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ar is torched during protests that turned violent in the city of Seattle, WA. USA. on May 31, 2020. Seattle Police Department saw its share of violence and wrestled with the aftermath of the George Floyd murder in MN. Which only fueled the anger and displeasure of many of the Seattle Residents. Arrests and damage was unprecedented. Photo by Jose M.

(Susie編譯)根據西雅圖警察局(SPD)的最新消息,2020年截至目前,SPD已經有110名警員離職,包括上個月剛走的39人。該部門表示,這是自2012年來流失人員最多的一次。2019年有92人離開;2018年109人;2017年只有79人。

SPD在今年新冠疫情大流行以及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頒布臨時僱傭凍結令之前曾僱傭了51名警官。而目前這一人員流失現狀正好可以引出目前西雅圖市領導人們和居民們針對削減警力以及該削減多少的討論。

支持縮減警力的一方認為,部分配槍警察的工作在很多情況下都可以由精神健康專業人員,社工和社區安全團隊代勞,並且他們不會像警察那樣使當事人尤其是非裔群體受到傷害。西雅圖自2012年以來就一直遵守美國司法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針對限制警局過度暴力和不公正執法的法院協議,雖然也有批評人士指出這會將城市警力分散到過於薄弱。

通常來說,9月份離職的警務人員會有5至7人,但是今年9月離職的人員達到了39人。據該部門稱,包括36名已完成培訓的和3名正在接受培訓的警員。還有另外14人延長了請假時間。根據SPD的報告,今年以來到9月,警局一共有53人辭職,50人退休,6人被解僱以及1人死亡。而據可靠消息稱,進入10月以來,警局已經又發生了8起離職,雖然這一數字並沒有出現在市長的工作報告中。今年辭職的前西雅圖警察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也在這一統計當中。

據市長辦公室解釋,警局多數的離職都發生在警齡20年以上的退休人員(49人),以及警齡10年以上的老警員中間(40人)。而在退休人員中,有26人的原因是警局調動,17人是「個人原因」(personal reasons),還有10人未解釋原因。

西雅圖議員麗莎·赫爾博爾德(Lisa Herbold)要求當局提供9月份離職更新信息並表示,SPD和杜肯在上週四與記者分享有關警員離職的新數據後,向市議會作了簡報。

今年以來,西雅圖警局一直身陷與新冠疫情大流行以及大規模街頭抗議活動的纏鬥之中。前局長卡門·貝斯特於上個月辭職之後,接替她的臨時局長阿德里安·迪亞茲(Adrian Diaz)立即從特警部重新調集了100名巡邏警和監察警員。赫爾博爾德說,消防部門的離職人數也超過了今年的預期。

西雅圖2020年的財政預算預留了僱傭1422名警員的經費,包括新招聘、培訓和休假中的非服務警員。截至9月,SPD在冊包括新招聘的人員共計1367人,其中1203人處於服務狀態。這一數字已經低於1990年的數據。而相比1990年,如今西雅圖的人口已經增長了44%,且犯罪率也在持續激增。據稱謀殺率已經逐年增長了60%。市長辦公室認為,根據目前形勢來看,如果僱傭凍結期繼續下去,連同市議會已通過削減70名警力,那麼警局的可調度人員會下降到1072人。相比最峰值時,2018年的1350人,差了278名警力。

然而這一數字還不足以代表目前的全局。有消息顯示,還有不少警員正在高頻率長時間使用病假,他們中的不少更是在利用這一時間尋求其他部門的工作。當這些人離開之後,離職數字可能會達到200人。

杜肯市長上個月送到市政廳的2021城市預算裡,包含了在僱傭冷凍期結束後啟用1400名警員的經費。而市議會則正在緊鑼密鼓的起草各項修正案,以求在11月城市預算通過前完成。

事實上,市長和市議會成員已經在削減西雅圖警力問題上爭執了數月。為了回應諸多遊行示威活動及削減警力擁護者的要求,大多數市議員都表示支持削減西雅圖警局50% 的經費,用於其他城市需求和服務。而市長杜肯並不贊成這一削減規模。

