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截至目前,西雅圖市議會的多數成員都讚成將西雅圖警局(SPD)經費預算削減50%,資金用於其他社區需求。成員麗莎·赫爾博爾德(Lisa Herbold)、丹·斯特勞斯(Dan Strauss)和安德魯·劉易斯(Andrew Lewis)還在上週四表示,會支持由「西雅圖非刑事化」(Decriminalize Seattle)和「現在改善金縣公平權益」(King County Equity Now)組織發起的項目執行指南。

在這之前,他們幾位市議會的同事塔米·莫拉萊斯(Tammy Morales)、克沙瑪·沙旺(Kshama Sawant), 特蕾莎·摩絲達(Teresa Mosqueda)以及市議會主席洛雷娜·岡薩雷斯(LorenaGonzález)就已公開表達過對削減警務預算50% 的支持,並承諾會盡快採取措施。

這意味著到今天為止,總共9名市議員中已經有7名支持了50%的削減計劃。不過他們離成功還有不少程序要走:一是需要陳述預算削減的具體方法;二是在通過預算相關的立法,並否決市長的反對票之前,議員們需要獲得至少6票贊成。目前來看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並沒有贊成50%削減計劃,而且她曾勸阻過迅速裁減警費的行動,表示要從長計議。

在週三的預算委員會上,議員們稱警局的2021財政預算需要從今年的4億零9百萬美金削減至一半,而且2020剩餘時間的預算也應該在今年夏天之前減半。

Decriminalize Seattle和King County Equity Now列出了有關削減警局開銷的4點提議:

  • 將西雅圖的911調度從警局撤除
  • 加強維護公共安全的社區舉措
  • 資助社區領導項目進而“體驗不依賴警察的生活”
  • 投資建造價格親民的住房

這項舉措的目標是「從警局的預算中拿出一部分資金構建一個安全可信任的社區。」Decriminalize Seattle的傑基·沃恩(Jackie Vaughn)在上週四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到。

市議會目前正在考慮2020年的市預算應該做出怎樣的調整,來應對新冠疫情和經濟危機帶來的衝擊。市長杜肯上個月提議了在2020下半年,削減2千萬美金警力預算,用以填補市預算缺口。本週一,杜肯和SPD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宣布了一份削減2021年警察部$7,600萬元經費計劃。其中包括從SPD預算中調動5600萬美元,並將一些職責移交給其他部門,包括交通執法轉移到西雅圖交通運輸部。通過在2021年暫停招募警力和減少加班時間,將削減另外2,000萬美元。

這一數字離市議會的目標還差很遠。市議會是有權利更改市長的2020預算再平衡計劃的,但是接下來的幾週就要快速採取行動,因為他們在這個秋季就要與市長達成2021年的預算協議。

在一封有關市議會4點提議的郵件裡,市長杜肯的女發言人凱爾西·尼蘭(Kelsey Nyland)說︰「我們不反對這些建議,它們都有利於建設一個更加公正公平的社會秩序。但這些提議其實都只在最初確立時看起來重要,後續並非如此。如果我們在接下來討論時不考慮到這一因素,那麼就很難達成有效持久的解決措施。」

尼蘭在郵件裡還提到,警局的911調度部門現在已經是平民職位,而非宣誓官員了,把他們從警局移除雖然可以減少警局的開支,但是並不能為社區項目籌得多少資金。她同時提到,市長已經就公共安全投入方面與市議會攜手採取了一系列鼓勵社區領導的舉措,並且指出「單純削減警務預算並不能在挽救房市危機方面有多少影響。」

在上週三的一封通信中,高級副市長邁克·方(Mike Fong)警告市議會,重大且快速的警費削減會造成大量警官失業,這是弊大於利的,並指出這些大幅削減2020警費預算的「魯莽做法」只會讓警局「難以開展基本職能」,而「並不能服務我們的社區」。他建議市議會與市長合作,採取長期、有系統的改變措施。

與此同時,市議員安德魯·劉易斯(Andrew Lewis)正在計劃利用削減的警費打造一個全新的精神健康和應急處理項目,讓非武裝的醫務人員和危機處理工作人員可以第一時間處理患者的精神健康問題。在西雅圖乃至全國如火如荼,要求削減警費的抗議活動中,劉易斯認為這個新的應急處理項目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替代警察,並且減少警局的壓力。他希望市議會可以考慮這個夏天就把削減的警費投入到這樣的項目中。

在他的聲明中,劉易斯還例舉了一個俄勒岡州尤金市(Eugene, Oregon)的危機應對項目,叫「街頭危機救助模式」(Crisis Assistance Helping Out On The Streets), 簡稱 CAHOOTS。這是一個由當地非營利組織私營的項目,已經負責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911求助電話,而據項目人士介紹,這些電話求助者中只有很少一部分要求他們去進一步聯繫警察。

自從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發生後,CAHOOTS 已經被全國媒體廣泛報導,類似的項目也被包括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加州奧克蘭市,科羅拉多州丹佛市和在內的多州紛紛提議。

華州的金縣其實已經有一個類似的項目,叫做「流動危機小組」(Mobile Crisis Team),是由收容所和住所供應方- 市區緊急服務中心(Downtown Emergency Service Center)聯合運作的。但是這一項目並沒有嵌入911系統,大部分求助電話都是到場的警察轉接進來的。據負責人丹·馬龍(Dan Malone)介紹,這一團隊僅有38人,每天接聽的電話已經有十幾個。「他們在目前的模式裡已經很忙碌了,所以如果想要建立一個他們可以直接趕到現場處理危機的方式,那就需要增加人手。」

就在去年,市長杜肯也曾推出過一個叫做「Health One」的類似項目,是從消防部門分支出來,由社工和消防員構成的。這個項目是911應答的一部分,但是專門處理非緊急事件。截至2月份,這個團隊已經幫助了275人。雖然他們總共接聽的電話目前還不清楚。

也有一些俄勒岡州的批評人士指出,目前只是分擔警局的責任是不夠的,畢竟非盈利組織同樣可能會歧視非裔和土著族群,應該根據當地的社區人口組成來設計這樣的應急措施。比如CAHOOTS 服務的 萊恩縣(Lane County)就有90%左右的居民都是白人。

目前劉易斯的項目提案還在初期階段,他也表明自己會保持開放心態,接受這一項目的合理調整。但他同時指出,「項目每延遲一天推行,我們的社區就會多一天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