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編譯)在連續幾天的商討後,週一(10日),西雅圖市議會以7:1票數,通過削減西雅圖警察局(SPD)4億美元年度預算中的近400萬美元,約14%的經費。當中包括削減十多名高級指揮官的薪水、取消導航小組、減少海港巡邏隊、特勤隊、公共事務部及騎警(騎馬警察),涉及多達100名警員。

在市議會通過該方案數小時後,SPD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發給SPD內部員工的電子郵件中宣布辭職,將於9月2日生效。貝斯特是西雅圖首位非裔女警察局長,她於2018年7月被任命為該市的警察局長。她在SPD工作了28年。「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是現在該是時候了,」貝斯特在電郵中寫道。「我要感謝杜爾坎市長在最美好的時期和艱難的時期給予的支持。我有信心該部門將渡過這些難關。SPD確實是美國最好的警察局。請相信我,當我說西雅圖絕大多數人都支持和感謝你們。」

有關貝斯特的請辭,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在電子郵件中回應指,她深感遺憾,但明白貝斯特並接受她的決定。市長讚揚了貝斯特的工作︰「她的勇氣、優雅和正直啟發了我,並使我們的城市變得更好。」

本月1日,週六晚上8時半,大約200名「激進」抗議者出現在貝斯特位於斯諾霍米甚縣(Snohomish)居住的社區。數日後,貝斯特致信給西雅圖市議會,並敦促市議會「捍衛正確的立場」。

集會支持警察

眼見金縣的致命槍擊案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將近45%,超過140人在金縣被槍殺,幾乎與去年全年總數相近。槍擊案約有40%在西雅圖發生,其餘槍擊事件主要發生在金縣南部。令人不安的增長發生在市議會削減預算之時,終於,有一場遲來的支持警察集會。

剛過去的週日(9日)下午,西雅圖市政廳的前院、走廊和陽台都聚滿了高呼口號的人群,他們要求市政廳捍衛警察的權益,而不是削減警局的預算。樓下的第四大道上,一小隊警察手持警棍,用自行車做障礙物將抗議者與警察支持者分隔開來。兩側的參與者們,交談中表達的觀點複雜各異,還時不時被激進人群充滿嘲諷和恨意的叫喊打斷。

支持警察一方的抗議是由西雅圖警察協會(Seattle Police Officers Guild,SPOG)組織的,包含了非執勤警察及其家屬們。他們請求為警察正名,呼籲人們不能只看到警察在動亂情況下的暴力執法。這其中也有一些與警察無關,但是擔心事態發展的普通居民參與。而街道對面的反抗議者們則逼近警察築起的分隔線,並大聲叫罵SPOG,稱其為「極右政治的前線」。

一般來說,警察沒有許可是不能直接對媒體發聲的。但是最近一位任職了32年的退伍老兵警察匿名對媒體表示,「我從來沒有暴力執法,也沒有對人開過槍,平時還會去做很多跟移民相關的社區服務。」但現在人們將他與對非裔美國人暴力執法的警察們混為一談,讓他深受其害。

談到這份工作的不易,他表示想邀請市議會的人員們「來前線親身感受一下,最好能指導我們在和平示威演變成暴力遊行時,該怎麼一邊應對人群的暴力抵抗甚至投擲雜物,一邊成功清出一個路口或者一段高速路」。

在第五大道兩側,是清一色身穿黑衣的年輕白人們,裡面不少人是抵制警察的激進分子。這其中,幾個來自巴拉德高中(Ballard High School)的16歲少女在人群中非常顯眼,因為她們既沒有穿黑色衣服也沒有佩戴護目鏡或頭盔等防護措施 。

其中一個名叫維吉尼亞(Virginia)的非裔女孩稱自己看到有那麼多支持警察的白人感到非常「難過」,因為「非裔們正在死去,而這些白人還在維護殺人兇手們」。維吉尼亞稱自己相信有一部分警察是正直和誠信的,但是她「不認為整個系統是正直和誠信的」。「這個系統才是問題所在 」,她說道。

總體來說,週日的示威和反示威都是和平進行的,雖然也有幾起小型鬥毆發生,與主要衝突現場只隔一個街區。主要衝突發生在幾個右翼「驕傲男孩」(Proud Boys)成員和抵制警察的抗議者之間。兩個群體之間先是互罵,然後等「驕傲男孩」們下坡走到第三大道時,有人朝他們扔了一個水瓶,混亂隨之發生。

拳腳相向自是不必多說,兩方還互扔了木棍等重物,當場有人眼睛受傷。但是他們打完就立即四散了,在第四大道忙著維持秩序的警察們並沒有參與交涉。

另外一邊,市政廳高高的陽台上,一位退休的X光技工約翰·巴爾夫(John Balph)說,他希望市議員 們「需要傾聽不同人群的意見,而不是誰大聲聽誰的」

巴爾夫稱,爭取非裔人群權益的活動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確實需要改變和改革」。但是市議會最近提出的舉措要把警察從流浪人群導航小組中撤除,並以此作為削減警察預算的第一步,是十分「輕率的解決辦法」。現在市區的公園都被流浪人群的帳篷佔領了,而導航小組是唯一能整治這一現象,還市區衛生和安全的措施。

他還說到,來市政廳的路上他看到無數西湖區的店鋪都用木板把自己釘起來以防被打砸,非常令人沮喪。「白宮和特朗普給我們帶來的壞消息已經夠多了,而現在的西雅圖也實在讓人抑鬱。」

另一位手持喇叭的SPOG 代表也大聲表達了相同的感受:「我們的城市現在很危險, 但是如果我們再把警察局的預算也減掉,我們的公共安全防線就徹底崩潰了。」

一位來自倫頓(Renton)的音樂老師金·雷德爾(Kim Rendle)專程來西雅圖支持警察遊行,並稱自己認為警察的存在是為了守護弱勢群體,誤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及其他非裔都是執法中的「不幸意外」。並補充道,「任何心懷善意的人都會對不公正的死亡義憤填膺,但是如果沒有警察,那更多的非裔會在犯罪案件中死去。」

西雅圖一名警察的妻子Erin稱她的丈夫從事這項職業就是為了幫助他人,維護社區安全。警察們「是願意傾聽人們的意見的。但現在市議會的做法只是在一味懲罰警局」

而就在此時,她的丈夫看到路過的「驕傲男孩」成員們忍不住打斷對話,「這些人的出現是不符合今天的主題的,這不是我們要傳達的信息!」可以看出,他要想把自己和整個警察群體跟這個人群劃清界限。然而他的這一立場反示威者們並不領情,不少人堅定認為,「驕傲男孩」們的出現有力證明了「SPOG就是極右政治勢力的前線」這一觀點。

再回到陽台上,那位任職了32年的老兵警察還在默默神傷,感慨人們對警察信任的缺失,自己也開始對這一職業產生困惑。他提到自己與妻子多年都在從事支持阿富汗穆斯林和烏克蘭基督徒難民的工作,他也已經做了十年的基督教監獄牧師,還與不少前重犯都成為了朋友。

當被遊行人群的聲浪打斷時,他說道︰「我多麼希望我們也可以高喊非裔的命也是命,因為這是事實啊!我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都是熱愛我們的社區家園的。」說到這裡,激動尋找措辭的他已經紅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