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編譯)這座曾被稱謂「翡翠城」(Emerald City)的西雅圖有近500個大大小小的公園。但如果環顧四周,就會發現西雅圖的公園系統處於危險之中。自大流行以來,許多城市綠地已被無家可歸營地、垃圾、毒品和犯罪活動所佔領。現在,該市正面臨一場艱苦的戰鬥╴恢復社區的公園。「這令人心碎,」丹尼公園之友(Friends of Denny Park)的創始人兼主席蒂姆·蓋多斯(Tim Gaydos)。

這是一場無家可歸者引起的危機,十多年來,該危機一直在我們城市中蔓延開來。

對此,西雅圖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由清除公園垃圾「着手」。市長杜肯已經提議一項560萬美金的預算,用於解決眼下至明年夏天期間西雅圖各大公園和公共區域內的垃圾處理及相關維護問題。

上週三的市長辦公室講話中提到,自新冠疫情在全美蔓延以來,西雅圖市已經在處理垃圾問題上舉步維艱。不僅垃圾量和非法傾倒量都在上升,而且受疫情影響, 清潔人員和志願者都大量減少,更給此項工作雪上加霜。市長辦公室統計稱,西雅圖公用事業部門(Seattle Public Utilities)在今年7月至9月於公共區域內收集的廢棄材料,達921,000磅,比4月至6月的313,000磅,增長了195%。

市長杜肯的計劃有待市議會的通過。這項計劃將向西雅圖2020年剩餘的預算上增加120萬美金,也將向2021年增加440萬美金。這筆資金將用於促進公園、商業和自然區域內垃圾的撿拾和設施維護工作。而市議會成員們也在討論相似的方案。

市長的這一提議將延續到2021年的7月。在此期間會陸續在8個社區路線內開展每週2次的減少垃圾亂扔和非法傾倒項目,最終擴展到18條路線;陸續在17個無家可歸營地發放並回收垃圾袋,最終擴展到34個地點;陸續設置8個處理廢舊針頭的箱子,最終擴展到18個。

市長辦公室同時指出,這一項目也會增加在商業區打掃和清除市區塗鴉工作上的支出,同時也會從多個部門調集人員補足城市清潔維護領域短缺的人手。

市議會近期一直在討論關於市長於9月提交的2021西雅圖財政預算的修正案問題。在杜肯辦公室上週一發布的政府部門經濟預估裡,西雅圖2020和2021的政府財政收入會增長5700萬美金。她建議將一部分增長的財政收入用於垃圾撿拾和設施維護工作。

杜肯特別提出,她的這一提議也體現了市議會的訴求。市議員塔米·莫拉萊斯(Tammy Morales)曾經提議過擴大垃圾袋發放和回收項目,而議員丹·斯特勞斯(Dan Strauss)也提議過增加商業區域的清理力度等。

不止如此,市長這一提議會在多個層面解決目前在多個公園出現的無家可歸者帳篷擴張問題。就在上週,包括喬治敦社區委員會(Georgetown Community Council)在內的多個社區商業組織都已經公開抱怨了公園的帳篷問題,這讓很多帳篷居民和擁護者擔心市議會可能會在不提供足夠幫助的前提下對營地進行強拆。而公共衛生官員們已經警告過,破壞帳篷營地可能導致新冠病毒的傳播。

杜肯的項目計劃中提到,「這項方案絕不是要強拆無家可歸營地。」市議會的無家可歸委員會主席 安德魯·劉易斯(Andrew Lewis)則指出,這項討論中的服務應該得到廣泛的支持。「我去過很多露營地,那裡的人們也想要集中投倒垃圾的地方,他們並不想看到垃圾堆積成山。」劉易斯說道。

在丹尼公園的一個無家可歸營地裡,人們一直都在好好利用設置的垃圾箱,保持了區域的整潔。現在市政府可能會在更多公園裡設置垃圾箱,並在公園管理部門中設立「快速反應小組」,借助已有資源,預防廢棄營地裡的非法傾倒和垃圾堆積問題。

西雅圖/金縣無家可歸協會的主管艾莉森·埃辛格(Alison Eisinger)說道,這裡的多數人們都「明白大家住在外面是因為沒有其他安全而又穩定的居所。」

「議員們應該權衡好自己的首要任務。」埃辛格指出,並提到她家附近一處公園的衛生間總是「時開時關」(inconsistently open,),很不方便。她補充說到︰「我們沒有足夠的衛生設施,也沒有足夠的住所和庇護所。」

杜肯市長說過,她的2021年財政預算會增加幾百個短期的庇護所床位。上週,她和市議會達成共識,會在2020年的剩餘時間裡促進解決城市的無家可歸者群的問題,至於明年會具體怎麼操作,他們還在討論。

西雅圖市區協會副主席唐·布萊克尼(Don Blakeney)認為市長轉移垃圾的方案是邁出了非常好的第一步。「我們的目標是讓更多人離開公園,這要通過外展工作和為他們提供更安全的居住環境。」他說到。

另外也有環境服務工作者提出,市政廳還應該投入資金增設更多的移動衛生間和洗手池,畢竟公園裡的衛生間在秋冬季節就會關閉。

但據《KOMO》新聞,在西西雅圖的交界廣場公園(Junction Plaza Park),在今年春天設立了衛生站後,無家可歸者、暴力和犯罪活動激增。西西雅圖交界協會的執行理事羅拉·拉德福德(Lora Radford)說︰「衛生站對社區和周圍企業造成情緒和經濟損失。」住在公園附近的居民阿什利·托丁(Ashleigh Totin)表示:「我的幾名鄰居被人用刀襲擊,我亦曾遭到毆打。」

西雅圖湖城(Lake City)的阿爾伯特·戴維斯公園(Albert Davis Park)已變得完全無法享用,並被非法活動所取代。家就在公園對面的吉米·高塔(Jimi Hightower)說︰「人們感到沮喪。我們一直在與城市接觸,但很多時候,沒有人作出回應。」