠病毒資源中心指出,「居高不下的陽性檢測率說明政府只檢測已經在尋求醫療幫助的重症患者,這種檢測是不全面的。」

而美國民眾現在依然在排長隊等待檢測,還經常因為沒有症狀而無法進行檢測,即使檢測了,也要被強制等待多日才能知道結果。

特朗普︰「我們的新冠死亡率是全世界最低的。」— 來自總統上週二的推特。

事實: 這一言論是完全沒有理論根據的。

各國確切的死亡率是無從得知的,因為每個州份統計的方式不一樣,而且有些匯報的數字並不可信。在不知道確切感染人數的前提下是無法統計其中的死亡比例的。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保留的統計數字,我們可以比較記錄在案的死亡數字和匯報的確診數字。這一統計顯示美國的死亡率在世界範圍內是高於大多數其他國家的。而當統計範圍擴大到歐洲國家之後,美國的數字看起來好看了一些,但即使這樣,美國的死亡率也是很可觀的。

當然了,這樣的統計也並不能提供一個準確的衡量標準,因為檢測和匯報都有偏差,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記錄也不是為了提供這樣的標準的。唯一能知道到底有多少確診被漏報,從而有多少比重的患者死於新冠病毒的方法,就是全面開展血液檢測,查免疫系統裡有病毒抗體的人數。這一工作全球範圍內只有少數地區在開展。

關於經濟

特朗普︰「我們現在的就業增長是歷史最高。」— 來自總統上週三的推特。

事實: 是的,但那是因為跟在了失業率歷史最高之後。

隨著疫情帶來的隔離和商舖關閉,美國經濟在今年3、4月份流失了2千2百萬就業崗位,用僅僅兩個月就把過去十年的就業增長一朝抹平。在那之後,有750萬,也就是約三分之一的工作崗位隨著經濟的重啟得到恢復。但即使這樣,美國如今的失業率依然有11.1%之多,比4、5月份是下降了,但依然是大蕭條以來的最高值。

特朗普政府對拜登

特朗普的一則選舉廣告中,有人在拜登任職期間撥打911得到的語音留言是:︰「你現在撥打的是911緊急熱線,由於警局的預算削減,很抱歉現在沒人可以接聽您的電話。」廣告結尾的落款是︰「拜登統治下的美國你是得不到安全的。」

事實︰拜登並沒有加入削減警局預算的陣營。事實上他還提議了更多的警力投資。在拜登成為民主黨候選人之前很久就發布過其政府的刑事司法議程,裡面提議要向警察部門撥款聯邦資金,用以「避免悲劇和不公死亡的必要培訓」,並計劃本著公平公正、按比分配的原則聘用更多各種膚色的警員。具體來說,拜登還倡議了向現存的聯邦社區警力補助金項目再注入3億美金的項目。這可是要為警局增加預算,而不是削減。

拜登團隊對特朗普

拜登︰「總統特朗普聲稱自己是美國人民的戰時領袖,但是他不但沒有負起責任,還向病毒揮舞起了白旗:下令放慢病毒檢測,並告訴美國人民,他們除了對病毒『安之若素』沒有別的辦法。」— 發佈於美國新冠確診超過3百萬的上週三。

事實: 需要澄清一點的是,政府並沒有聽從總統關於減少檢測的命令,檢測照舊。

一開始,特朗普否認其在俄克拉荷馬州的塔爾薩市(Tulsa, Oklahoma)的選舉召集會上發表的「我告訴我的工作人員,拜託放慢點檢測速度吧,因為他們一直不停的在檢測」的言論是開玩笑,但幾天後,他聲稱自己當時的言論並不是認真的。

不管怎樣,事後特朗普政府的多位公共衛生官員向國會做出了一系列聲明,證明總統從來沒有要求他們減慢檢測,相反他們正在盡一切努力去增加檢測數量。不過檢測能力依然嚴重不足。

另外,俄克拉荷馬州州長凱文·斯蒂特(Kevin Stitt)週三(15日)表示,已確診新冠肺炎,現時正接受家居隔離,他的妻子和兒女則對病毒呈陰性。他是美國首位感染COVID-19病毒的州長。目前仍未知道斯蒂特的感染途徑,但他和當地衛生官員都認為不太可能與上月出席特朗普在州內舉行選舉召集會有關。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顯示,截止西雅圖時間週三12︰30分,全球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總數超過1,340萬例,美國目前確診人數遠超其他國家,達3,465,031例,死亡病例數為136,940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