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上週發佈了備受矚目的2021年開支預算計劃,該計劃沒有削減西雅圖警察局(SPD)的經費50%,只計劃減少SPD大約6000萬美元的支出,並向非裔、土著和有色人種(black, Indigenous and people of color,BIPOC)社區投資1億美元。這份將提交給市議會審議的65億美元預算計劃,主要包括該市必須資助的「必須支出項目」(non-discretionary spending)。

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在最嚴重的時候,迫使該市大多數餐館、酒店和旅館關閉,導致市政府稅收收入低於預期,保守估計至少會有2億美元的缺口。因此,據市長的預算計劃,幾乎削減所有城市部門的支出。然而,一筆超過15億美元的主要經費將成為爭論焦點,因該支出在一定程度上是可「酌情」的。

另外,根據杜肯的預算計劃,對西雅圖BIPOC社區的1億美元撥款被視為新支出,並且因為官員們尚未決定如何使用這筆資金,而暫時被視為未分配資源。在正式公佈預算數分鐘後,杜肯告訴《KOMO新聞》︰「我認為我們未來10年,每年至少需要在BIPOC社區投放1億美元。以我所知,現時全美沒有其他城市投放的資源比我們多,並讓社區來決定如何運用撥款。」

與所有城市支出一樣,西雅圖市議會必須批准1億美元的公平社區基金(Equitable Communities Fund)的撥款。有報導指,市長將成立一個由社區團體組成的工作小組,他們將策劃項目和支出計劃。「我認為這是兩全其美的方案,」杜肯說。「工作小組將由社區領導,並根據社區了解他們的需求和工作為原則,此外,它將具有問責制。」杜肯補充說,用於BIPOC社區的1億美元新支出將不會來自SPD的預算,該部門2020年的預算為4.09億美元。

但是,參與式預算的倡導者們,期望市長杜肯擁有一支專責小組來決定如何運用該1億美元,並不是由社區決定。參與式預算(participatory budgeting)是由選民決定一部分公共預算支出的優先順序。

《KOMO新聞》指,預計將在市議會會上引起很多討論的是,除了7月時已公佈的把一些民事職位轉移到警察部門之外,如911報案中心將由民間控制、停車執法權移交給西雅圖交通部、暫停招募警力和減少加班時間等,市長上週的預算計劃中, 沒有進一步削減西雅圖警局經費的計劃。杜肯解釋說:「SPD的預算正在削減,但我們不會將其削減到無法維持及確保我們城市的安全。」

西雅圖市議會已從上週三開始展開為期一個月的預算會議。市議會預算委員會主席特蕾莎·摩絲達(Teresa Mosqueda)表示:「我希望市議會在此預算上有影響力。」

為了彌補2億美元的收入缺口,市長計劃動用該市緊急基金提供的資金,以及由摩絲達聯合發起,稱為「啟動西雅圖」(Jumpstart Seattle)的全新稅收。該稅收將從明年起實行。雖然市長拒絕將該新稅政策簽署為法律,但根據市章程,在獲得議會的絕大多數票通過後,該議案會成為法律。

對市長預算案內容的反應

在杜肯正式發布2021年預算之前,市民對她向少數民族社區投資1億美元的計劃的反應是「複雜」的。

居住在西雅圖的馬克·安東尼(Mark Anthony)說:「如果該1億美元正確地運用,將對BIPOC社區帶來很多變化。以前該市沒有關注BIPOC社區,所以才會出現『CHOP』。」安東尼稱,他和許多其他人士,在這個夏天被稱為CHOP或國會山佔領抗議區的區域,從6月8日到7月1日,在該地域紮營了將近一個月時間,目的就是希望該市對少數民族社區投放更多資源。

杜爾坎表示,這筆1億美元的投資將專門用於解決該市的系統性種族不平等問題。對此,安東尼說,市長計劃任命一個由社區領導的工作小組,以「好好運用」這筆錢是一個開始,但是他希望看到細節。他說︰「我認為,如果工作小組能正確部署一些能幫助解決種族不平等問題我方案,會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被選入工作小組的人士,需有遠見和善於規劃。」

約翰尼·費克魯(Johnny Fikru)是「黑人生命氣候正義」(Climate Justice for Black Lives Collective)組織的成員,他定期參加示威遊行,亦稱想看到更多詳細信息,「現時,關於這個工作小組似乎還有很多不太明確的問題。」

不論是「黑人生命氣候正義」、「西雅圖非刑事化」(Decriminalize Seattle)還是「現在改善金縣公平權益」(King County Equity Now),這些組織團體早前已聯合發布指,希望看到該城市的一份「有造詣的」預算案。

費克魯說︰「所有這些『起義』都是為了市削減SPD的經費。不過我相信這1億美元將不會來自警察局的預算。我們非常擔憂,因為目前尚不清楚資金來源來自哪裡。」他補充說,他擔心已經分配給城市其他重要計劃,如建造可負擔房屋和其他重要需求的資金,會因該計劃已受影響。「這1億美元來必須來此對非裔社區有損害的項目,這一點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