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在警察對卡爾·安德森公園(Cal Anderson)的無家可歸者營地進行清掃之後,抗議者星期二晚上再次來到該地區示威以示不滿。大約有80-100人遊行到西雅圖警察局(SPD)東區分局大樓外,並向大樓周圍幾天前新設的堅固牆壁上投擲了一些燃燒中的物體(flaming objects )。

西雅圖警方在公園部門的配合下,於週二早上來到卡爾·安德森公園,清理居住在這裡無家可歸者堆積起來的帳篷、床鋪和其他物品。西雅圖警方說,他們在清理行動中還檢獲了一批刀具、斧頭以及其他武器和盾牌。此外警方表示,在行動期間對抗變得激烈,有7人中被捕。

內特·麥克雷(Nate McRay),曾與住在公園裡的人在一起,說這次的掃蕩行動是在沒有太多通知的情況下發生。「這個行動不會結束,」麥克雷說。「今天早上九點,(警方)再次將他們(無家可歸者的物品)清除。」

根據公園部門的說法,自6月30日起,卡爾·安德森公園已關閉,以便當局有機會清理因最近抗議活動而造成的破壞。他們表示,警方多次接到舉報電話,指有人在公園內焚燒垃圾,因此決定正式再次清掃該公園。

在向《KOMO新聞》發送的長篇聲明中,公園部門說:「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報告說,由非法火災和燃燒的物品產生的煙霧,導致他們的呼吸問題。出於消防員的安全和進出問題,消防人員無法安全地撲滅這些非法火點。」

對於麥克雷而言,從長遠來看,這種掃蕩意義不大。他說:「這是不明智的做法,因為它會馬上回來。帳篷營地可能會再次被搭建,因為他們(無家可歸者)都在深夜在公園內搭帳篷建營地,他們知道該怎麼做,也知道如何利用資源。」

清理行動激怒了在附近已經好幾個月,抗議警察過度暴力執法及要求削減西雅圖警局預算的抗議者們。一小群聚集在公園東側的抗議者表示不滿,並說警察不應該這樣做。同時,麥克雷說,這只會延長不可避免的抗議活動。麥克雷稱:「這將再次發生,我們(示威者)將再次獲得更多捐款。西雅圖人民希望這種情況發生。」

在《KOMO新聞》從公園部門收到的聲明中得悉,將有公園部門的工作人員,每天都會在公園工作,以使人們知道公園已經關閉。截至週二晚上,公園內已經出現了一些帳篷,但數量不及以前。

東區分局附近新建的堅固牆壁

在過去幾個月來的抗議活動中,SPD的東區分局一直被示威者視作攻擊目標,在上週未進行了改建。當局在大樓外,設有混凝土屏障並在屏障上加裝了鐵絲網圍欄。

西雅圖交通運輸部的工作人員在週六(8月29日),在東區分局大樓外安裝了鐵絲網圍欄,並對一些地方焊接起來。市長詹妮·杜肯(Jenny Durkan)辦公室的發言人告訴《KOMO新聞》,在本週早些時候的抗議活動中,一名示威者在有警察仍在警察局的情況下縱火,然後其他人試圖使用速乾水泥封鎖大樓。該名縱火者已被捕。其後,SPD要求加建「隔離牆」。

杜肯辦公室在一份聲明中說,此舉是為了「保護設施不受縱火和其他襲擊的損害,保護駐紮在該地區的警察,並保護居住在該地區附近的居民和社區成員。」

對此,《KOMO新聞》在國會山附近進行了訪問,發現民眾對「隔離牆」有不同的反應。

市民喬什(Josh)說:「我認為這是阻止暴力或與警察發生任何抗議僵持的好方法。這是保護建築物且避免死傷事件發生的一種方法。我完全不介意。」

話雖如此,但大多數人對《KOMO新聞》表示不同意,稱其發送了錯誤的信息並且「毫無用處」。

本·塞爾科姆(Ben Sercombe)說:「他們只是試圖做一場表演,演出一些保守的想法(conservative idea),即西雅圖正在遭受攻擊。但它並沒有。」「隔離牆」外,是一群要求削減SPD50%經費的示威者。

一些居民認為,該部門需要建造溝通的橋樑而不是「隔離牆」。塞科姆補充說︰「你不能把你的問題圍起來。你需要解決核心的問題。我們對警察部門現時的狀況感到不滿意。我們不接受SPD處理示威的手法。」

然後就是改建的費用問題。塞科姆和許多其他市民都想知道,「隔離牆」花了納稅人多少錢。對此,市長辦公室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現在還無法為在東區分局外安裝的建築物進行成本估算。因為這項工作是由幾組不同的工作人員完成,每組都有自己的成本跟踪程序。另外,工作人員還沒有提交考勤記錄卡。」

《KOMO新聞》還獲悉,西雅圖消防局以及財務和行政服務局已「採購了額外的滅火器」,並將採取其他措施「固定」其窗戶,作為一項應對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