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經過長達數十年的艱苦爭取選舉權的鬥爭,女性在100年前的8月18日,《第19條修正案》(19th Amendment)獲得批准加入憲法的情況下贏得了投票權。但是,直到數十年來,女性的政治參與才在文化上得到更廣泛的接受,並且有色女性(尤其是非裔)在1965年通過《投票權法》獲得了更大的投票權之後,她們才成為主要的投票人群。候選人試圖「博取」女性選民的票,而選舉專家討論如何吸引女性選民。在過去的40年中,在每次總統選舉中,女性的投票率都高於男性,並且女性佔已登記選民的大多數。在2016年的大選中,女性的選票比男性多了近一千萬。

儘管爭取政治平等的鬥爭還遠遠沒有結束,但是自1920年以來,女性已經大大改變了投票狀況。以下是在2020年大選前需要了解的三個事實。

自2016年以來,女性在政治上的參與度更高。

對於某些女性而言,特朗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獲勝,標誌著女性權利的倒退,特別是因為他對女性的貶抑評論、針對他的性行為不端指控以及他的反墮胎立場。同樣,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失利,給所有希望她成為第一位女總統,改寫歷史性里程碑的人受到不小的打擊。

這些事件立即激怒了全美婦女。特朗普2017年宣誓就任美國總統的第二天,在首都華盛頓舉行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單日抗議活動之一╴首屆婦女大遊行,吸引數十萬人參加,然後每年全美多個城市都繼續舉行年度大遊行。

這種新興的、充滿公民參與精神的,通過諸如#MeToo和Time’s Up之類的運動不斷發展。此外,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當選國會議員的女性人數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最近,在2020年副總統提名中,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名賀錦麗),成為美國歷史上主要黨派副總統候選人中的首位亞非裔女性。

這一趨勢說明,女性現在比以往更多地參與政治活動,專家們希望這種勢頭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發揮作用。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項調查中,自2016年以來,將近三分之一的女性選民表示,她們更多地參與了政治運動和事務,還有31%的女選民說她們將在2020年的大選中變得更加活躍。

有色女性是增長最快的投票人群。

儘管能看到大多數女性自2016年,對特朗普的表現強烈不滿,但有色女性的反對聲音更明顯。很多民意測驗表明,白人女性主要支持特朗普,而有色女性則絕大多數選擇了希拉里。有色女性雖然不分派別的,但已成為美國增長最快的投票人群。

從2000年到2017年,有色女性的投票年齡人口增加了一半以上,即多了近1350萬張選票。在同一時期,白人女性的登記選民增加了8%。自特朗普擔任總統以來,投票參與率一直持續不斷上升。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有色女性的投票率比2014年高15個百分點。

尤其是非裔女性,是最大的投票人群之一。在2018年其55%的投票率,比全國平均水平高出6個百分點。專家預測,非裔女性選民將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關鍵。

女性已經轉向藍陣營

1980年羅納德·裡根(Ronald Reagan)當選時,女性在政黨上的「偏好」首次與男性出現分裂。共和黨人在女性問題上傾向偏右,如反對墮胎和《平等權利修正案》,因此只獲得了47%的女性選民的選票,而男性選民的選票則有55%。此後,差距仍然存在,民主黨更獲女性選民青睞。

在過去的四年中,女性選民總體上「偏離」共和黨的現象更加明顯,使有共和黨人對大選表示擔憂。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人女性,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幫助民主黨人重奪眾議院的控制權。2018年有49%的白人女性投票支持民主黨人,而2016年的投票率為43%。

這趨勢在2020年更明顯。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調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在女性選民支持率中以兩位數的優勢領先現任總統特朗普,支持率分別為56%和42%。

對此,為了爭取女性選民的票源,特朗普18日表示,他會特赦著名美國女性民權運動蘇珊·安東尼(Susan Anthony)的罪,並宣布2020年8月為全國選舉權月。蘇珊·安東尼在1872年,因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的投票行為而被捕。100年前的第19修正案,正是蘇珊·安東尼、伊麗莎白·卡迪·斯坦頓(Elizabeth Cady Stanton)和柳克麗霞·莫特(Lucretia Mott)等女權運動的先鋒籌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