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編譯)學生返校會不會引起新冠疫情的再度傳播?華盛頓州衛生官員說只要衛生和安全措施得力,重啟面授學習問題不是太大。而專家的這一結論也與全美乃至全世界的最新數據相符,後者顯示學校,尤其是小學的開學並不會引發疫情的廣泛傳播。

華州衛生部副秘書長拉西·費倫巴赫(Lacy Fehrenbach)在上週三(10月2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華州自疫情以來已經有36次校內病毒爆發記錄,其中26次都發生在9月1日之後。衛生部10月22日的報告上則指明,有10次爆發集中發生在10月10日和10月17日之間。

費倫巴赫繼續說明,校內疫情爆發是指2週內至少有2次在學校職工或學生群體中發生的集中確診,且有跡象證明感染髮生在校內。目前記錄在案的校內爆發感染病例都不到5人。

華盛頓州內數據顯示,目前華州共有57個校區在採取面對面的授課方式為其四分之三以上的學生上課,這些校區容納了全州3%的學生。

全美來看,新冠疫情傳播率居高不下,美國東西岸的感染和住院人數都在與日俱增。

就學校而言,疫情傳播的數據統計現狀呈現碎片化,校內環境下的病毒傳播研究也沒有最終確立,很多州都沒有系統記錄學校裡發生的病例。由布朗大學經濟學家艾米莉·奧斯特(Emily Oster)運行的全國范圍內比較大的跟踪數據庫,依靠的也只是來自各單獨地區的外包數據。截至目前,還沒有代表性的大型研究可以提供學校在疫情傳播中所扮演角色的確鑿證據。

不過華州官員稱,目前可用的數據看起來都比較樂觀。

費倫巴赫說道︰「我們正在看到樂觀有希望的跡象和數據,只要我們的健康和安全措施得力,重啟學校不是天方夜譚。這跟我們的全國疫情數據是一個道理。」

但健康專家們並沒有在週三的發布會上解釋,他們是如何從學校收集數據的,也沒有報告校內爆發的確診總數。華州衛生部一名發言人在週四澄清道,各轄區給衛生部提供的數據只有校內疫情爆發的次數,不包含具體的感染人數。而華州教育官員也表示他們沒有記錄具體的校內感染數字。

與此同時,有一些校區已經重新開始了線下開課的日程,並開始自行有規律地記錄病例數字。比如格蘭特縣(Grant County)最大城市摩西湖市(Moses Lake)校區,截至上週四已經記錄了本學年的26例確診。其他地區比如阿索廷縣(Asotin County)的克拉克斯頓市(Clarkston)也在有規律的公開每週病例數字,並於前一週匯報了5例最新感染病例。

但這些零星的數字和目前華州收集的數據都不足以概括華州學校內的疫情傳播風險。目前採取線下教學的學校畢竟是少數,他們的經驗並不能適用於更多校區開學之後的情況。而華州官員也沒有解釋目前記錄的校內疫情多發區是不是地處疫情本就多發的學區,所以目前的記錄並不能指導學校是否該在當地疫情走高的情況下繼續停課。

費倫巴赫再次重申各地區要開放一些建築時需要多加謹慎,也再次強調了學校重啟需要達到的一系列要求,比如師生必須佩戴口罩、保持距離、篩查疫情症狀等。

流行病學家和教育專家都指出,目前沒有完美界定學校是否可以重啟的標準。但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收集更全面協調的數據一定是全州工作的重中之重。

就在上週,西雅圖公共教育再造中心(Center on Reinventing Public Education)主任羅賓·萊克(Robin Lake)號召美國教育部,盡快領導全美範圍內學校疫情數據的收集和研究,萊克和她的同事們也都在積極帶頭學校重啟計劃的全國研究工作。

另外一些研究者則表示他們在尋求關於學校疫情研究工作的資金支持。

華盛頓大學全球健康和流行病副教授布蘭登·古思裡(Brandon Guthrie)指出︰「在目前疫情發展的現階段,我們竟然還沒有關於確診數據統計的確切數據,這一點著實令人驚訝。」

他提到,目前可用的數據來看,沒有「疫情大規模校內傳播」的證據,當然也有例外的情況。但還是那個問題,這些數據並不確鑿。對於一些疫情嚴重社區開放的校區來說,學校內的高感染率可能只是反映了該社區的疫情水平,具體的感染數字並不能確定學校在疫情傳播中所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