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 編譯)關於最近流出的關於亞馬遜要把位於西雅圖市中心的辦公室搬到周邊市郊的新聞,當事者表示並不想多做說明。不過隨著疫情的衝擊,經濟專家預測很多地價和經營成本高昂的城市都會面臨大企業流失的風險。

上週四(13日)的彭博社報導裡,亞馬遜向其西雅圖員工提供了5個新辦公地點的選擇:博塞爾(Bothell)、伍丁維爾(Woodinville)、倫頓(Renton)、塔科馬(Tacoma)、雷德蒙德(Redmond)或者伊薩誇(Issaquah)。

這份報告引用了簡單登在社交及新聞網站《Reddit》上的亞馬遜內部消息,並暗示著「新冠病毒的大爆發和新增的當地企業稅讓這個電商巨頭決定重新考慮在家鄉的辦公選址問題。」

緊接著的週五,亞馬遜坐實了這一傳聞。這個在西雅圖擁有5萬明員工的科技巨頭選擇了正面回應彭博社的報導。但也有業內知情人士透露,亞馬遜只是對員工進行了一次例行問卷調查,而這項調查旨在「為公司的長期發展提供信息參考,尤其當下新冠疫情為公司的辦公選址問題提供了新的機會。」

該人士還提供了一張問卷截圖,說明這一長期發展的規劃裡並沒有把西雅圖市區排除在外,而且不管問卷結果如何,現階段都「只是想法而已」。

不過這些澄清都很難讓西雅圖商界安心。亞馬遜在2018年以威脅搬離西雅圖為籌碼,阻止了一項針對大企業的徵稅政策。但是現在它又再度面臨市政廳於7月1日通過的「快速啟動」稅收,目標是資助西雅圖的住房、商業和社區發展。

這項針對每年發放7百萬美金工資以上公司的累進型稅收,將會對像亞馬遜這樣每年至少發出10億美金薪酬的大公司,徵收其年薪40萬以上的員工2.4%的個人所得稅,預計會籌集2億多美金。

很多商業領袖都警告這樣的增稅會將很多本來就對這座城市的高成本,高犯罪等負面因素不滿的大公司從西雅圖逼走

西雅圖市中心協會主席喬恩·肖爾斯(Jon Sholes)說道︰「西雅圖不能再給大公司們搬離我們市中心的理由了。我們現在很擔心其他大公司也會考慮重新選址,畢竟新稅法還沒有覆蓋在普吉特海灣(Puget Sound)的其他地區。」他還向西雅圖市政廳發送了一封控訴新稅收的官方信函。

要說新冠疫情給西雅圖的公司們帶來了什麼影響,那麼僱傭稅一定是會左右其選址決定的重要一塊。但即便稅收問題再關鍵,眼下肆虐的疫情也讓局勢發生了不可忽視的變化。華盛頓大學致力於研究科技公司在西雅圖影響的歷史學家瑪格麗特·奧瑪拉(Margaret O’Mara)指出,隨著大公司們居家辦公策略的順利推行,像亞馬遜這樣「之前認為園區式集中辦公是企業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大公司,如今也開始意識到辦公地點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

與此同時,很多員工也意識到「我很喜歡在家上班,等疫情結束了我可能想要一週去辦公室上幾天班,但是不用通勤的日子真的太舒服了。」

而這一認識不只產生在科技公司裡。奧瑪拉也提到了最近想要出售其全新貝爾維尤(Bellevue)門店的著名戶外品牌店REI,它們打算將辦公室搬到周邊的衛星城市。

奧瑪拉認為,新冠病毒讓大公司們做了個規模龐大的試驗,結果證明它們之前看重的昂貴寬敞的市中心辦公空間其實並不是不可或缺。

當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居家辦公成為未來工作的常態。據一份華爾街日報的報告顯示,這項「規模龐大的試驗」也反映了在家工作模式的很多問題。一些調查也顯示不少公司都發現了例如員工工作效率低下,僱傭流程緩慢以及培訓員工不便等問題。

除此之外,亞馬遜等公司在西雅圖市中心投下的重金投資也不是能輕易放棄的。

西雅圖市中心一家薑汁啤酒公司的老闆雷切爾·馬歇爾(Rachel Marshall)說到,「我相信人們還是會回到市區的」。她的店面位於第七大街和雷諾拉街道(Lenora Street)交匯處的一棟亞馬遜幾乎空無一人的辦公樓裡,她說「我們真的很難撐到他們回來。」

但是其他人會好奇新冠疫情是否會改變亞馬遜等大公司對西雅圖市中心高昂運營成本的評估看法。

華盛頓大學公共政策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雅各布·維格多(Jacob Vigdor)指出,一場疫情讓大家看清了大城市在大公司身上施加的各種包括高價辦公室、高房價和交通擁堵等在內的高昂費用成本。也讓各公司們不禁質疑,「在高價又堵車的市中心保持公司的運轉,還要開出高額的薪資才能招到人才是明智的策略嗎?」

維格多同時指出,所有成功的大城市都是兩種力量的相互作用,一種會吸引僱主和從業者,另一種則會驅逐他們。已經數十年持續吸引外來客的西雅圖,現在已經很難再維持這個平衡了。「現在也許就是臨界點了,倒不是因為城市政策,而是取決於城市不能控制的力量。」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