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從現在開始的一年後,美國可能已經擺脫了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帶來的經濟困境,其經濟增長速度大大超過了以前的趨勢,並且產出已大幅度恢復。或者,因經濟停滯不前,衛生危機依然持續和長期的失業問題,導致美國政府「努力」增長其國內生產總值(GDP)填補2萬億美元缺口。

據《路透社》,從美聯儲到頂級華爾街企業的經濟學家們,美國經濟預測已成為他們的一種「猜謎遊戲」(guessing game ),並且在預測方面產生了巨大分歧,因為新冠疫情形勢以及分裂的國會是否能夠就新一輪經濟刺激方案達成共識等因素,都難以預測。這使得決策者幾乎沒有可靠的數據來做規劃,而美聯儲則不願宣布新的措施來支持經濟,直到他們能夠更明確地知道需要什麼和持續多久。

基石宏觀(Cornerstone Macro)分析師本週寫道,當美聯儲官員本週開會時,預計他們屆時不會採取政策舉措,部分原因是「前景非常不明朗,在這種情況下,調整政策非常具有挑戰性(非常難)。」

增添挑戰的是:GDP的反彈(最廣泛用於衡量經濟活動指標),很可能無法與就業市場相提並論,即使增長過快,數百萬失業的美國人也根本沒有經濟復甦的感覺。的確,自1990年代來,就業崗位從經濟衰退中的反彈表現遠比GDP緩慢,因企業為了節省成本進行了重組,以使用更少的工人並等待需求完全恢復後才開始招聘。特別是新冠疫情下遭受最為沈重打擊的旅遊業和款待業等行業,有數百萬人沒有工作,加上疫情後商業組織方式發生了變化,在這種情況下,與之相關的待業人士,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新立足點。

2007-2009年經濟大衰退,花了四年多的時間,直到2014年中期才恢復了衰退時所流失的800萬個崗位。但次的恢復顯然是不同的。在過去四個月中,美國經濟增加了超過1000就業崗位,這使許多決策者感到驚訝。截至8月,失業率為8.4%,已經低於美聯儲官員的年末預期中值9.3%。美國經濟目前較2月份,還是減少了約1,100萬個就業崗位。

當美聯儲6月發布上次經濟預估時,決策者之間就存在很大分歧。有人對2020年的GDP下滑幅度預測在10%,但也有官員推測為4.2%。中間的差異是2019年12月時的10倍,當時最樂觀和最悲觀的官員之間的年終預測僅相差了0.5個百分點。

6月時官員對年底失業率水平的預期範圍為7%至14%,也比上次衰退及其後的普遍水平高出幾倍。

創紀錄的增長,然後呢?

經濟學家們的確認為,發布其對7月至9月期間GDP的首次估算時,GDP增幅就可能打破4月至6月期間的創紀錄的最大降幅。

但對此後的經濟預測,經濟學家們出現了分歧。這並不是基於他們的模型或計算有不同,而是基於他們對政治風向的解讀,以及對新冠狀病毒疫苗進展的猜測不同。

假設國會批准另一項1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企業重新建立庫存,並且疫苗將於明年初上市,那麼情況將和高盛(Goldman Sachs)預測的差不多,即從7月到9月GDP的年化增長率為35%,隨後將穩步增長,然後很快攀升至大流行前的水平。

德勤(Deloitte LP)高級經理丹尼爾·巴赫曼(Daniel Bachman),是在少數預測當前的低迷給經濟帶來了永久打擊的分析師之一,他寫道,如果沒有新一輪的刺激措施,疫苗部署緩慢以及因家庭和地方政府破產而導致支出乏力,「經濟將永遠無法恢復COVID之前的趨勢線。」

隨著數據令市場感到意外,許多預測人士已逐漸提高了對本季度的展望。 亞特蘭大聯儲的「即時預測」(nowcast)預估,經濟增長自7月份以來,增長幾乎翻了兩倍,達到30.8%的年化率,幾乎與第二季度的31.7%的下降率相近。

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好消息是否會持續。

美國全球投資管理公司MFS投資管理(MFS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經濟學家埃里克·韋斯曼(Erik Weisman)說︰「我們應該允許這裡的可能性比『疫情初期情況慘淡時』所想的更廣泛,包括經濟仍有可能走上自我強化的『良性循環』(virtuous circle)。」但要確保,「流感季不太糟、沒有爆發第二波疫情、中美關係不破裂、疫苗研發成功並上市。當然還有2020年美國大選舉結果並不構成憲法危機。」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