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編譯)上週,亞馬遜宣布將會在除了在老家西雅圖之外的多個分部增加數千個職位,引發了該市民又一輪的恐慌。只是這次,我們依然成功偏離了要恐慌的重點。

據《普吉特海灣商業雜誌》(Puget Sound Business Journal)報導,「商業組織紛紛抨擊西雅圖市議會實行的新工資稅,」並指出亞馬遜這位科技巨頭陸續在紐約、丹佛、聖地亞哥及其他城市擴展業務,卻「唯獨繞過了西雅圖」。

報導還引用了今年7月西雅圖通過的一項針對大公司年收入15萬美金以上員工的工資稅。這項稅法將在明年生效,旨在資助當地小企業發展、提供適價住房以及緩解疫情壓力。

西雅圖市中心協會也指出,「如果這項稅法持續生效,那麼亞馬遜不會是唯一一個從西雅圖搬走的大公司。」一家小商舖的店主也在推特上發文譴責西雅圖市議會,「徵稅,徵稅,早晚把大家都徵走!如果亞馬遜走了,很多企業都會受影響,包括我在內。」

亞馬遜真的會走嗎?我們不知道,畢竟這家公司向來以政策保密著稱。不過這幾年它不止一次暗示過在西雅圖的發展已經趨近飽和。再看一下南湖聯盟(South Lake Union)在新冠疫情前就達到的發展密度,這一說法倒是很好理解。

然而關於徵稅把亞馬遜徵走一說,如果是真的,那它為什麼要搬到稅收最高的紐約?

眾所周知,紐約是美國稅收最高的地區這一。名目繁多的市政收入稅,如城市企業特許經營稅(city corporate franchise tax)、城市資本利得稅(city capital gains tax)等,這些西雅圖可是一樣都沒有。除此之外的各種州級平行稅我們也沒有。總體而言,美國的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今年的數據顯示,紐約擁有全美50個州裡的商業平均稅率只略低於新澤西州,排行49位。華州在西雅圖的新工資稅通過前,名列第19位。

而且紐約在經歷了市民的抗議大企業福利示威遊行後,還明確拒絕為大公司提供減稅優待。而西雅圖在這項排名裡名列19,雖然數據採集於新稅法推行之前,具體還要看後續數據的整理。可即使如此,亞馬遜還是斥資十億美金在曼哈頓第五大道開闢了可容納2000員工的辦公大樓。

不只紐約,其他幾個亞馬遜想要「逃往」的城市也是以稅高聞名。比如在聖地亞哥,企業要向加州繳納高額的企業所得稅,其商業稅務環境排名為48,僅高於紐約。而丹佛,擁有一項可怕的人頭稅,企業要為每位員工每年付117美元。這正是幾年前西雅圖試探過的會惹亞馬遜極度不滿的稅種。

所以重點是,亞馬遜壓根兒不是為了躲稅跑去其他城市,起碼去紐約肯定不是。亞馬遜在曼哈頓第五大道上斥資10億美元,買下可容納2,000名員工的辦公樓。那麼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或者換種問法,亞馬遜到底想要什麼呢?

他們在聲明中倒是正面回應了這一問題:「我們的3500個新工作要給到全美範圍內最有實力,最多樣化的人才聚集地。」

所以這才是這場大戲的核心:人才的競爭。求賢若渴不意味著亞馬遜不關心稅務問題,但事實證明這不是他們的頭號顧慮。亞馬遜願意拋下自尊回到稅收最高,還曾經鬧過不快的紐約,只因為那裡確實是精英想要紮堆的實力寶地。

所以西雅圖,我們真的要加油了!

COVID-19疫情,確實給了我們很難恢復的沉重一擊,其他不甘寂寞的城市問題也來助紂為虐。但是一味自降身價絕不是解決問題的正確方法。亞馬遜也告訴我們了,他們想要的是培養更多年輕的人才,而能做到這一點並且能惠及所有人的辦法,就是深入改革我們的大學系統。

然而現實是,我們的旗艦大學╴華盛頓大學剛剛還被強制削減了今年的預算,不得不砍掉五千五百萬美金的課程、研究經費和獎學金支出。

大學的經費和機會繼續被削減,那我們就等著看亞馬遜等其他企業搬離這座城市吧。

其實像很多其他城市一樣,西雅圖現在處於一個關鍵性拐點。我們極需要政府和企業達成和解與共識。市議會的某些成員需要停止對商業企業的妖魔化。不過話說回來,到現在才讓大企業和富人們認識到自己在西雅圖相比其他地區少交了多少稅,並能站出來幫助城市發展也確實強人所難了。

現在的西雅圖如同驚弓之鳥,尤其扛不住亞馬遜再有個什麼動作。但是大家起碼不要亂掉陣腳,畢竟認清問題所在還是非常關鍵的。

西雅圖商舖因為市區持續暴力事件搬離西雅圖

位於西雅圖先驅廣場(Pioneer Square)的電動自行車店主布萊恩·諾德沃爾(Brian Nordwall)已經對市區的混亂和暴動不勝其擾。他說這個地區的暴力活動過於頻仍,還有不少危及了他的店鋪,所以他決定搬離市中心。「西雅圖市中心如今就像亞利桑那州的墳墓鎮(Tombstone,湯姆斯通),已經沒有了法律秩序,也沒有公民權威,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實。」他說到。

據西雅圖警察局的數據顯示,今年西雅圖已經發生了30起謀殺,其中3起發生在市中心。在距今年結束還有4個月的今天,西雅圖的總謀殺案件數字已經與2019年一整年持平。

西雅圖警察局副局長阿德里安·迪亞茲(Adrian Diaz)指出,自今年6月1日以來,暴力犯罪率已經上升了55%。他本人在積極尋求當地不同組織機構的合作可能,希望可以讓減少槍支的濫用,保護弱勢群體。迪亞茲說:「我們必須立即阻止更多的槍擊、受傷和死亡事件。」

在西雅圖市區經營20多年的老店 Beyond Threads 店主克里斯蒂娜(Christina Dioguardi)告訴《KOMO》新聞︰「這裡的很多商舖都渴望改變現狀。」她說自己已經目睹了這裡太多的暴力,而這種暴力傾向還在增長。「這跟政治毫無關係,我們只想讓這座城市生存下去。」她稱自己很少能看到警察在附近區域巡邏,執法工作也只限交通方面。

警察局副局長迪亞茲表示他很想跟抗議組織和其他機構的人們當面聊一聊,讓大家試著重新看待警察,並能夠齊心協力降低持槍犯罪率。但是像諾德沃爾這樣的店主表示自己並不想留在市中心聽迪亞茲們的暢想,也並不期待這裡未來事態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