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據《華盛頓郵報》週二發表的一份報告,美國公民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離開美國或尋求外國簽證。《郵報》報導說,潛在的移民認為政治暴力、種族衝突和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他們想離開美國的原因。

根據加拿大移民律師希瑟·西格爾(Heather Segal)的說法,特朗普總統在9月的第一次總統辯論期間迴避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後,她在多倫多的辦公室受到了廣泛有關移民加拿大的詢問。白人至上組織和多個「好戰的仇恨團體」(militant hate groups)的知名度不斷提高,被認為是推動移民率上升的主要因素。西格爾對《郵報》表示︰「太多人打電話來諮詢,以至於有一天,我感到自己像是1939年德國的移民律師。查詢者開始告訴我他們的故事,說他們感到不安,精疲力盡,就像他們幾乎要為案件辯護一樣。」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2020年上半年有5,816名美國人放棄了美國國籍,遠遠高於2019年全年的2072人。根據紐約班布里奇會計師事務所(Bambridge Accountants New York)的數據,到2020年的前9個月,有6,045名美國人放棄了美國國籍,而在2019年的前9個月中,這一數字為1,811人。這家紐約會計師事務所說,此前放棄公民的記錄是2016年的5411人。

雖然沒有給出具體數字,但德國、法國和澳大利亞的使館均表示,他們看到向該些國家申請簽證的美國人數量明顯增加。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人類學家韋德·戴維斯(Wade Davis)表示,即使與1960年代的反戰運動、政治暗殺和騷亂相比,當前的趨勢還是令人驚訝的。戴維斯說:「現在發生的事情在美國歷史上尚無先例。」他補充說,有些美國人已經決定,就算在國外可能會感到迷失和孤獨,但總比現時美國的社會問題導致他們情緒疲憊更可取。

《郵報》採訪的幾個家庭說,他們的決定不一定取決於總統選舉的結果。他們稱促使他們尋求移居他國,是一些無論誰入主白宮都仍然存在的問題,如學園槍擊、種族主義和政治動盪。《新聞周刊》報導說,實際上,大多數放棄其美國護照的美國人已經住在國外,並擁有另一種國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