在今年8月的年中預算調整期,市議會通過了一項經由裁員和流失人員削減西雅圖警局100名警員的法案。該法案要求西雅圖警局裁掉幾十名警員,並將支持這些警員11月和12月工作的資金扣留。市長表決反對這一立法,而市議會又在9月推翻了這一否決。

不過目前雙方達成一致,同意這一裁員動作不會發生在今年。這也意味著市議會要把待裁警員們的11月和12月資金發還回去。

2020年已經沒剩多少天了,而裁員的實行還要經過工會的交涉。一項市規認為新上崗的警員應該先被裁員,但是市議會認為有不當行為記錄的警員才應該先被裁。杜肯曾經警告,如果先裁掉新上任的警員,那麼更多年輕警員及有色人種警員將會被迫離開。同時,人員流失速度超出了市議會的預期。

市長杜肯在一項陳述中提到,現在的西雅圖需要加強公共安全措施的支出。「我們正在流失的警務工作人員數量之巨前所未有,這就意味著我們更應該招到以及留住能致力於警力改革,保證社區執警力度,以及體現我們城市價值和多樣性的警察們。」 

911接通時間延長=延遲救援響應

警員的持續流失將會延長911電話的接通時間,並影響很多調查工作的開展。在今年離職的110人中,辭職和退休的主要人群都集中在巡警裡,多達64人。而這一數字導致的結果就是,911的緊急服務熱線將得不到應有的關注和處理。

代表SODO地區商舖的艾琳·古德曼(Erin Goodman)稱非常糟糕的公共安全問題,已經導致很多商舖員工的流失。「現在店主們一邊要面對公共安全問題的擔憂,另一邊還要處理因擔心個人安全問題而辭職的員工。」古德曼說,她最常聽到的是一種被拋棄的感覺。她還監視著整個城市緊張的911響應時間。

據西雅圖城市檔案顯示,目前由於人員缺乏,西雅圖北部轄區(North Precinct)7月至9月以來911首要報警電話- 也就是最危險、犯罪進行中需要即刻應對報警電話,的接聽時間大概是「驚人的」9分鐘。「9分鍾意味著你要等很久才能得到救命的回應啊!」古德曼說道。

古德曼同時指出,她對西雅圖警局在削減警費和抗議遊行共同作用,創歷史新高的流失警力一點都不感奇怪。「誰都想生活在不需要警察維持秩序的環境裡,但那太不現實了。我們需要一個致力於我們城市現實的議會!」她說道。

市議會公共安全及公共事業委員會主席赫爾博爾德指出,西雅圖市議會已經督促杜肯當局加速公共安全措施的推行。市議會已經在年中預算中撥款1400萬美金用於公共安全事務,並在努力採取平衡警力縮減現狀的全新應對措施。

赫爾博爾德指出,「如果想要在傳統公共安全擁護者,警察局,以及想要縮減警局規模的人群中間尋得平衡,那麼只能是讓警察們減少作為,把警力集中在需要武力解決的事務上面。」

許多離職警察譴責市議會的決定

據《KOMO新聞》與多名離職警察進行採訪中,都有一個共同主題:他們指責市長杜肯和西雅圖市議會議員。一名在SPD任職超過20年的退休巡警中士說:「我拒絕為這個社會主義市議會及其政治議程工作。這一議程犧牲了警員們的健康和福祉,最終將破壞這個曾經是美好城市的結構 。」另一名警員指出︰「市議會的做法已明確表示,維持足夠的警力來維持城市的安全或為城市工作的警員,對他們來說不是優先事項。」

但市議會駁回了這種說法。並表示,這不是只有西雅圖市所遇到的獨特情況。成員塔米·莫拉萊斯(Tammy Morales)稱:「如果我們想減少因警察的過度執法行為,導致抗議活動不斷發生,就需要減少與警察的接觸。」但是,接受採訪的離職警員說,與SPD有關的問題更多是出於政治考慮。

據《KOMO新聞》,SPD的一些警員將前往埃弗雷特(Everett)、得梅因(Des Moines)、肯納威克(Kennewick)和皮爾斯縣警長辦公室等部門工作。因他們認為這些部門會給他們更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